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 最新章節: 最終章小二上酒(02-22)      收官章二雪中的江湖有人有始有終(02-22)      收官章一無他無中原(02-22)     

最終章小二上酒

  有座小鎮,大概是逃過偏遠的緣故,早年逃過了那場春秋硝煙,這次竟然又逃過了這場中原戰火,從頭到尾,都沒有聽到那種演義中的鐵騎陣陣,說書先生嘴里的那種鐵甲錚錚。
  隨著太安城那邊的塵埃落定,亂世氣息驟然而去,更加恢弘的盛世氣象驟然而至。
  對于這座小鎮而言,最直觀淺顯的景致,便是去那棟兄弟樓喝酒聽書的客人越來越多,最終人滿為患,有些恰好囊中羞澀的客人,便借坡下驢地跟酒樓掌柜伙計說他們不在乎位置,在門檻喝酒便是,反正也不耽誤聽說書先生說故事。
  方圓百里都曉得這棟酒樓的招牌,不是什么稀罕的醇酒佳釀,也沒有什么賣酒撩人的動人婦人,而是酒樓里的那位年邁說書先生,獨坐大堂中央,四面皆酒桌。
  老人坐在一根小凳上,身邊擺放一張小桌,桌上一塊驚堂木,擱兩三壺酒,一只大白碗,一碟花生米,僅此而已。
  這一天晌午過后,等到飯桌客人都撤去菜肴盤碟,換上了大小各色的酒壺酒壇酒碗,說書先生從后堂緩緩走出,老人離著那張桌子還隔著二十多步遠,根本就是尚未開口,就已經引來整棟酒樓上下兩樓震天響的喝彩聲。
  老人高高舉起雙手緊握的拳頭,向四方致意,酒樓內的大聲喝彩,更是此起彼伏,好一個熱鬧喧沸。
  討盡了便宜的說書先生大袖搖擺,高人十足地坐在那張小凳上,一番故作模樣地正衣襟而危坐,這才伸手抓起那塊驚堂木,重重一敲桌面,朗聲道:“上回最末,說到了第二場涼莽大戰在即,十八位中原大宗師聯袂而至!”
  老人又是一拿一放,驚堂木再次猛然敲桌,老人中氣十足地沉聲道:“千秋興亡,軍國大事,最費思量!最費思量!”
  就在此時,有聽客扯開嗓門高聲笑問道:“上回最后你這老頭兒,賣了個關子,說那位江湖人稱汴京居士的張飛龍,張大俠,向咱們北涼王討教了如何與仙子女俠們打交道的學問,北涼王到底是咋說的啊?!咱們都等著呢!大伙兒,你們說是不是啊?”
  酒樓上下,幾十桌客人,齊齊轟然應諾。不少將刀劍擱在桌面上的江湖豪客,都開始喝倒彩,許多年輕游俠兒更是使勁吹口哨。
  說書先生顯然早已熟稔此等情景,老神在在地給自己倒了一碗酒,跐溜一聲,津津有味。事實上在每回說書的尾聲,賣關子抖包袱一事,本就是這棟酒樓掌柜手把手傳授給老人的壓箱底絕學,吊足了聽眾胃口,才能有回頭客嘛。
  老人悠悠然放下酒碗后,笑道:“若是你們不提及,老夫還真給忘了這一茬,莫急莫急,容老夫緩緩道來!這人跟人打交道啊,是一門學問,若是初出茅廬的江湖少俠結識那些高高在上的漂亮仙子,就更是大學問嘍。世間仙子女俠分兩種,一種是大雪坪徽山紫衣、金錯刀莊主童山泉之流,她們終究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恐怕任你走遍大江南北,闖遍了江湖,也還是可遇不可求,老夫就不提如何打交道了,還有一種呢,嗯,
  當初北涼王正是這般傳授張飛龍張大俠的,北涼王他老前輩是這般說的,諸位可要豎起耳朵聽仔細嘍!這等金玉良言,過了這村就沒那店……”
  得,看那老頭子側身拿酒碗的破架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咱們又得該掏錢了。
  果不其然,有兩位相貌清秀的酒樓賣酒小娘,就已經在酒桌間隙之中姍姍而來,倒是不求錢,而是端著一塊木板,擱著十幾壺價格不菲的好酒,也不求人購買,誰愛喝酒便自行拿去。
  最開始酒樓玩弄這把戲的時候,沒人愿意接招,只是扛不住老說書先生沒人拿酒就死皮賴臉耗著不說書啊!
  如今酒樓客人早已見怪不怪,也懶得計較那點碎銀子了,掏腰包唄,還能咋的,反正來這里的大爺們也不差這點錢,何況今天你拿酒,明兒他破費,后天再換人打腫臉充個胖子,賣酒的買酒的,到底都還算滿意。
  不過要說這酒樓老板也真是夠缺德的,這種軟刀子割肉的損招也想得出來!
  好在酒樓也足夠聰明,拿捏人心得很準,這種事,曉得講究一個事不過三,一般只是開頭來一次結尾來一次,倒是沒惹人厭煩,久而久之,就成了個酒樓不成文的規矩,甚至成了這里的特色之一。
  兩位小娘端著的二十多小壺酒,很快就給客人取走拿光。
  說書先生隨即繼續說道:“那位西北王爺對咱們張大俠說了,和那些裝模作樣的假女俠偽仙子,過招其實挺好玩的。按照那位藩王的說法,先啊,切記切記,你絕不能未戰先降,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就覺得那些仙子女俠是天經地義的高人一等!你要告訴自己,眼前那些女子再美艷動人,再孤傲清冷,她們也是要吃喝拉撒的,也是要去蹲茅坑的!吃了蔥蒜魚肉啊,也是要放臭屁的!”
  先是滿堂愕然。
  然后便是震天響的喝彩。
  此言,的確讓人只覺得醍醐灌頂啊。
  二樓,圍欄上趴著一個滿臉笑意的男人,左手邊踮腳站著個小丫頭,右邊蹲著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兩個孩子腰間都懸佩了一把小木劍。這個男人正是這棟酒樓的掌柜,他曾經是這里的店小二,當了沒幾年伙計,很快就從老掌柜那里把整棟酒樓都給盤了過去,這生意做得紅紅火火,蒸蒸日上,據說已經去了州城那邊買宅子養老的前任掌柜,今年開春僅是拿到手的去年分紅,就有小三百兩銀子!這位新掌柜的,這兩年可是這座縣城小鎮的大紅人,厲害著呢,跟許多有秀才功名的讀書老爺們都關系好得很,要不然縣令和主薄這么大的父母官,能隔三岔五就來這兒喝酒?別的酒樓,請得動這兩尊大菩薩?花錢求都沒轍!
  一位秀氣溫婉的婦人輕輕來到男人身邊,牽起女兒的稚嫩小手,等到男人轉頭笑望向自己后,她瞪了他一眼,然后自己忍不住笑起來,略帶埋怨道:“孩子們都聽著呢!”
  男人撓撓頭,“也不是啥壞事,聽了就聽了,團團和圓圓也聽不懂的。”
  不曾想男人腳邊蹲著的小男孩抬起頭,拆臺道:“爹,蹲茅坑有啥聽不懂的?”
  小男孩給他娘瞪了一眼,做了個鬼臉,迅縮回腦子,繼續乖乖看一樓的熱鬧。
  這股天生的伶俐勁兒,肯定隨他爹。
  婦人放低聲音笑問道:“這話,能是那位西北王爺親口說的?該不會是你隨口胡謅讓劉老先生騙人的吧?”
  男人笑道:“西北那位王爺有沒有說過,我一個小老百姓哪里知道。不過我那個混江湖的兄弟,當年是真這么說的。”
  婦人無奈道:“聽你念叨了這么多年,也不見他來咱們這兒做客啊。”
  男人眼神清澈,道:“會來的!他混得再好,也會記得我這個兄弟。混得再不好……就更應該來我這里,不差他吃飯喝酒睡覺的地兒!”
  男人突然有些忐忑,小聲道:“媳婦,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到時候可不許嫌棄我兄弟,我這輩子就這一件事……”
  婦人有些生氣,“瞎說什么呢!我是那種人嗎?!”
  男人笑臉燦爛,笑得瞇起眼,“我就知道!天底下所有的女子,就數我媳婦最好了!”
  她沒好氣道:“孩子都在呢,也沒個當爹的樣。”
  男人腳邊那個小男人嘆了口氣,搖頭晃腦,學著他爹的那句口頭禪感慨道:“當下很憂郁啊!”
  男人哈哈大笑,婦人伸手輕輕擰了一下他的手臂,“瞧瞧,都是跟你這個當爹的學的。”
  道:“爹,自從劉爺爺喝醉說過一次后,團團最近逮著人就問‘襠下’是哪兒?”
  這一下,婦人擰肉的手勁可就大了。
  男人呲牙咧嘴,轉身彎腰就打賞了自己兒子一個板栗,“都是跟你小年叔叔學的壞!也不曉得學爹的好!”
  小男孩抱住腦袋,仰起頭,委屈道:“爹,小年叔叔到底什么時候來啊,他什么時候帶著我那個未過門的媳婦啊,我都想媳婦好多次了!”
  婦人忍俊不禁,有些想生氣,可如何都生不起來。
  自己男人信誓旦旦說過,他跟那個在江湖上闖蕩的好兄弟,當年很早就定了娃娃親,不管以后誰混的更好更壞,這門親事跑不掉。她倒是沒太當真,畢竟知道自己男人雖然對誰都和和氣氣,其實驕傲著呢,可不是誰都能讓他這么久一直念念叨叨的,哪怕是跟縣令主薄老爺坐在一張桌子上喝酒,不管喝酒的時候怎么一見如故,怎么滴水不漏,回過頭后,自己男人根本就沒把那些戴官帽的人不當回事,倒是有幾位在縣衙兵房當差的中年人,自己男人與他們喝酒,更真情真心許多。所以她反而有些擔心,自己男人那么心心念念的兄弟,那個她和兩個孩子只知道叫“小年”的男人,肯定不簡單,而兩人分別了這么多年,就算有朝一日還能再聚,那個人還能像當年兩人最落魄的時候,與自己男人這般珍惜當年那段兄弟情誼嗎?如果那人混得很好,甚至是混出大出息大名堂了,還能繼續把她的男人當兄弟嗎?如果不能,自己男人那得有多傷心啊。所以她既希望那個人來找自己男人喝酒,稱兄道弟不醉不歸,同時又很怕那個人果真來了這里,卻只帶給他們劉老先生說書時所謂的物是人非。
  男人聽到自己兒子童真童趣的抱怨后,摸了摸孩子的腦袋,咧嘴笑道:“兒子啊,爹跟你保證你將來的媳婦,是這個!”
  男人狠狠伸出大拇指。
  小男孩將信將疑,小聲嘀咕道:“可別像隔壁街上的小杏子就好,要不然到時候我就帶著木劍離家出走,自個兒闖蕩江湖去了。”
  那個最喜歡糾纏自己的小杏子啊,可真不小,胳膊都能有他腿那么粗!
  男人笑了笑,“臭小子,還離家出走!你舍得爹娘?”
  小男孩一臉驚訝道:“我中午去小鎮外的河邊闖蕩過江湖,晚上就回家吃飯的呀!”
  他妹妹探出腦袋,她手指抵住臉頰,朝哥哥做了個鬼臉。
  男人和他媳婦相視一笑。
  她突然笑問道:“怎么咱們酒樓不賣那種綠蟻酒了,你這么會做生意的人,也會跟銀子較勁?”
  男人搖頭道:“不賣了,我怕一個忍不住嘴饞,自個兒就喝上了。我啊,等小年下次登門,給我帶綠蟻酒喝!”
  婦人笑道:“好好好,我先去灶房那邊忙去了,團團圓圓你幫忙看著點。”
  男人點頭柔聲道:“辛苦媳婦了,我今兒就偷個懶。”
  她笑著離去。
  她有些心酸,她有什么辛苦的,這棟酒樓里里外外就數她男人最辛苦,一年到頭都是如此,以前當酒樓伙計就累,如今當了掌柜的也沒一刻閑著,以前是為了娶她,如今是為了她和倆孩子。小鎮上很多別家婦人,都是恨不得她們憊懶的男人多勞作些,別那么游手好閑成天瞎逛蕩。可到了她這里,她是恨不得自己男人能夠真的歇息一天,能夠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可他每次都點點說是,可每天依舊起早摸黑,每天都逢人便笑,事事都不省心不省力。
  嫁給這個男人,她覺得自己這輩子不能嫁得再好了。
  樓下的那位說書先生,依舊沒有進正題,說那場蕩氣回腸的西北關外涼莽大戰,而是已經說到西北藩王在他仍是世子殿下時的一番精彩點評,說當那紈绔子弟,也是技術活兒,也分三六九等,最末流的,只會帶著惡奴惡狗欺男霸女,稍高一籌的,是鮮衣怒馬,佩劍腰玉手持扇,看上漂亮姑娘,故作玉樹臨風,裝著人模狗樣。然后第三等的紈绔子弟,就要開始死記硬背一些風花雪月的詩詞歌賦,最不濟能夠在女子面前,生搬硬套的吟詩作對,不會動不動就跟人說我老子當什么官我爺爺麾下有什么兵馬,丟人現眼。而第二等的膏粱子弟,就更為難得了,不但要出口成章,還要著實會一些江湖把式,以及要極為熟稔英雄救美,就算美人沒有落難,也要讓制造麻煩!別不舍得砸銀子雇人演戲,切記出手退敵之際,那些地痞流氓飛出去的姿態,絕對不能千篇一律,必須是倒飛出去、橫飛出去、側飛出去,樣樣都得有!至于世間頭等的紈绔,呵呵,那就如同神龍見不見尾的江湖大宗師,同樣屬于不世出的風流人物了,那些女俠仙子遇上這種人,那就是積了七輩子的德,倒了八輩的霉!從此深陷不可自拔,往死里打她們,都趕不走。
  說書先生唾沫四濺地說到這里,竟是被自個兒給感染了,那份意氣風,仿佛自己就是這種紈绔行當里的祖師爺了,大口喝了口酒,伸出一根手指,嘖嘖道:“舉個例子,達到這種境界的紈绔,只給女人看到錢,卻絕對不給她們花錢!讓她們瞧見了那金山銀山,卻偏偏不給她花錢一顆銅錢,嘿,說不得女子們還要心甘情愿倒賠錢呢。”
  酒樓無數人心神搖曳。
  有人突然大聲道:“世上真有這般憨蠢的女俠仙子?賠了人還他娘的倒貼錢?老子第一個不信!”
  說書先生挑了挑眉頭,斜眼瞥去,“老夫不說其他人,只說那句‘十年修得宋玉樹,百年修得徐鳳年’,你服氣不服氣?!且不說那位進入京城禮部衙門當大官的宋家玉樹,就說后者,女子遇上了,還能傲氣?!”
  那人頓時吃癟啞然,想要反駁卻無從說起。畢竟他是酒樓的常客,聽多了有關那位西北藩王的傳奇故事,欽佩艷羨皆有,當然后者更多,酒樓老人很多說書,這人往往就很容易將自己代入其中,自然不愿在某種意義
  上否定了自己。
  二樓,酒樓掌柜的蹲下身,一把抱過一個孩子,低聲笑道:“團團,圓圓,爹跟你們說實話啊,以前爹走江湖的時候,也是有位女子誠心誠意喊你們爹,喊你們爹一聲‘公子’的。她雖然不是鼎鼎有名的仙子女俠,不過她可比江湖上所有的女俠仙子都厲害多了,所以也只有你們小年叔叔,才配得上她。那樣的好姑娘,嗯,爹覺得也就比你們娘親稍稍差一些了。團團,你長大以后要是還想著當大俠,有本事就給爹找那么個姑娘來咱們家當兒媳婦。”
  小男孩皺眉一本正經道:“爹,我已經有沒過門的媳婦了,我可不喜歡沾花惹草!娘也說過,好男兒對姑娘,都要一心一意的!”
  男人放低嗓音,“道理是這么個道理,你娘當然沒說錯,可是天底下的好姑娘,一般都愛慕英雄好漢,你想啊,她喜歡你,你卻不喜歡她,那姑娘得多傷心,對不對?”
  孩子陷入深思,在未過門的小媳婦和未見面的好姑娘之間,天人交戰。
  小女孩氣乎乎道:“爹!我要告訴娘親去,你讓團團喜歡好多個姑娘!”
  小男孩翻了個白眼。
  男人頓時臉色大變,咳嗽幾聲,對兒子語重心長道:“兒子啊,你長大以后一定要聽你娘的,專心專意只對一個姑娘好!就像爹這樣,知道不?!要是敢不聽話,爹就打你屁股,打得你屁股開花!你娘攔都攔不住!”
  小男孩重重嘆了口氣,得嘞,沒戲嘍,喜歡自己的好姑娘還沒見著面,就沒啦。
  他倒不是不怕自己爹,可溫柔娘親每次板起臉教訓人的時候,他是很怕很怕的。
  樓下的說書先生喝過了一口酒,笑瞇瞇道:“歸根結底,要想拳打女俠腳踢仙子,簡單的很,只要你們啊,長得能有那位西北藩王一半英俊,即可!”
  酒樓內頓時噓聲四起。
  老人猛然間一拍驚堂木,嚇得措不及防的酒客們一驚一乍。
  “老夫最先曾言,千秋興亡事,最費思量!我等市井巷弄的老百姓,升斗小民而已,既非帝王將相,也非黃紫公卿,不思量便不思量了。可終究有些不幸人啊,卻不得不舍生忘死,擋在那里,一步退不得!”
  “他們也不愿退!”
  滿堂寂靜。
  說書先生將那故事娓娓道來。
  說那邊塞兵氣連云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說那劍河風急雪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
  說了那位南疆龍宮客卿嵇六安身死之時,說那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
  說了那武當大真人俞興瑞慷慨戰死之時,身中北莽箭矢十二枝。
  說那北莽攻城晝夜不息,城外草原大軍密密麻麻如蝗群,墻上蟻附攻城觸目驚心,拒北城內外戰火通明,死戰不休。
  說到拒北城那場攻守大戰,從祥符三年初秋,一直持續到祥符四年的入夏。
  老人的語氣始終不顯得如何激昂,并未刻意渲染那份慘烈悲壯,只如一位上了年紀的街坊鄰居在訴說著不輕不重的家長里短。
  這位說書先生略作停頓,喝了口酒,放下碗后,像是在詢問眾人,又像是在捫心自問:“咱們老百姓啊,不知廟堂高低,不知江湖身前,不知沙場生死,可到底還是曉得人心冷暖的,對吧?”
  老人驟然提高嗓音,“不思量!自難忘!”
  看客聽眾們給驚嚇得隨之一震。
  然后老人說那北涼鐵騎甲天下,涼刀鋒向所指,勢挾風雷,所向披靡,天下無敵。
  說那拒北城第二次攻守戰,北莽蠻子狗急跳墻,連半壁江山的南朝西京也幾乎雙手奉送給了流州鐵騎,仍是試圖攻破那座西北邊陲第一雄城。
  說那兩禪寺的白衣僧人,在那個時候,李當心一襲雪白袈裟,獨自站在拒北城外。貧僧由南往北去,成佛不成佛,且放下。如來佛佛如來,有將來有未來,究這生如何得來?貧僧李當心,原來已過來如見如來。
  說那此役尚未結束,北涼寇江淮、謝西陲、曹嵬、郁鸞刀和昔年北莽冬捺缽王京崇,五位當世名將就聯手攻破了北莽南朝的中樞西京。
  說那薊州將軍楊虎臣、河州將軍蔡柏與薊州副將韓芳三人,三支騎軍毅然合攏,與幽州僅剩騎軍一起由河州邊境北入草原,與流州鐵騎左右夾擊,將那從拒北城撤退的北莽蠻子大軍,來一個漂亮至極的甕中捉鱉。
  說那一戰過后,重冢柳芽茯苓三座軍鎮,皆已城破人戰死。說那錦鷓鴣周康三次親身上陣,最終死于沙場,副帥李彥接過虎符,右騎軍最終只剩不足八千騎而已。懷陽關內的數萬北涼邊軍,戰至最后,竟是不足兩千人,城內城外皆是尸體。入冬之后,鮮血結冰,遙遙望去,懷陽關宛如一座赤紅關隘。北涼王親率一萬大雪龍騎軍,直接繞過潰敗的北莽主力大軍,長途奔襲,火馳援懷陽關,只見那北涼都護褚祿山坐在尸骨累累的城墻走馬道之上,手持涼刀拄地。
  說書先生停下言語,低頭慢飲一口烈酒,閉上眼睛,有幾分微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酒樓的街道上,烈日炎炎,有條黃狗趴在地上,它耷拉著腦袋,吐著舌頭。
  太平犬。
  樓內老人高高拿起那塊驚堂木,就在眾人都做好了準備聽聞那一聲拍案聲響,不料老人只是輕輕放下,大笑道:“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這方天地,群雄逐鹿,硝煙四起,處處大戰如火如荼,我輩百姓恰逢亂世,何其不幸!我輩百姓能遙聞那邊境大捷,連連報給我中原,又是何其幸運?!一生大笑能幾回,斗酒相逢須醉倒!”
  老人倒了滿滿一碗酒,舉起后朗聲道:“諸位看官聽客,可否與老夫我共飲一大碗?!喝了這一大碗太平酒!”
  一樓之內,無數聲音大笑著豪邁響起話語,“且共飲!喝便喝,怕了你這老兒?!”
  老人哈哈大笑,使勁抹了抹嘴角,重重拍下酒碗,“說過了沙場,容我老調重彈,回頭再說一說那沙場上的江湖……女子!”
  “有位天下第一卻不知姓名的刺客姑娘,手刃了北莽寶瓶州持節令!”
  “咱們的武林盟主,大雪坪徽山紫衣差一點,只差一點,便在百萬大軍叢中取了北莽太子的級!”
  “有位目盲女琴師,世間指玄第三人!”
  “那位逐鹿山教主,白衣洛陽,在第二次拒北城守城中,最后關頭,她一人便守住了正座東墻!”
  “某位朱袍女子,在北莽大軍之中瀟灑穿梭,如入無人之境!”
  “吳家劍冢的女子劍侍,背負一柄名劍素王,次次身先士卒,被北涼王笑稱為當是我涼州白馬女校尉!”
  老人歡暢大笑,高聲問道:“誰說我中原女子,只會躲在閨閣涂胭脂?誰說女子命賤不如草?”
  酒樓內女子并不少,零零散散怎么都有二三十人,聽到這里,竟是比男兒還豪氣了,幾乎人人都舉杯舉碗痛飲,甚至還有幾位氣概非凡的女子,直接拎起酒壺就喝!
  滿堂喝彩。
  趴在二樓的酒樓掌柜也忍不住拍掌叫好,大聲道:“今日女俠喝酒,一律不收錢!”
  如此一來,更是大聲叫好。
  有個魁梧漢子仰起腦袋望向二樓,捏著嗓子尖聲問道:“掌柜的,那我今兒先當回娘們,中不中?”
  酒樓掌柜愣了愣,爽快笑道:“就沖你這份不要臉的本事,像我兄弟!放開了喝,不收你銀子,我就當請你喝了!”
  他趕緊大聲道:“其他人就甭想了啊!我這拖家帶口的,可不容易!”
  這個男人身邊蹲著的他兒子猛然起身,一手按住木劍的劍柄,急急忙忙大聲道:“對!我爹總說我以后出門行走江湖的盤纏,都在酒錢里頭呢!可不能人人都白喝酒!”
  笑聲不斷。
  說書先生找機會給掌柜圓場,馬上轉移話題,一拍驚堂木,故意問道:“可有人聽說一句話?天不生你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
  酒樓內果然重新被吸引視線,事實上這句話在江湖上的確有所傳聞,但流傳不算太廣,畢竟新的江湖,是祥符十四魁我獨占三魁的軒轅青鋒領銜的那座嶄新江湖,十大宗門也好,四方圣人十大散人也罷,加上每年都有層出不窮的仙子公子,而且之前數年一直戰亂不斷,對于這句有關春秋老劍神的名言,尤其是這座小鎮附近的酒客,實在是有些生疏,若非這位酒樓說書先生多次順帶提及過,恐怕早已無人知曉內幕,畢竟李淳罡王繡在內的春秋四大高手,隔著好幾個輩分的那一代老江湖,真的很遙遠了。
  說書先生笑問道:“這位劍道老神仙曾經萬里借劍給過新劍神鄧太阿,那么老夫就要忍不住問了,若是天不生你鄧太阿!咱們這人間又當如何?”
  這個問題有點高,有點遠,所有讓人有點懵。
  事實上有關這位桃花劍神在拒北城關外戰場,到底做了什么驚世駭俗的舉措,中原江湖這邊一直沒有怎么聽說,仿佛那趟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關外宗師大戰,身為武評四大宗師之一的鄧太阿,表現反而最是籍籍無名。
  就在所有人都被吊起胃口的時候,老人笑瞇瞇緩緩拿起驚堂木,只是不等老人拍案,就有人笑罵道:“狗日的劉老夫子有存心坑人不是?稍等!別他娘的來啥‘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老子今天就要聽到答案,只要你現在肯說,我郭春鷹就買你們酒樓最貴的酒,十壇!”
  “豪氣!”
  “真英雄!”
  “兒孫滿堂,必須的!”
  “咱要是個娘們,早就給郭好漢暖被窩了!”
  身材高大的郭春鷹站在原地,雙臂環胸,看似豪氣干云,其實正在心里偷著樂呢,琢磨著只有十壇是不是喊少了?
  他是當地出了名的游俠兒,的確仗劍走過江湖,見識過好一些大俠仙子,當然了,都是遠遠看見過而已,屬于他一眼就能認出他們,他們瞪大眼睛也不認識他郭春鷹。
  郭春鷹最值得自負的一件事,那就是早個四五年,去過劍州的徽山大雪坪,回來之后,逢人便說那座缺月樓是如何高聳入云,那位徽山紫衣是如何一夜觀雪悟長生,好似他當時就蹲在那位女子盟主身后,真相則是郭春鷹徽山是去過了,但是跟絕大多數江湖人如出一轍,都是止步于牯牛大崗以下,那座名動天下的缺月樓,倒是還真能夠遠眺而得。
  就在此時,酒樓掌柜的大聲道:“十五壇,郭英雄,有沒有這份英雄氣概啊?!”
  郭春鷹好不容易壓下翹起的嘴角,故意冷笑道:“十五壇算什么?二十壇!你們酒樓隨便挑個二十桌客人,每桌一壇!”
  原本蹲在階梯上的一個店伙計立即高聲道:“得嘞!二十壇上好的江南花雕!”
  劉老夫子頓時有些犯愁,當下襠下都很是憂郁啊,他哪里知道沒了桃花劍神鄧太阿人間會咋樣,在老人看來,還不是該咋樣就咋樣?還能咋樣嘛?!他的初衷是隨便拋出一個有嚼頭的包袱,等到酒客散去,大可以跟掌柜的討教答案,要知道他每日的說書內容,可都是事先酒樓掌柜給出的詳細脈絡,他不過是在細處雕琢潤色而已。就在年邁說書先生偷偷望向二樓,希望掌柜能夠幫他從坑里刨出來的關鍵時刻,酒樓外頭的青石板街道上,傳來一陣急促如夏日暴雨的清脆馬蹄聲。
  聽著像是在酒樓外停馬了?
  這馬匹,在他們這山清水秀卻也見識短的地方,那可絕對是稀罕物,小鎮方圓百里,恐怕就只有那座半荒廢的小驛站才瞧得見,而且那三兩匹也瞧著老劣干瘦。之外連鎮上縣衙都沒有,只有前些年大仗最緊張的時候,聽說鄰居那座大縣城外頭才有一股騎軍經過,十數騎而已,是很后面才知道那是昔年燕敕王麾下的斥候偵騎,瞧見過那十數騎的家伙,據說與人說話的時候,嗓門都要大幾分,腰桿子直得比山上竹子還直。很快就有店伙計小跑出酒樓,頓時瞪大眼睛,滿臉匪夷所思,還真有那種騎得上馬的豪客來咱們酒樓喝酒啦?
  店伙計數了數,剛好一只手,總計五騎。
  那五人翻身落馬后,也沒拴馬的意思,就直奔他們酒樓大門走來。
  然后店伙計咽了咽口水,說不出話來了。
  不敢說。
  因為那撥客人,個個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
  居中一人,一襲青衫而已,脖子上騎著一個漂亮女孩。
  他笑臉燦爛,抬頭望著那塊“兄弟樓”的金字匾額,自言自語道:“這字……可真難看,小地瓜,比你爹差遠了,對不對?”
  小女孩把尖尖的下巴擱在男人的腦袋上,緩緩道:“兄!弟!樓!唉,這酒樓的名字可真不好聽。”
  男人笑道:“好聽得很!所以字寫得這么鬼畫符,我就忍了!”
  男人左邊,是一位腰佩雙刀的白衣女子……男人?總之雌雄莫辨,俊美非凡。
  男人右邊,是一位背負紫色長匣的女人。店小二沒啥世面,只是覺得自己雖說沒見過江湖上的女俠仙子,可眼前這兩位,肯定比所有江湖仙子女俠加在一起,還要好看!
  男人身后,跟著一位臉色微微冰冷的青衣女子,總算沒有長得那么漂亮到嚇人,可這也是相對而言。
  酒樓伙計鼓起膽氣,顫聲問道:“幾位客官,這是來咱們兄弟樓喝酒?”
  男人微笑問道:“難道不賣酒,只能吃飯喝茶?”
  酒樓伙計尷尬道:“不會不會。”
  男人揮手笑道:“不用管我們,小哥你忙你的。”
  酒樓伙計如釋重負,又很是失落,再顧不得什么,低頭小跑回酒樓。
  這一行人跨入酒樓門檻后,酒樓大堂很快就寂靜一片。
  為青衫男子環顧四周,然后抬起頭,望著那個呆若木雞的酒樓掌柜,嘴角翹起,高聲喊道:“姓溫的店小二!”
  這一行人的出現,本身就是最大的奇怪光景,所以當這個英俊風流的男人喊話略顯古怪,就沒有人計較了。
  不但是一樓大堂三十張酒桌客人,就連二樓十數張酒桌客人也都紛紛起身,站在欄桿俯視這撥瞎子也看得出的……貴客。
  原本一直懶洋洋趴在圍欄上的酒樓掌柜,不知何時已經挺直腰桿,不知為何眼眶有些泛紅,聽到樓下大門口那個男人的喊話后,嗓音沙啞道:“在。”
  男人身邊的那對孩子,都仰起腦袋,有奇怪為什么他們爹會這么“不好客”了。
  那人又大笑問道:“有無美酒?”
  二樓的酒樓掌柜深呼吸一口氣,“有!”
  那人接著問道:“有無好肉?”
  二樓,那個已經離開江湖很久的瘸腿男人,扯開嗓子回答:“有!”
  那人略作停頓,問道:“有無木劍?”
  曾經狗刨走過江湖,也曾經在京城贏得過溫不勝這個偌大名號的男人,咧嘴笑道:“沒了!”
  樓下男人哦了一聲,高聲道:“那有無……兄弟?!”
  早已不是什么木劍游俠兒的酒樓掌柜,這個落魄離開那座江湖、然后在家鄉娶妻生子的溫華,抬起那條還沒有折斷的胳膊,擋在自己眼前,好像是不希望所有客人看到他的模樣,用帶著壓抑的哭腔,笑道:“還有。一直有的!”
  小女孩擔憂喊道:“爹?”
  男人胡亂一抹,放下胳膊后,開心笑道:“沒事沒事,爹是高興的……你們那個小年叔叔,來咱們家了……走走走,跟爹一起下樓!”
  他牽起女兒的手,兒子則輕輕扯住他另外那只袖管,三人一起快步下樓。
  酒樓門口,被男人昵稱為小地瓜的小女孩,幫她爹輕輕伸手抹去他臉上的“酒水”,嘆氣道:“爹,真不是我說你啊,雖然你說過大丈夫的這玩意兒,不是那啥眼淚,得稱為‘酒水’才對,可你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也太丟臉了吧?”
  男人默不作聲,只是望向那個帶著倆孩子朝他們走來的家伙,一瘸一拐。
  雖然早就知道,可是當他真的看到這一幕后,他低下頭,輕輕呼出一口氣。
  等到那家伙走近后,他抬起頭,笑問道:“姓溫的,腿瘸了?咋整的?大街上調戲良家,給拾掇的?”
  “小事,都不算事兒!”
  “嘖嘖,你不是說有兄弟嗎?也不管你,我看那家伙真不咋的。”
  “可是我的兄弟,當過天下第一,用過我的劍招,打得拓拔菩薩抱頭鼠竄!你有這樣的兄弟嗎?姓徐的,全天下你能給我找出一個來?半個都算你本事!”
  “這倒是真沒法子找得到了……可見我運氣不如你,我的兄弟不如你的兄弟嘛。”
  “呦,姓徐的,臉皮跟當年沒啥兩樣啊。”
  “可是你不一樣了。”
  在姓徐的說出這句話后,溫華欲言又止,最終只是翻了個白眼,把兩個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先后輕輕拽在身前,又先后拍了拍兩顆小腦袋,“兒子,叫溫良,女兒,叫溫秀,小名團團圓圓,喜慶得很!團團,圓圓,喊徐叔叔,不喊也沒關系。”
  兩個孩子明顯都有些好奇和害怕,還真……不喊了。
  好像這就有些尷尬了啊。
  溫華撓撓頭,這給鬧的。
  徐鳳年伸出手指,指了指坐在自己脖子上的閨女,“我女兒,徐念涼,綽號小地瓜,喜歡瘋玩,所以曬得有些黑。對了,小地瓜,喊溫大俠。”
  皮膚微黑的小地瓜比起當初的那塊小黑炭,其實已經白了許多,她快在自己爹耳邊竊竊私語,疑惑問道:“爹,不是應該喊溫叔叔嗎?怎么要我喊溫大俠啊?”
  徐鳳年小聲解釋道:“那家伙最好面子,喊溫大俠比喊溫叔叔更管用,等下咱們能不能白吃白喝,就靠閨女你了。”
  全部聽在耳朵里的溫華嘀嘀咕咕罵了一句娘,不再理睬這個姓徐的王八蛋,抬起頭,笑道:“小地瓜?長得真俊,肯定隨你娘親,得虧全部像你娘,要是隨你爹一點半點的,以后可就真要懸乎了。”
  小地瓜沒聽她爹的,笑著喊道:“溫叔叔!”
  溫華聽到后笑得合不攏嘴,連忙點頭道:“乖!真乖!”
  徐鳳年無奈道:“對了,我身邊這兩位呢……你就喊嫂子吧,記住嘍,不分大小的啊,喊錯了,自己收場!我可是天大地大媳婦最大,只會幫著揍你。”
  溫華先罵了一句滾蛋,然后望向她們,一本正經道:“弟媳婦們好啊!在下姓溫名華,曾經綽號太多,且不去提,如今不幸正是姓徐的兄長,的確是有些家門不幸,哈哈,以后我這個不成材的小弟,就麻煩兩位弟媳婦多照顧了,別看不上他,就真算看不上,也行,勉強將就著過日子得了,既然不小心嫁了,就只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嘛。”
  徐鳳年剛放下小地瓜,聽到這鬼話連篇后,忍不了啊,作勢要抬腳踹人。
  溫華心有靈犀地同樣抬腿,只不過顯然這個男人在那一刻,忘記了自己瘸腿了,頓時就要踉蹌跌倒。
  徐鳳年迅踏出兩步,扶住他的肩膀后,輕聲道:“姓溫的,對不住了。”
  溫華不以為意,嫌棄道:“滾滾滾,這話老子不愛聽,還想不想喝酒了?!”
  不等徐鳳年說什么,溫華轉身大聲道:“今兒我這酒樓,所有人喝的酒,都算我請客!”
  只是很快溫華就被徐鳳年挽臂捂住嘴巴,哈哈笑道:“諸位英雄好漢女俠,別當真別當真!咱們姓溫的說酒話呢,天底下哪有到了酒樓喝酒不需要掏銀子的道理!根本沒有這樣的道理嘛!”
  等到徐鳳年松開手臂后,溫華跟著厚顏無恥道:“喝高了,哈哈,喝高了。”
  惹了眾怒的溫華識趣地亡羊補牢,“不過今兒酒樓的酒水,一律八折!”
  這還差不多。
  然后溫華給說書先生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繼續說書,隨便說便是。
  最后溫華領著徐鳳年一行人走上二樓,好說歹說才跟一桌客人要了張桌子,代價就是酒樓贈送給他們十壇花雕。
  一張桌子四條長凳,溫華和徐鳳年面對面各占一條凳子,溫華倆孩子坐了一條,姜泥和白狐兒臉破天荒坐在一條凳子上,小地瓜擠在中間。
  叫溫良的小男孩時不時偷瞄那個綽號小地瓜的家伙,只是他每看一次,她就立馬回瞪一眼,還不忘揚起一次拳頭。
  然后一個故意把腰間木劍輕輕放到桌上,后者就把狹長小木刀重重放在桌上。
  針鋒相對。
  樓下大堂中央的老先生又開始說書,只要暫且撇下桃花劍神鄧太阿那一茬,老人就十分熟稔路數了,再次漸入佳境,滔滔不絕。
  又兩碗酒喝下肚子后,可就真有些喝高了,有些舌頭打結,也說了些不當講的話語,只不過在這遠離是非的小鎮,也無人當真深思,更無人上心罷了。
  老人說“我以桃花賒春風,試問神仙給不給?我以綠蟻買中原,敢問帝王賣不賣?”
  之后有人詢問那位西北藩王到底去哪了,都聽說是戰死在了北伐草原途中,也有說是病死在去往京城的路上,但也有人說是卸甲歸隱了。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感慨唏噓道:“死了,自然是死了。你們想啊,一次次大戰,光是跟拓拔菩薩,就在西域、龍眼兒平原和拒北城,接連打過了三場,更別提那些層出不窮的天上神仙了,之后更要馬不停蹄率領麾下鐵騎北上攻打草原,唉,咱們這位年紀輕輕的異姓藩王,積攢了太重的傷勢,委實是積重難返吶,惜哉惜哉!天妒英才,一語中的啊!”
  二樓,徐鳳年差點一口酒噴出來,瞪眼道:“這也是你教的?!”
  溫華沒好氣道:“張老夫子自己瞎編的,我聽著挺舒坦。”
  很快樓下就又說道:“功名只向馬上取,脫鞍暫入酒家壚。好一個脫鞍暫入酒家壚啊!那位北涼王若是還在世,又若是能來這棟酒樓,老夫雖是一個破落書生,卻也愿意對他作揖致禮,長揖不起!”
  徐鳳年笑瞇瞇道:“聽著挺舒坦。”
  溫華呲牙咧嘴,“老子回頭就扣他工錢!”
  這個時候溫華媳婦小跑上樓,看到這一桌人后,她有些羞赧,一時間咬著嘴唇不知如何開口。
  徐鳳年趕緊站起身,沉聲道:“徐鳳年見過嫂子!”
  不但是徐鳳年,就連姜泥和白狐兒臉兩人都站起身,小地瓜更是清脆喊道:“嬸嬸好!我叫小地瓜,哦不對,我叫徐念涼,懷念的念,北涼的涼!”
  她連忙對徐鳳年施了個萬福,然后對那兩個能夠讓世間所有女人都自慚形穢的弟媳婦微笑致意,最后對可愛的小地瓜笑著柔聲道:“小地瓜,你好。”
  小地瓜報以一個大大的燦爛笑臉。
  徐鳳年輕聲道:“嫂子請坐。”
  她歉意道:“我就不坐了,這就去后廚那邊,給你們哥倆炒些下酒菜,手藝不好,別見怪。”
  她雙手攥緊衣角,哪怕自己男人的這個兄弟,和顏悅色,比想象中要好相處太多,但她顯然還是十分緊張,猶豫了下,看了眼轉頭對自己笑的男人,還是鼓足勇氣對徐鳳年說道:“自從認識溫華起,他就一直念叨你
  ,他真的……這輩子除了他親哥哥之外,就只把你當兄弟了……對不起,我先下樓了。”
  不等溫華和徐鳳年說話挽留什么,她就已經轉身下樓去了。
  徐鳳年說道:“姓溫的,你能找到這樣的媳婦,是這個!”
  他伸出大拇指。
  溫華挺起胸膛,滿臉理所當然道:“我是誰?”
  徐鳳年嘿了一聲,伸出兩根手指,“可惜我啊,還是比你強一些,現在就有……”
  不等徐鳳年得意洋洋說出“兩個”這兩個字眼,就只聽姜泥冷哼一聲,白狐兒臉更是冷冷斜瞥一眼。
  酒桌上只剩下剛才客人留下的小半壺酒,很快就給兩人分完,徐鳳年咳嗽一聲,挑眉道:“姓溫的,酒呢?!”
  白狐兒臉站起身,冷笑道:“我去拿,記得等下好好喝,慢慢喝。”
  徐鳳年正襟危坐,如同慷慨赴死,使勁點頭。
  姜泥也站起身,“我去后廚幫忙。”
  小地瓜乖巧伶俐地附和道:“我也去!”
  溫華揉了揉女兒的腦袋,“圓圓,幫忙帶路。”
  小女孩臉皮薄,好不容易壯膽子想要喊一聲徐叔叔或是小年叔叔,沒想到那個家伙對她做了個鬼臉后,到嘴邊的稱呼一下子就給嚇沒了,趕緊跑。
  小男孩溫良是最后動身,跑出去幾步后,轉身喊道:“小年叔叔!”
  徐鳳年點頭笑道:“這次來得急,忘了帶見面禮,叔叔下次一定補上!”
  小男孩使勁點頭,剛轉身跑出去幾步,又轉頭喊道:“小年叔叔,我爹說喊你老丈人也是可以的!”
  徐鳳年這下子是真一口酒噴出來了,估計就差沒有一口老血了。
  真他娘的是百感交集啊。
  溫華一只手捧腹大笑。
  喝完各自碗中最后的酒,兩人都沒有再開口。
  樓下說書先生也說到了尾聲。
  “縱有千種風情,縱有萬般豪情,與誰說?有誰聽?”
  “世間人,縱是不舍,終有離別。世間事,縱有遺憾,且放心間。”
  徐鳳年點了點頭,轉頭問道:“溫華,你這說書先生哪里請來的,說得真好。”
  溫華笑道:“當年這位老夫子是偶然路過這棟酒樓,我那會兒還只是個店小二,不過聽著老先生說話那股子酸勁,很像當年的你,就勸說老掌柜,給留下來了。就想著讓他說一說你的江湖故事……”
  溫華舉起碗,現沒酒了,也沒放下,“聽著聽著,就越想著將來有一天啊,一定要讓老張在咱哥倆都在的時候,我請他坐下來,然后請你請他喝一杯酒。”
  徐鳳年也舉起空碗,跟溫華碰了一下,“應該的。”
  白狐兒臉拎來三壺酒,不算好,更不貴,但滋味夠烈,僅此而已。
  溫華在她把兩壺酒放在酒桌后,一拍額頭,“酒樓雖然不賣你們北涼的綠蟻酒,可我還藏著好幾壇的啊。”
  徐鳳年笑道:“急什么,先喝著。”
  溫華點頭道:“是這個理兒,咱哥倆總算到了可以放開肚子喝酒吃肉的好時候了,不用擔心有了這頓沒下頓,是該多喝些。”
  白狐兒臉沒有落座,拎著那壺酒走向圍欄,遠遠背對這兩人。
  溫華輕聲問道:“過得還好?”
  徐鳳年想了想,“還行。”
  溫華笑道:“我過得比你好些,所以今天這頓酒,我請。”
  徐鳳年白眼道:“何以見得?”
  溫華伸出拇指,指了指自己背后,“我有倆孩子,你只有一個!”
  徐鳳年本想說比一比媳婦的數量,突然想到腰佩繡冬春雷的白狐兒臉,她就在那里站著呢,只得咬牙切齒道:“算你狠!”
  當說書先生不再說書說故事,酒樓上下的酒客不再續杯添酒,也就很快散去了。
  在喝完兩壺劣而烈的燒酒后,溫華起身去拿那些珍藏已久的綠蟻酒,還把那位年邁先生拉到二樓,徐鳳年也起身敬了老人一大碗綠蟻酒,當時老人忙不迭起身,雖然對方讓他隨意,老人還是盡力喝了小半碗。
  老人只知道那個不算太年輕的男人,是酒樓掌柜的兄弟,大概是叫小年來著,倒是跟北涼王徐鳳年都有個年字來著。
  老人喝過那一碗果真燙口燒腸子的綠蟻酒后,就搖搖晃晃告辭下樓去了,覺得今天喝了這么多酒,意思也到了,尤其最后承受了那個陌生男人的敬酒,覺得有些……挺值得驕傲的,至于到底為何,老人醉了七八分,不去深思,也深思不得了。
  這一天,徐鳳年終于又喝醉了。
  在他走完第一趟離陽江湖后,然后回到涼州,回到那座清涼山,很奇怪,在那之后,好像就真的再沒有喝醉過酒。
  兩撥女人孩子們,就坐在二樓遠處的酒桌上,從頭到尾,都不去打擾那兩個喝酒聊天的兩個男人。
  徐鳳年醉著說他找了個四面環山的地方,帶著她們隱居。
  說他們都認識的李東西,和一個叫吳南北的小和尚去了江南道,要建造一座寺廟,因為等有了廟,就有了香客,有了香客就有了香火錢,有了香火錢,就算他成不了佛燒不出舍利子,也能有錢給東西買胭脂水粉了。
  說他弟弟徐龍象也找著了滿意的媳婦,那個叫慕容龍水的女子為了黃蠻兒,愣是從兩百斤的胖子,變成了百來斤重的女人。
  說他一定要找到那個叫陳芝豹的家伙,不相信這個狗屁白衣兵圣真的死了,一定要當面問一個為什么。
  說他本來想要介紹溫華一個叫趙鑄的家伙認識認識,只可惜那個王八蛋太小氣,連請人喝酒都不樂意,還是算了。
  說一個曾經名字是趙篆的家伙,跟他的媳婦在北涼道陵州安家樂業了,當了個私塾先生,挺好的。
  說前任武當掌教李玉斧走得不應該,不值當,哪怕那個年輕道士是為了天下蒼生。
  說你溫華是沒能瞧見那萬千謫仙人如雨落人間的盛況,太可惜了。
  說他不知道以后自己的徒弟余地龍,能不能弄真的成為6地蛟龍,成為人間那最后一位6地神仙。
  說他徐家如今改成了北涼道經略使府邸,不能帶你溫華去那邊擺闊了。
  ……
  夜幕中,徐鳳年醉得趴在酒桌上,溫華也是一模一樣。
  已是醉得不省人事。
  徐鳳年說著不知是醉話還是夢話,“小二,上酒!”
  溫華還是一般無二,小聲呢喃,“唉!客官酒來啦~”8 《雪中悍刀行》僅代表作者烽火戲諸侯的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