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傲天》 最新章節: 第1878~1882大結局(08-22)      第1873~1877(08-22)      第1868~1872(08-22)     

異世傲天1832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挑戰
  為此,龍傲天便用靈力將自己喬裝打扮了一下,然后經過一番簡單的準備后,便開始去進行自己的計劃,他的目標就是:拿到玉佩,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龍傲天可是異常喜歡挑戰自我的人,所以啊,越是危險的時候,他反而越能夠勇敢的去面對困難和挑戰,并且非常的有信心去解決!亦或者,說是好好的完成它!
  龍傲天能夠拿到了玉佩,只是因為,“海之城”城主此時呢,是正在香甜的入睡,而且所有的士兵雖是看似正在站崗,實則,則是在哪里站著睡覺,龍傲天用自己的靈力試探過了,那個士兵只是當做被什么小昆蟲,不小心咬了一下,所以也沒有去在意,然后再一次的長眠……
  龍傲天拿到玉佩后,自然也要趕緊把自己的玉佩放過去,免得到時候,一下子就被察覺了,他是知道的,“紙是永遠包不住火的”,所以,能拖多久是多久,最好在他離開之后,也發現不了,開玩笑的,他只是借用一下,日后一定會還的,請放心吧……
  他嘴上雖然是說著這些奇怪的話,但其實呢,他相信他會用這個玉佩做出很多有趣的事情!!!
  他剛放玉佩到“海之城”城主的枕頭旁邊,結果,剛放下,就聽見“海之城”城主嘴里喃喃了一句:“你……!”話說到一半,龍傲天不由有些緊張了,莫非是……不會吧,居然要被發現了,看來又要……哎!麻煩呀!
  結果剛想抱怨一會兒,仰天長嘆的龍傲天有聽到了“海之城”城主嘴里又喃喃了一句,道:“你是誰?真可愛……一起吃飯吧!哈哈……哈哈!”聽著這些無語倫次,斷斷續續的話,龍傲天只覺得一萬只羊駝飛撲而過,什么各個的親戚,都親切的,問候了一遍了……
  龍傲天,聽完了“海之城”城主的話后,不禁頭上冒出來了三條黑線,無奈的看了看城主傻乎乎的睡相,而且都流口水了!這和之前看到的“海之城”城主的形象完全就是天差地別亦或者,準確來說就是“云泥之別”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居然還傻呵呵的在床上笑著,沒想到,堂堂的“海之城”城主,居然在夢里也想著泡妞,簡直是“辣眼睛”和毀三觀啊!!!
  說罷,龍傲天關上門子后,便匆匆離去了……
  隨之,他龍傲天便拿著這個剛得手的,還帶著殘留余溫的玉佩來到了“宮洞”口處……
  不管怎么樣吧,“功夫不負有心人。”他也總算是,柳暗花明的拿到了這個玉佩,真是可喜可賀啊!!!只不過,他一想到,那個想要算計“海之城”城主的人,還有那個“海之城”城主的睡顏,簡直讓他覺得“開拓了眼界”,突然感覺,真的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思考這里的人啊,無奈!!!
  罷了,不想了,不想了,于是,龍傲天便開始拿起了玉佩,用自身的靈力,開始默念咒語,將玉佩放置到了“宮洞”門口處,隨即,一道光亮,使得這里結束了黑暗……
  龍傲天,思索了一會兒后,便進入了“宮洞”內,隨即,他不禁眉毛微皺。
  龍傲天進去了宮洞,感覺周圍都是那種陰陰森森的感覺,憑著他自己獨特的直覺,暫且能阻擋一點。
  “咻咻!!”兩聲聲音從一邊射來,龍傲天一躲而來,冷眼看著這個地方,那里有一個黑色的東西,在蠕動,隨著時間的推移,下一刻,它竟然還出來了半個身體。
  這個時候龍傲天才看清楚了它的真面目,就只是一只很小很黑的寄生蟲。
  如果不能盡快找到寄主,就會受到力量的夙滅,同樣,它也能夠給宿主無窮的力量。
  不過……宿主也得付出更多的代價,來交橫于!
  龍傲天看到那只寄生蟲從自己的面前飛過來,轉眼又跳到了另外一處,正在龍傲天思考它為什么沒有來找他戰斗的時候,寄生蟲竟然立刻變大好幾倍。
  足足有龍傲天這么大,更甚之,更大。
  “你是什么怪物……”雖然龍傲天感肯定它就是寄生蟲,可是,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又開始不確定了。
  只是到底確不確定,就不是這么好說的了。
  “滋滋滋,滋滋滋。”(我是誰?我當然是大名鼎鼎,萬人敬仰的寄生蟲啊!)寄生蟲不會說話,只是發出這種惡心的動心。
  雖然寄生蟲看著強大,只是誰也不知道,在寄生蟲沒有主子的時候,那就是寄生蟲最弱小的時候,所以,龍傲天看到寄生蟲。無論它是變得怎樣的大小,都是不覺得奇怪的。
  “呵呵………”龍傲天只是呵呵的笑,沒有給出寄生蟲回復。雖然他聽得懂它的話,但是,他就是不想跟一只蟲子說話。
  一向高傲自大的龍傲天,怎么可能低下他那顆高貴的頭顱?
  “滋滋滋,滋滋滋………”(狂妄自大的人類,該死的!!!)龍傲天聽到它的聲音,看著它蠢蠢欲動的動作,不免輕聲一笑。
  這下,寄生蟲從它那龐大的嘴里,吐出了一個長長的絲線,直接纏到了龍傲天的身上。
  龍傲天看也不看一眼,就直接發出一點玄氣,劈向了絲線。
  “卡滋!”似乎是什么破裂的聲音,龍傲天看了看聲音的來源處,驚了一會兒,再慢慢恢復,只覺得只是正常的事情。
  只見那個寄生蟲以肉眼的速度,在慢慢地被溶解,
  最后隨之變成了一灘黑水。。
  這個現象再正常不過了,龍傲天笑笑不說話。直接踏過寄生蟲的黑水,向著前方走去。
  再次映入龍傲天眼簾的,是一條條讓人眼花繚亂的金子,除此之外,還有成千上萬的魔核(這個世界的錢財,主要是靠這個。)以前,龍傲天都是朝著納蘭雪諾借的現在都還沒有還,他想,如果自己當上宇宙之主了,一定會找到納蘭雪諾,還給她,還要好好謝謝她的錢財。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不好!
  龍傲天想罷,看了看眼前的這一堆魔核,想也沒想,就低低念了一句咒語,雷印空間就把這些魔核全部裝了進去。
  龍傲天滿意地看看,剛才這里還是琳瑯滿目的魔核,現在已經全部沒有了,空空的一大片。
  龍傲天沾沾自喜了一會兒。
  也沒有再想了,也沒有忘記自己來到這里的真正目的。于是………龍傲天清楚地掃視了周圍的環境。
  發現四周除了石壁以外,其他的什么都沒有了。
  就好似剛才那樣,都是夢。
  當然,龍傲天也沒有灰心,海之城城主的鎮城之寶一定有它的特點,不會就這樣簡簡單單就被拿走的。
  更何況,海之城城主如此奸詐之人,一定會把寶物藏于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龍傲天想了想,走到了石壁前,輕輕地用手指敲了敲,用耳朵聽聽是否這里面還有密室。石壁幾乎都被龍傲天敲完了。可是,都不見有密室。
  龍傲天正在苦思冥想的時候,腦海里靈兒的聲音的響了起來。
  “主人……”
  靈兒的聲音,輕飄飄的,飄在他的心上,最終,才慢慢停下。
  “靈兒………”龍傲天輕輕地回應著。
  如果有外人在這里,一定會大吃一驚,一向冷漠冰窟的龍傲天,也有如此柔順溫柔,又有多愁善感的一面……
  “主人,冰苗我已經感應到了……”靈兒的聲音響在了龍傲天的耳邊。
  “感應?”龍傲天很疑惑靈兒身在空間,怎么可能會感應到冰苗,更何況冰苗可是城中至寶。
  靈兒像是知道龍傲天的想法一樣。
  說,“主人,水系跟雷系有一定的聯系,至于是什么聯系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這個冰苗好像跟我有什么淵源一樣。不過,我猜想,只要找到冰苗,主人的下一步,就更進一步呢。”
  龍傲天的夢想,也只有靈兒最清楚,所以,她知道怎樣說出來,才能更讓龍傲天更有心情去追求。
  “嗯………”龍傲天聽得懂靈兒嘴里的話,自然也明白了。
  “主人,直接朝著前方走就是了,前方只是一個屏障,進去了之后,你就會直接看到冰面了。
  龍傲天直接進去了,果然不出靈兒所料,面前真是冰苗。
  那個樣子很是金貴,讓人忍不住就是一個寶貝,龍傲天只是定定地看著它,想不出來其他的,當即,手就出碰了一下。
  結果沒想到,卻被一個大力,狠狠地彈了回來,龍傲天看了看一下,就說了一下,“這個寶物果然不一般。”
  是寶物自然也是用高高的防備給裝起來了。
  這當然是城主所做。
  龍傲天閉了閉眼睛,有些疲倦地看了看周圍,最終……
  “主人……”靈兒的話正要說,可是……
  早就覬覦冰苗的龍傲天,平時小心翼翼,怎么也沒想到,現在面對冰苗卻忘了防備之心…
  龍傲天不小心觸碰到了保護冰苗的機關,結果突然傳來一陣響聲,“不好,觸碰到警報了”剛被鎮飛的龍傲天心里大驚。
  伴隨著警報聲、龍傲天心里七上八下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他探頭看了一眼冰苗,也顧不得肩膀上的傷,他心里很明白,必須要盡快拿到。
  如果沒能即時拿走,怕是以后都沒機會了,但是,這冰苗的反射元素真是不可視而不見。
  他的功力在這海里不僅數一數二,怕是在這宇宙傷,也能排上名號。如今被這樣傷得連反手之力都沒,他心里頓時對這個冰苗升起了一分敬意。
  對冰苗的欲望也越來越大,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胡思亂想和恐慌,他調理好情緒,告訴自己,我是未來的宇宙之主,沒什么是我做不到。
  只是對這冰苗所反射的元素他一時間實在束手無策,算了下城主趕到,估計還要不少的時間,還是先想辦法再說,覺得不能輕舉妄動。
  他將自己的衣服解開,看到了自己被冰苗所反射元素所鎮傷得肩膀,心里頓時一陣寒戰,暗自親幸傷得的只是胳膊,就這傷得這么狠。
  要是傷到了臉,或者頭,脖子什么的,我估計我早就一命嗚呼了,龍傲天不停的大量這著貝殼中的冰苗
  綠色種子的心,外面是寒冰,四周圍繞著一股藍色的氣,繞著寒冰亂竄,靠近時有種沁人心脾的清新質感,這只是安全距離的感覺。
  沉睡的種子安靜的躺在寒冰之中,好像在等著生根發芽,據說這棵種子來自于天界,不小心掉落凡間,被一只大鳥叼著欲吃掉,結果掉入了這海之城。
  海之城是許多修煉之人居住的地方,靈氣十足,種子在長期的吸收之下,成就了如今的冰苗。
  但有趣的是,就像烈馬一樣,這冰苗也是脾氣十分暴躁,剛烈,如果你不能馴服它,那你就會被它吞噬,非死即殘。
  就像訓馬人,有的會被馬踩死一樣,想要這冰苗的人,絕大部分都被它的反射元素所鎮傷至死,古往今來,這種人,絕非在少數。
  龍傲天也曾聽說過關于許多冰苗的傳言,但他最相信的就是這一種,從小聽到大,但是卻并沒有說怎么得到他。
  于是龍傲天小時候,就曾經發誓,一定要把冰苗拿到手,如果冰苗就在眼前,他卻只能看不能碰,心里頓時不悅。短暫的思考,龍傲天決定再去試試,他努力運功,將自己的功力提到十成,運用全身之力,想要形成一個保護膜,然后再去。
  靠近冰苗,開始還沒事,龍傲天慢慢靠近,一小步一小步,左腳在前,右腳在后,兩只手散發出藍色的光,維持這保護圈的穩定。
  漸漸靠近了冰苗,就差一步,就差一小步。
  龍傲天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努力支撐這保護圈,手慢慢的,慢慢的伸向冰苗,距離還是不夠,他又往前挪了一小步。
  龍傲天使勁了全身的力氣,感覺都胳膊的撕裂感,他好像摸到了,已經感覺到了冰苗的寒意,龍傲天心里正高興呢,怎知…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苦
  這冰苗四周圍著的氣體忽然都龍傲天手這邊飄來,四棱錐形的寒冰和顏色氣體,瞬間讓龍傲天苦不堪言。
  他快速的收回了右手,好看的眉毛頓時鄒成一團,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時間他居然無法使用自己的右手了
  整個右手火辣辣的,如同被灼燒一樣,龍傲天趕緊用左手將右手用化冰術封了起來,就差那么一點點,龍傲天脾氣頓時跟火爆辣椒吃多了一樣。
  雖然他被震壞了右手,但是沒有關系,他就不信了,他能拿不到,他就是這樣的人,越是的不到的東西他越要,從小時候就是這樣了。
  警報響的龍傲天本就煩躁,現在再加上這冰苗拿不到,龍傲天簡直想拿斧子把那冰苗給砸了,簡直是又愛又狠,沒辦法,他只能繼續嘗試。
  警報已經響了老大一會了,他沒辦法了,只能孤注一擲,來試這最后一把,為了得到這冰苗,他已經忘卻了生死,不顧一切的就走向了冰苗。
  他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就想在面對死神一樣,我是以后要做宇宙之主的男人,怎么可能被點小困難擊倒,甚至是死在這里,我福大命到。
  神經兮兮的他,不知道是不是被剛剛給震傻了,一個人在這里自言自語,自我安慰,我用自己的肉身去抵擋冰苗的反射元素。
  剛剛那一刻,龍傲天就已經決定了,就算著冰苗讓他死,他也不要撒手,把冰苗拿出來再說,于是不顧一切的,用左手就去拿冰苗。
  結果,還是跟上幾次一樣,他被震傷了,只是這次他身體再也撐不住了,這冰苗的威力也是太強大了,居然一口鮮血吐到了冰苗之上。
  龍傲天是純正統的的正宗的龍,龍血自然是不可小覷,再加上這龍傲天不可一世的功力。沒想到
  寒冰外面圍著的藍色的氣體圈居然不見了。龍傲天對此并沒明白到的是怎么了,后來才知道,…
  龍傲天走到冰苗旁邊,由于之前兩次的被震傷經驗,他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卻而代之的是小心的靠近,觀察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不知道怎么了,龍傲天腳底突然一滑,一下子就撲向了冰苗,他胡亂的一抓就在慌亂之中拿起來冰苗。
  他自己都要嚇蒙了,直直的撞向那邊的洞壁,他趕緊用法力讓自己停了下來,驚魂未定的他,趕緊手心傳來一陣清新的感覺。
  他很喜歡這種趕緊,有點像秋天,帶著一絲涼意,卻沒有那么寒冷,而是剛剛好,還傳來一陣沁人心脾的清新,這種感覺讓龍傲天沉迷。
  他有點疑惑是什么情況,結果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冰苗竟然在他的手里,他覺得有一絲奇怪,自己的血剛剛…明明…
  明明噴到了冰苗上面,可為什么這卻什么都沒有,就連,環繞在寒冰四周的藍色氣體也沒了,原來氣體就像靈魂一個樣,在外圍纏繞,那么詭異。
  瞬間,他突然明白了,是自己的血,被靈氣吸走了,所以藍色氣體消失了,正興奮時,門外不遠處已有腳步聲傳來。
  龍傲天感覺趕緊將冰苗藏到自己衣服里,然后悄悄的溜到了門口,勘探了一下四處無人,快速的離開了,回到了宴會的現場
  對于別人來說,這段時間,也就是一趟上茅房的時間,根本不用在意……
  城主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雙目緊閉,濃墨色眉目,鷹鉤一般的鼻子,輪廓分明的面容,與龍傲天不分上下。
  突然,門外傳來了喊聲“城主,城主不好了”,睡意正濃的他帶著怒氣,似乎欲將這個打擾了他的人撕碎一般。
  遂即收起來怒意,對著跑來的門衛詢問,“什么事情”,“冰苗...被,被偷走了”
  “什么!”城主聽聞,絲毫沒有了剛才的慵懶睡意,立刻坐了起來
  對著門衛說“火速去召集所有的士兵”,“是”,說完他趕緊穿上衣服,穿上鞋子,緊奔向宮洞去。
  火急火燎的城主趕到宮洞門口,見城門虛掩,推開們就走了進去,徑直走到藏放冰苗的貝殼,輕輕敲了幾下,果然冰苗不見了。
  “偷冰苗人呢,抓住沒有”城主怒吼到,本就冷若冰霜的臉上,頓時生起了怒色,眼神也多了狠意。
  看守的人嚇得瑟瑟發抖,趕緊跪了下來,“沒...沒抓住”城主一掌就打了過去,臉頓時腫脹起來,血從嘴角留了出來。
  “都是廢物,留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城主饒命,小的是中了那個人的迷香了”。
  看守的人回憶到,“我在看守,結果聞到一陣香味,迷迷糊糊一陣子我就暈了過去,醒來就發現門虛掩著了...”
  “這么說,你連人都沒有看到”城“沒...”城主聽聞,眼神更加恐怖,陰影布滿雙臉,宛如一個將要燃燒的物體。
  瞬間如地獄羅剎附體,與龍傲天不同的是,城主更狠,更加干凈利落,沒有絲毫感情,可以說是這宇宙有名的閻王。
  他瞬間凝結了五成功力,將面前這個人給一掌劈死了,尸體自然燒了起來,化為灰燼,隨著海水在這海之城飄散,最終消失殆盡。
  所有的人都嚇呆了,不敢多少一句話,一個個腿都抖,“我手下只需要得力的人,不需要只會借口的廢物,以后誰在多說話,他,就是下場。”
  封鎖起來,一只蒼蠅也別給我放出去”“是”有了剛才的慘案,其他人更加不敢有將絲毫怠慢,馬上就將城門里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圍住。
  “城主,我看著事...沒那么簡單,怕是跟宴會脫不了干系”
  城主身邊一個近臣到“
  嗯,你繼續說”,“這病苗是絕世的寶物,我怕這偷盜之人,定在...”“你是說宴會...”城主對此也有猜忌,“走,我們去宴會”。
  城主帶著他的手下來到宴會,面帶和善,可剛一進來,所有的人都感覺殺氣滿滿,一瞬間場面十分尷尬。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議論
  城主率先打破了剛剛的尷尬,“大家都知道這冰苗是絕世的寶物,只有我這海之城才有,覬覦它的人不在少數,各位有都是水系之人,我想...”
  “城主言下之意,這盜賊就在我們中間”,我想對各位排查一下,若有什么得罪之處,還望各位見諒,一旁的龍傲天一直看著,面色故作放松。
  “城主,要查,應該先查他”海楓突然站了起來,用手指著龍傲天,“哦?不知海楓兄何處此言啊”龍傲天率先發話了
  “莫不是看我長得太帥,你嫉妒我”龍傲天打趣的說到,海楓心里頓生狠意,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時候,心里暗自發狠。
  海楓感到不以為然,龍傲兄說笑了“這來到宴會的,都是海底貴族,不知龍傲兄是怎么混進來的啊,請問在坐各位,有哪個認識他嗎”。
  一時間所有的人大家都開始爭議起來,面面相覷,就像一群鳥一樣,嘰嘰喳喳的討論個不停,
  “看來沒人認識啊”我想請問龍傲兄你來次,有何目的啊莫非是...沖著...”聽到海楓這么說,城主也開始細細打量龍傲天了
  此人樣貌非凡,眉目間多了幾分傲氣,即使如此慵懶的坐著,卻比常人多了幾分王者的氣息,怕絕非善類,我得小心應對才是”城主心里,暗暗的做著打算。
  這時,站在龍傲天身邊,一直忍著沒發言的海靈終于忍不住了,魚人們也幫襯著,,海楓“你什么意思啊,這龍傲天是我朋友,你懷疑他不就是懷疑我嗎?”,“就是就是”氣勢洶洶的魚人跟海柔責問到。
  “海柔你閉嘴,這姓龍的到底給你灌了什么迷魂湯你這么護著他。”海靈癟嘴看著他,“你就是嫉妒想要栽贓陷害,我看那個盜賊,怕是你吧”。
  “海楓我看你是瘋了吧,嫉妒你他嫉妒的也太夸張了吧”,魚人也開始回擊“龍傲兄是我們帶回來了,我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
  這里有你什么說話的份嗎?海楓面目猙獰的問道.魚人也便不敢多言,只能寄希望于海靈身上。
  “我看你們都是串通好的,一起偷盜這冰苗”“你這是氣急敗壞不知道怎么說了吧,我海靈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再說了,我要這能有何用”。
  “聽聞,海楓你最近在修煉”這個時候好像正好缺一樣東西啊,不知道,是不是...”。
  “而且我還聽聞,你一直就想城主央求這冰苗,不會是你,央求不到,起了壞心吧,再加上龍傲兄讓你嫉妒,若栽贓給他,一舉多得,好計謀啊”
  “簡直一派胡言,海靈,你還是我妹嗎,怎么幫著外人說話,還栽贓我。”
  “這話不能這么說,我這是幫著正義,不能因為你是我哥我就偏袒你”,“哥,你就別在瞎說了”。
  “海柔,你別說話,他若是清白的他為什么不說話”城主在一旁在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龍傲天卻是一副看戲的樣子”
  “我龍傲天一向光明磊落,任你怎么栽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龍傲天篤定的說到
  其實他心里卻是七上八下的,畢竟他肩膀有傷一旦被檢查...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我就不信了,龍傲天心里暗暗的想。
  一時間龍傲天,海柔,海楓爭執的不可開交,城主緊皺眉頭,多了些不耐煩之意...
  “不要再吵了”城主一聲命下,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包括剛剛爭吵不聽的海楓,海柔兩兄妹。
  兩兄妹雖然停止了爭執,但依然相互較勁,兩個人死死的盯著對方,如果說兩個的眼神是利刃的話,對方早已死了幾十次了。
  “沒錯,城主,我海楓敢以我名聲擔保,這冰苗絕對是這個人偷的”海楓向前走了一步,抱拳十分恭敬的對群主說。
  一見群主沒有說話的樣子,海楓便自顧的提高了音量繼續說“各位,你們看看這個人,哪有我們貴族的樣子啊!”
  他還沒說完,立刻激起千層浪,來參加貴族宴會的人全都開始議論,對龍傲天指指點點。
  海楓看見次情景,向自己妹妹海柔露出了驕傲的姿態。
  龍傲天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他們。
  “哥,”海柔叫到,“他怎么可能是壞人,他有沒做什么壞事,有沒得罪你你憑什么還嫌害他,你怎么嫉妒心這么厲害。”
  “海柔,我是你哥,麻煩請你把衣服撩起來我們看看你的肩,也好還你個清白,你看如何?”
  城主一揚手,海楓,海柔兩兄妹停了爭執。城主也一副認真的樣子。
  龍傲天還是沒有說話,還是依舊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但是心里卻沒底,但也沒感受到肩上有什么異樣,有什么不對勁”。
  ”城主,龍傲天是個好人,不可能做不義之舉,還望城主明鑒,不要冤枉好人,聽信了這等奸邪小人之言”。
  一直站在龍傲天后面的那個魚人走了出來,替龍傲天辯解道,但這眼神卻死死的盯著海楓。
  “城主.....”海楓剛要說些什么,就又被魚人打斷了,“我也以我的名聲擔保他,龍傲天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
  他話音剛一落有是一次千層浪。
  “我們都可以用名聲擔保,龍傲天絕對不是那種人,請群主明鑒”,魚人和海柔應和到。
  “你,你們”海楓用手指著他們,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好了,吵吵鬧鬧成何體統”城主又一次的呵斥道,“龍傲兄,麻煩你將衣服脫下,讓我們查驗吧!”
  城主都說了兩遍了,海柔和那些魚人也不好再為龍傲天求情了。
  龍傲天無法,只好暫時緩緩將衣服往下拉。城主和在場的人死死盯著龍傲天的手,城主讓龍傲天脫衣服,只是有他的打算。
  海之城的鎮海之寶冰苗豈是那么簡單就能拿走的。
  那冰苗可是融合海之城自開城一來所有的靈氣,不是一般人可帶走它的,能帶走它的人,估計還沒出生呢。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光滑的肌膚
  再者,就算你有命接近了冰苗,也沒命拿到它,畢竟這冰苗所釋放的能量能將人給震傷,別再說這么短的時間內了。
  就算這么短的時間內能拿到,也不會愈合,也不可能愈合,除非能得到冰苗的認可,否則休想,但這怎么可能呢。
  冰苗這么強大的東西,怎么隨便就能認可別人,是不是他偷的一看便知分曉。
  龍傲天心里頓時七上八下的,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龍傲天不敢再做什么賭注,于是就用手將自己的衣領逐個解開。
  海柔和所有人都看著他當龍傲天解到最后一個扣子時,海柔整個人都快熟了一樣,兩頰一片緋紅,從臉一直紅的耳根。
  所有的女人都懷著色光,龍傲天感覺極為不適應,但并沒有什么辦法,將兩肩衣服一拉,所有人都驚艷了。
  龍傲天本身就妖艷,再加上他服了蝕魚丹,顯得皮膚更加光滑柔嫩,如玉凝脂,初生嬰兒般迷人,許多美人魚都花癡的留起了口水
  哇,這摸上去,手感肯定很好好吧,一個美人魚沉迷的想到。
  最勾人的應數他的鎖骨,消瘦的他鎖骨有致,充滿誘惑,海柔也沉迷了。
  然而當她看到其他人魚用覬覦的眼神看著龍傲天時,更讓她對龍傲天產生了保護欲和占有欲,她在心里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做龍傲天的女人。
  龍傲天只屬于她,海柔一個人,眾目睽睽之下,幾十雙眼睛看著龍傲天肩膀并沒有任何傷痕,城主也就不好說什么了。
  海楓頓時傻了眼,“這不可能...怎么會沒有呢,龍傲天,你一定是會什么妖術,將傷痕給遮住了,城主,他一定時偷到冰苗的人”。
  只是海柔和三個魚人都還沒有開口,龍傲天說話了,“海楓兄說這話,未免太抬舉我龍傲天了吧”,龍傲天嗤的一笑。
  城主也開口了“這冰苗乃我海之城鎮海之寶,絕非凡物,靈性也非同小可,被它所釋放元素所之人,除非得到他的認可,否則怎么可能會沒有疤痕”。
  “就是啊,如今我們都沒有看到,莫非你覺得我們都瞎了嗎?”海柔幫襯著城主說道。
  一旁的龍傲天早已迅速將衣服穿好,面對這些如狼如虎般覬覦他的女人,這地獄羅剎還真是十分不爽。
  若不是礙于冰苗,他真想把這些女人眼睛給挖了。
  面對剛才城主說都這么說了,龍傲天終于喘了一口氣,雖說他功力不可小視,但面對整個海之城,一己之力還是很危險的,沒辦法。
  現在龍傲天站在有理的一邊,也不怕被懷疑了,不過心里產生了些有些疑惑。
  剛才城主說,這冰苗只有認可你才能消掉傷痕,莫非這冰苗就是屬于我的?龍傲天百思不得其解,不管了,只要躲了過去就好。
  現在他可以好好休息了想著如何逃出去。這海柔,怕是不會這么輕易放他走...他心里暗自擔憂著。
  轉念一想,或許他偷偷的走,還可以,至少他是這么認為的...
  進過這些天跟龍傲天的相處,魚人們都覺得龍傲天為人處世不錯,認為他以后一定會有所作為,至少,以后如果能跟著他,一定會比現在好。
  其中一個魚人想著,對他,他們也愈發敬重了,發自內心的欽佩,不在是害怕和單純的報恩了。
  城主對龍傲天的盤查并沒有任何收獲,但城主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這冰苗可以說是這海之城的鎮海之寶。
  老城主臨終將冰苗交與他,他又是這么高傲的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現在冰苗在他眼皮底下被偷走,他怎么可能就這么輕易放棄。
  城主心里不禁想著,并且暗自發狠,若是他逮到這偷盜之人,定將他碎尸萬段不可。
  城主喚了下身邊的隨從,“去把守衛給我找來”,“是”,過了一小會功夫,守衛終于來到了城主跟前。
  剛見到城主守衛立即跪了下來,心里打著嘀咕,這城主不會是要責罰我吧,我也沒干什么啊,想到這里心里不禁感到寒顫。算了,還是問問吧…
  “城主,不知找屬下來,又何吩咐?”,“我懷疑這偷盜之人還在城中并未走遠,你這兩天加緊看守,不要輕易把任何人給輕易放走,聽到沒有”“是”
  “若是被我知道你玩忽職守,那個守衛,就是你的下場!”“是,屬下一定嚴加看守”。
  一想到那個守衛死的那么慘,守衛回去之后,就開始對他看守的地方布局,可謂布下了天羅地網。
  “城主說了,這偷冰苗的人還在城里,我們一定要嚴加防范,千萬不能讓偷盜的人跑出去,不然城主責怪下來,第一個到腦袋的,就是你我了”
  “聽到沒有”“是”所以守衛齊聲回答到。
  剛吩咐完守衛的城主并沒有歇著,而是去海之城找尋嫌疑人,他讓所有的隨從召集了海之城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在海之城集合。
  此時正值寒冬,海水異常冰冷刺骨,可此時的海之城卻如同炸鍋一般,每個人都在猜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忙的焦頭爛額,卻依舊毫無收獲。
  城主大怒,卻無毫無辦法,突然他想起來,那天宴會之上,只查了龍傲天一人,會不會在其他人中…
  城主感覺這是一條十分重要的線索,趕緊吩咐隨處,把宴會名單拿來,不一會隨從就回來了。
  “按著宴會名單,將他們都一一邀請回來”城主吩咐到,到,“是”隨從轉身剛走,“慢著”城主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樣。
  “那個龍傲天,不用邀請了”“是”隨從轉身離去。
  按著名單,隨從很快邀請到了所有人,“今天啊,我跟隨從在這海之城巡查,忽然發現這里居然有一處溫泉,想請各位泡泡溫泉,不知道各位一下如何啊”
  “好啊”宴會的客人都滿意的回答道,于是,隨著城主去了,唯獨一個人,卻獨獨不歡的樣子,遲遲不肯脫衣服下溫泉,不禁引起了城主的懷疑…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