異界之唐門毒圣》 最新章節: 第十二章大結局(07-13)      第十一章夢囈圣靈(07-13)      第十章破天神劍(07-13)     

異界之唐門毒圣12 大結局

  “女神,局勢怎么樣?誅天陣能鎮壓得住恐怖之足嗎?”夜風盯著恐怖之足問道。
  司月女神嘆息一聲,說道:“我也不敢下保證,若是恐怖之足有一半身體在地陰里面的話,誅天陣或者有八成的把握,現在他的身體差不多能從地陰中出來了,他的狀態,我不知道是達到什么地步,若是像當年巔峰期一樣,誅天陣無法鎮壓得住他。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
  夜風和大伙相視了一眼,大家都默默點頭,大家都準備起來,聶夢瑤她們緩緩地拔出兵器,絕淵天龍變回真身,他巨大的身體盤踞在秦海島的高空上,把整個秦海島都蓋住了。窺日貪狼也變回了狼身,伏視著恐怖之足。
  只要恐怖之足一旦出來,那么,大家就立即撲殺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最凌厲的絕招把恐怖之足殺掉。
  “神圣的曙光,照耀金色的大地,普照萬物生靈,滋潤世界,花開花落,千年輪回,圣光守護,磐誠不變,以獸之力,效忠于父神,以創世神的名義,召喚你…雷夔”夜風拿出了封神寶印,開始召喚他的十二圣獸。
  這一次,夜風并不是只召喚其中的一只,夜風一一地把所有圣獸都召喚出來,十二只圣獸他全部召喚出來。
  十二圣獸,一共是有十二頭,其中八頭是五級三階,四頭是五級四階。
  五級三階的有:雷夔、掠電龍、獵龍鷹、冰劍、圣火王子、至尊黿、綠風精靈、金神。
  五級四階的有:光明獨角獸、上善若水,玄藍碧木、燭龍。
  十二圣獸。都是可以尊稱一方地天妖魔獸。這個世上是難有敵手。特別是五級四階地四個圣獸。那更是了得。
  光明獨角獸。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是出自于絕淵天龍或窺日貪狼地。他可以說是所有天妖魔獸中地唯一異類。他代表著前所未有地一個系。光明系。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地守護神獸。
  上善其水。他是水系魔獸。是這個世界上最純地水體。他擁有涌涌不斷地水系魔法和最純最渾厚地水系魔法元素。
  玄藍碧木。有人稱他為圣木。是木系魔獸。他地出現。就如春天來臨一般。逢木必生。任何枯木遇到他。都會重新抽芽。獲得。
  燭龍。是五級四階天妖魔獸中唯一地天妖。唯一地物理攻擊。燭龍主陰。代表著強大地冥力。
  聽到夜風地命令。十二圣獸分布在秦海島上地十二個方位。只要誅天陣一破。所有地人都會轟殺向恐怖之足。
  在這個時候,小小的一個秦海島,聚集了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如此眾多強大的力量凝聚在一起,那使得整個秦海島是巍然高峨,就是整個碧藍海,都在這強大無比的力量下顫抖。秦海島是變得無比的高大,茫茫無邊的碧落海,此時此刻,在秦海島地腳下也變得微不足道,似乎,秦海島上所聚集的力量可以把整個碧藍海毀掉一般。
  慢夜風他們一步的霍輪他們是坐船而來,在這個時候,他們都不敢靠近秦海島了,秦海島上傳來地那強大無匹的力量讓他們感到顫栗。像他們這些高手,在月華大陸算是數一數二的了,但是,在眼前的力量下,他們就像是蟻螻一般,微不足道。
  在這可以破天,可以毀地的力下面前,就是霍輪他們這樣的高手都感到顫栗,雙腳發軟。這強大無比的力量擠壓下。他們無法喘得過去了,只怕。他們再上前去,這強大無匹的力量會把他們的**完全壓碎,壓成肉醬。
  現在,他們和秦海島上地高手比起來,那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聚集就可以把他們所有的人都秒殺掉。
  所以,霍輪他們不敢再上前,就算他們上前也只會送死,幫不上他們什么忙。
  霍輪他們所有人都對仰視的目光遙望著秦海島上的所有人,雖然,今天他們沒有那個能力參力這絕世的一戰,但是,他們能目睹這絕世一戰的經過,那也是他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這是幾千年,甚至是上萬年都難得一見的絕世一戰。
  像秦海島上地任何一個人,都是月華大陸上最頂尖的高手,任何人一個人都可以殺神滅魔,他們的修為,是別人一輩子都抵達不了。能見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是一生在的最大幸事,但是,今天,他們所有的人都聚集于一堂,那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么陣營對比得上眼前的陣營了,沒有任何陣營可以比眼前的陣營更加強大了。
  霍輪他們都不由以仰視、虔誠又擔憂的目光望著即將爆發地曠世大戰。
  “哈,哈,哈,司月,怎么不再動手了?”在這個時候,恐怖之足哈哈大笑,氣勢是無比地霸道。
  司月女神站了起來,不嗔不妄,平淡地說道:“恐怖之足,該動手的時候,我們自然會動手,我們地時機由我們作主。你要動手,我們隨便恭候。”
  在這個時候,誅天陣也好,恐怖之足也好,雙方都最聚集最可大的力量,他們必須在一招之內決出勝敗,要么是恐怖之足被再次打入無底洞,要么就是誅天陣被破,恐怖之足再次破洞而出。
  恐怖之足顧目而視,在所有人身上一掃,哈哈大笑,說道:“誅天陣,又是誅天陣,你除了從創世那里學了這兩手本事以外,你就不會其他的本事了?司月呀,司月,你還虧是神殿中的第一神,眾神的最高統帥,近萬年過去了,你還是一點進長都沒有,難道創世的繼承人都是一群不進長的后輩嗎?”
  司月女神并沒有大怒,淡淡說道:“恐怖之足。不論是什么招式,不論是否有沒有長進,能把你再次打入地下,就是最好的招式!”
  恐怖之足和司月女神是針鋒相對,他們兩個人雖然沒動手,但卻已經交起勁來了。
  恐怖之足昂首。哈哈大笑,說道:“好,好,近萬年過去,我還以為你已經是腐朽老化了,今天一見,你還像當年一樣的犀利,哈,哈。創世的目光很好。哈,哈,創世死了。今天,我倒希望你這個眾神中的第一神有創世地風范,讓我再看看創世的影子。”
  看得出來,恐怖之足是很復雜,和司月女神他們對敵,想從地陰出來,但,又怕沒有對手。所謂高處不勝寒,高手最寂寞。
  這一點。只怕是恐怖之足也不例外,當年,他唯一要對付的就是創世神,或者說,他存在的值價就是在于要打敗創世神,但,現在創世神死了,只怕,他在心里面希望司月女神會成為第二個創世神。
  “父神神威。我不及萬分之一。”司月女神淡淡地說道。
  不驕不怒,司月女神不愧是當年第一神,相比起來,羅辟之流,遠遠不如司月女神。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你就錯了,創世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他也不是個完人,他身上的缺點。不比我少。甚至,他比我還要邪惡。”
  “恐怖之足。休得信口雌黃。”司月女神沉聲喝道。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我所說地都是實話,他要把自己的光明充滿這個世界,他要讓光明普照這個世界,在他的眼里,除了光明,就容不下其他。哈,哈,事實上,他就是一個獨夫,就是一個暴戾的君王。我和他一樣是生于混沌,只不過,他是只納了光明,凈化黑暗而己,我是吸納黑暗,凈化光明而己。哈,哈,我們都是混沌所化,混沌本來就不分光明和黑暗。混沌既然是不分光明和黑暗,那么,光明和黑暗同時存在是上天的法則。而創世則以為自己是救世主,這個混沌世界的主人,對于他來說,光明才能存在,黑暗是不允許存在。我們都是同生在混沌,這個世界不單是屬于他,這個世界,他有份,我也有份,為何只有他的光明可以存在,我的黑暗就不能存在。他不是獨夫,不是暴戾的君王是什么?”
  司月女神頓為話塞,但,她還是說道:“那是因為你充滿了殺戮,你地存在,對這個世界所有的生靈構成威脅。”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我殺戮?當年大戰,我可沒有出手,死在創世手中的人,比死在我手中地人更多,我殺的人,甚至可以說用十指都能算得清,但是,創世呢?創世殺了多少人?只怕上百萬。哈,哈,你說,是我殺戮更多,還是創世殺戮更多?創世手上沾的鮮血,比我手中沾的鮮血更多。”
  “如果不是你創造了惡魔奪了凡人的身體,父神也不會殺死他們。”司月女神說道。
  恐怖之足搖頭,說道:“這一點,你又錯了。你是什么化成?這個世界的萬物是什么化成?事實上,不論是人也好,畜生也罷,萬物也罷,不論是什么形式存在這個世界,甚至是你我,我們的本質是沒有什么區別。我們都是混沌的一部分。只不過,你們只是混沌的極小極小地一部分,而我和創世是混沌的一大塊,他占據光明,我占據黑暗。創世用混沌創造了萬物生靈,也創造了你,創造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但,所有的生靈的本質都是混沌。既然是混沌,就是不分光明和黑暗,在你的體內,在這個世界所有生靈的體內,都是不分光明和黑暗的,本質上是混沌,你也好,所有的生靈也罷,都應該擁有黑暗和光明…”
  “…哈,哈,可惜,因為創世地自私,他自認為這個世界不能存在黑暗,只有他的光明才可以存在。所以,他創造你,創造萬物的時候,把黑暗從你或萬物的體內抽離了。他要讓你們要讓所有的生靈跟他一樣,都是純光明體。當年我所要做的,只不過是把屬于這個世界上的黑暗還給這個世界,把屬于你們的黑暗還給你們而已。只不過。因為你們都被抽離了黑暗,你們被光明占據太久了,所以使得你們的黑暗和光明不可調和,純黑暗體地惡魔吞噬了你們光明地靈魂。不錯,我不否認,這事我有錯。但是,創世也一樣有錯!”恐怖之足大聲說道。
  夜風他們是有些嗔目結舌,這樣的論調,他們是第一次聽到,像這樣地論調,那真是的前所未有。
  司月女神一時難于反駁。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事實上,今天是我贏了。創世的一切都是白費,他掌握不了這個世界。他不可能永遠專政地統治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不可能只有光明,它必須要有黑暗。哈,哈。看,今天,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地真正的純光明體?你們看看,不論是你們神也好,是凡人也罷,你們都擁有七情六欲,你們心里面擁有慈善,擁有殺戮,有愛。有恨,這就是你們的本身,不是像創世以前所要的純光明體,沒有愛,沒有恨,只是快樂向上活著,人性像一張白紙!你們的人性,應該由你們自己來寫,是殘忍。是仁慈,是愛,是恨,由你們來書寫,而不是由創世來作主,讓你們全部變成充滿光明和仁愛的生靈。如果沒有黑暗,那這個世界就像一張白紙,沒有生命力可言…”
  “…你們是混沌,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你們的體內。不單單是有光明,也是有黑暗。這是性。萬物之性。這個世界,不是黑暗,也不是光明,是屬于混沌,不管我們是以什么形式存在這個世界上,但是,我們都是同源的,都是來自于混沌!你們看看,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是純光明體,司月,你算一個,弗雷算一個,你們殲魔司月縱隊算上。就這么多,除了這些,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純光明體了。眾神變了,羅辟他們三神長也變了!”
  在場地所人有都一時無語,恐怖之足這一番話,只怕以前是從來沒有人說過,就算是夜風他們中,不乏智者,不乏學識淵博的人,但是,像這樣的話,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不脫命運,我們都是混沌,將來一樣會擁有黑暗和光明,這個命運,我們是逃不脫,變為混沌,只是時間地問題!哈,哈,或者你不知道,在這一場較量中,創世已經是輸給了我了,我已經是輸了創世了。因為在他的心里面已經是滋生了黑暗,他一生追求光明,但,他最后還是一樣逃不了這個命運。哈,哈,哈,創世輸了。”恐怖之足哈哈大笑。
  司月女神沉聲說道:“胡說八道。”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我一點都沒有胡說八道。那我問你,創世為什么會死?哈,哈,別說是被羅辟他們殺死的。羅辟他們三位神長,對于創世來說,算什么東西,以他們手中的破銅爛鐵也想殺死創世?那是天大的笑話!沒有混沌神器,沒有至尊的力量,區區羅辟三人,都能殺死創世的話,那他就不是創世了。創世之所以死,那是因為創世他自己想死,他只不過是借羅辟他們的手殺死他自己而己,如果他不想死,再加十個羅辟,十個帝釋,十個敖厲,也能殺死他!”
  司月不由為之沉默,恐怖之足這么一說,或者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畢竟,她所知道,父神可以開天劈地。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你知道創世為什么想死嗎?”
  司月沒有問,但是,這個問題,只怕在場的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恐怖之足哈哈大笑,說道:“那是因為創世心里面滋生了愛欲。他愛上了大地之母。雖然,大地之母是四大生靈之一,但,她比我、創世還要始出生,而且她還是借創世地力量才出生。在創世的眼里,大地之母應該和你、眾神一樣,都是他的孩子。但是,哈,哈,他和大地之母都是生于混沌,是同輩,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他們地久天長在一起,產生了愛。創世心里面滋生了愛欲。哈,哈,他是光明體,不應該有七情六欲,但是,他卻滋生了愛欲。做父親的愛上了女兒!他忘了,他是混沌而生,他不單單是光明,所以,他心里面的黑暗滋生了。創世一生追求光明,為了光明,他只有死,所以,創世借羅辟他們的手殺死了自己。大地之母為他守護這個世界守了五千年之久。把羅辟他們封印起來了,她以為世界太平了,殉情自盡。”
  “胡說八道。你被封印在無底洞,這種事你怎么可能知道?”司月沉聲說道。
  夜風在心里面認為這事有可能,創世神把他的神劍、絕對領域的地圖交給了大地之母,最后傳到了他地手中,從這里,看得出來,創世神和大地之母的關系非同一般。
  “哈,哈,別忘了。我是從創世的身體里面分離出來的,我和他是同生于混沌,可以說,我和創世是孿生體,甚至可以說,創世和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只不過他把光明分離出去,所以,我和他一分為二!他的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恐怖之足說道。
  司月女神頓時為之語塞。
  在這個時候,整個秦海島一片的沉默,或者,沒有任何人可以理得清創世神和恐怖之足之間地恩怨,只有他們自己才能理得清,但是,現在創世神死了。
  “誰老是嚷嚷的,打攪我睡覺,我要睡覺。”就在大家沉默的時候。一個很昵很昵地聲音傳來。這聲音聽起來很舒服,就像是一個小孩發嗔一樣。
  大家往聲音來源方向望去。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在秦海島邊沿浮著一個人,他(或者是她)躺著,沉睡著,這話好像是夢囈。
  這個人看不清是男是女,她有一對圣潔無比地光翼,裹著全身,使得看不清他的身形,也看不清他地面目。
  “哈,哈,夢囈,你終于來了,你能從創世的封印中出來,那是我的功勞,所以,你欠我一個人情。”恐怖之足哈哈大笑。
  夢囈,夢囈圣靈!夜風他們先是一怔,然后立即想起來了,生于混沌地四大生靈,和創世神他們同一代。
  “是,是嗎?嗯,嗯,那我就還給你,我還要繼續睡覺。”夢囈圣靈并沒有睜開眼,像是在夢囈一樣,嘴里囈語。
  “散了吧。”夢囈圣靈夢囈說道。
  夜風他們一怔,不明白是什么散了,但,就在夢囈圣靈話一落下的時候,天誅陣的那個劍輪一下子破裂,所有地神劍一下子湮滅掉。
  “轟、轟、轟…”夜風還沒有回過神來,整個秦海島搖晃不止,無底洞這個山峰崩塌,恐怖之足的巨足從泥土里抽出來。
  “我要降臨這個世界了,黑暗再次回來。”恐怖之足哈哈大笑。
  “殺——”夜風回過神來,厲喝道。
  十二圣獸、絕淵天龍、窺日貪狼都撲向恐怖之足,而夜風、聶夢瑤、怒醉語、楊妙涵等等眾女子是撲殺向夢囈圣靈。
  太可怕了,夢囈圣靈實在是太可怕了,能鎮壓住恐怖之足的誅天陣在他一句夢囈中完全消失,這是何等的可怕。
  所以,夜風和聶夢瑤諸女子要殺了夢囈圣靈,不然,他們不可能贏這一戰。
  “你們都會摔跤。”夜風他們眼看就要殺到夢囈圣靈面前了,夢囈圣靈說出了這么一句的夢囈。
  “啪、啪、啪…”夜風厲害不?這個世界上,可以說,論單挑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贏得了他,聶夢瑤厲害不?太天位,這個世界上,除了她和凌清宇,再也沒有人通抵達。
  但是,在這個時候,不論夜風也好,聶夢瑤也好,怒醉語也罷…他們全部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
  詛咒,可怕的詛咒,夢囈成真,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對夢囈精靈更可怕了。
  司月女神臉色一變,立即飛躍過來,她手一轉,只見神光如有生命一樣在她玉手中流轉,然后然后她玉手在自己眼睛上一點,神光染入她的秀目中,嬌喝道:“輪回天眼。”
  這時,司月女神的眼睛一下子變了,一雙眼睛變成了一種所有人都說不出來的顏色,神圣端嚴。又有一種神秘感。
  “夢囈,夢囈,請你張開眼,看著輪回天眼,讓我進入你地夢。”司月女神吟唱道。
  果然,夢囈圣靈張開了眼。望著司月女神的輪回天眼。
  “夢囈,你最終的夢是什么?”這個時候,夢囈圣靈是睜開眼了,但是,司月女神卻好像是入睡了一樣。
  夢囈圣靈緩緩說道:“睡覺,永遠地睡覺。”
  “那讓我來還成你的夢,讓你永遠地睡覺。”司月女神好像夢囈,睡覺了發夢。
  夢囈圣靈說道:“沒有夢,現在我沒有夢。所以,不能永入的睡覺。”
  司月女神夢囈一樣,說道:“哪里來。就從哪里去,我給你一個夢,讓你回到你的窩,永遠覺睡。我以天眼之通,給你換一個夢。夢囈,夢囈,你地夢,該怎么換?”
  夢囈圣靈說道:“可以,換我一個夢。可以,塵歸塵,土歸土,你回歸原樣,你的黑暗再復,你歸原你的混沌之體,光明和黑暗并存。你地歸屬,換我的歸屬。”
  夜風他們一時忘爬起來了,看著眼前這一幕都呆住了。不可思議,夢囈圣靈和司月女神交換夢的做法,他們從未見過。
  司月女神沉默了許久,最后,司月女神說道:“好,我答應你,我歸原混沌之體,你也歸原你地源泉,哪里來。哪里去。”
  說完。司月女神散發出了萬丈的光丈,而夢囈圣靈的身體越來越淡越來越淡。最后,夢囈圣靈消失了,而司月女神的神光也黯淡下來,她“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神光渙散。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秦海島搖晃起來,掠電龍他們幾個被恐怖之足震得飛滾出來。
  夜風他們清醒過來,飛躍而起,撲向恐怖之足。
  夜風祭出了洪荒杏黃旗,金光萬丈,把恐怖之足罩住。
  “九日之曜,沐浴于桑,湯湯之池,升于槐桑,金烏鵬翅,遮地耀天。靈神之天,遁九幽之冥,耀無所,輝無處,黑暗退散。以曜日之輝,有召光明之圣…”聶夢瑤她們一同吟唱起來。
  日重奏,日月星辰藍調三重奏中最強的日重奏!
  與此同時,怒醉語地翡翠蝶羽張開,十二對翠羽輪回,怒醉語玉手豎于唇邊,輕輕地嘆息一聲。
  女神詠嘆調之優傷,怒醉語地女神詠嘆調中最強的技能——女神詠嘆調之優傷。
  同時窺日貪狼地十支雷矛也轟殺而出,施出了最大威力的絕招——十骨轟天!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上善若水,還是玄藍碧木,所有的人都使出了最強大地絕殺技能。
  聶夢瑤他們所有人施放出絕殺技能,那絕對可以毀天滅地,如此強大的絕殺技能之下,恐怖之足一下子被逼住了,苦苦自守。
  海上的霍輪他們看到了一輪強烈無比的烈日升起,比天上掛著的還要耀眼,這個時候,天上兩顆烈日。
  烈日強光,使得霍輪他們閉上了眼睛。
  “收!”就在這個時候,夜風祭出了化神乾坤缽,喝道。
  這個時候,恐怖之足完全被逼住了,無可逃遁,更何況頭頂上還有洪荒杏黃旗鎮住。
  “黑暗永遠都不會消失的,黑暗和光明并存。”恐怖之足的聲音在天邊飄得很遠很遠,但是,他已經被吸入了化神乾坤缽中,化為了虛無。
  耀眼的光芒散去了,在場的所有人都軟軟地坐在地上了,剛才地驚天一擊,大家都使出出了全力!
  此時秦海島成了一片的廢墟。
  過了好一會兒,夜風他們都站了起來,司月女神臉色蒼白,躺于地上,夜風忙扶起她,關心說道:“女神,你沒事吧?”
  司月女神露出了苦澀的笑容,說道:“沒事,只是神力盡失。”
  夜風望著她,想到她和夢囈圣靈交換夢,他不清楚具體是什么,但,他知道,司月女神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女神放心,道路漫漫,我一定能讓你恢復神力。”夜風想到了天地吉祥萬世鼎,安慰司月女神說道。
  司月女神望著夜風,含笑,默默點了點頭。
  烈日高掛,大伙遠眺碧海,大家都有一種劫后的感覺。
  光明遠在,但,黑暗也在,這個世界沒有變,天命,誰也更改不了,神也不能!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