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墜落成神》 最新章節: 后福(11-20)      重生之熊貓修仙記(11-20)      農家內掌柜(11-20)     

叮寶

  這次陸悠然終于見到了神胭,兩祖孫對立而站,誰也不想先開口,因為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兩人之間存在著一條永遠無法消去的隔閡。
  又過了十多天,痛苦了一天一夜,陸悠然終于產下一女一子。
  抱著襁褓中的孩子,陸悠然忍不住對神胭譏諷道:“這次……先后順序你沒搞錯了吧?不少字!”
  神胭喉頭一苦,蒼老的臉上訕訕的,手指頭都輕微發顫,“沒,沒錯,我親自接生的!是姐弟!而且你看他們的靈體,姐姐是六尾鳳凰,弟弟是六尾狐貍。”
  六尾……狐貍?
  陸悠然心頭一緊,沒想到,還是遺傳到了阿烈的六尾,短命的六尾。
  唉,九尾的血脈,又該何去何從。
  “按照規矩,咱們只能撫養這個先出生的女孩子,后面那個男孩子得交托出去,你看……交給誰好?”神胭小心翼翼的提問著。
  “呵,規矩,分家都死光了你還想著這樣的規矩?!”陸悠然也笑的好苦澀,因為林家,古家和黑家,她也沒少殺人。神胭是自斷墻腳,她又何嘗不是?
  “你別擔心,既然是規矩,我自然會遵從。至于送給誰就不用你操心了,等這兩個孩子足月了,我自己去辦!”
  一個月后——
  站在這熟悉的瘴氣之中,看著手中稚嫩的幼子,陸悠然沉浸在自己的回憶里。
  默默的將一片冰藍色的玉玨栓在孩子細嫩的脖頸上,陸悠然低聲喚道:“鬼王!”
  隔了一會兒,一個高大的骷髏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
  陸悠然靜逸微笑的看著鬼王,但是她渙散的焦距,卻似乎是在透過鬼王看著另一個人,“還記得上次來到這兒,我因為跟阿烈他**媽打架去了,就把你給忘在這里了,沒想到過了這么久,你還記得我。”
  鬼王不知道如何修煉的,但是一雙燃燒著鬼火的眼眸卻展示出了他越漸增強的實力,空洞的男音從那森白的牙齒中出現:“再造之恩,永世不忘!”
  “鬼王,我這次來,是想托付你一件事情……”
  ……
  中京神殿內,神胭正緊皺著眉頭不停地翻書,嘴里還不住的嘀咕著:“這個字?不好,不好。這個呢?嗯……感覺以前林家的一個丫頭好像也是叫這個。唉,現在取個名字真難。”
  送走二兒子,只身回來的陸悠然,一進門就看到神胭手里一本巨大的字典,和她手下一張畫滿了墨團的紙張。
  “你在干嗎?”小說網不跳字。
  神胭聽到聲音,抬頭看著陸悠然,臉上不自然的笑了笑:“你回來啦,我在給孩子想名字呢。”
  這段時間以來,兩人的相處一直很困難。比陌生人還陌生。
  陌生人起碼還有變成朋友的時候,但是她們兩個人,永遠都不可能變成朋友。
  陌生人起碼可以老死不相往來,但是她們連個,卻必須互相扶持。
  “你不用想了,她的名字我已經想好了。”
  “想好了?”
  “嗯,小名就叫芝麻,大名叫神芝吧。”
  神胭頓時被這個小名雷的焦煙陣陣。
  神胭永遠都不會明白,陸悠然給孩子取這個小名是因為——她在以前的世界曾經幻想著回家的時候,對著大門喊一聲“芝麻開門~”,屋里的兒女就能出來幫她開門。
  總而言之,這就是她少女時代的惡趣味。
  不過對于陸悠然的任何決定,現在的神胭都不會反對,對于這個外孫女,神胭的心態的復雜的很。正是這種奇妙的復雜,讓她妥協到幾乎言聽計從的地步了。
  但是縱然不會反對陸悠然的決定,神胭卻也不想和這個外孫女過多的接近。兩人的仇怨是無論如何的化解不開的,既然如此,又何必拿自己的老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呢。
  所以神胭把滿腔的熱情全部傾注在陸悠然的大女兒——神芝身上了。
  神胭對這個曾外孫女神芝的寵愛,比當年對親孫女神月的寵愛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當年她雖然疼愛神月,但是神月父母雙亡,她還要擔負起教養的義務。
  但是神芝不同,陸悠然幾乎一天到晚都是冷著一張臉,神芝一看到她媽媽還不用說什么就先害怕起來,所以陸悠然教育的非常順利。既然已經有人扮黑臉了,那么神胭就只管扮白臉照顧孩子的衣食起居就行了。
  三年后,神芝已經長成了一個一頭紅發的小丫頭片子,眼眸也是紅色的,特別是她的脾氣,頗有夏侯烈當年的風范。
  陸悠然也偷偷的去看過寄養在彼岸沼澤里的兒子,那小子卻是黑頭發黑眼睛,也不知是繼承了誰。
  日子一天一天過的很是平淡,但是陸悠然的心底卻越來越不安,總覺得有什么正在等著她。
  望著園子里,正在逗弄神芝的沈諾和黑坎,陸悠然終于想起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了,“最近怎么都沒看到迦南?!”
  沈諾神態自若的擦拭著神芝小嘴邊的餅干碎屑,倒是黑坎眼睛不自然的漂移著。
  “上次好像聽迦南說有個什么任務……”沈諾的聲音平淡的沒有一絲波瀾,仿佛閑話家常一般。
  “哦~”陸悠然也就沒有再問下去了。
  又過了十多天,在園子里逗弄神芝的人只剩下黑坎了。
  “沈諾怎么最近也沒來?”陸悠然仿若不經意的問道。
  “好像是西方的一個子公司出問題了,他一直忙的走不開。”黑坎接話倒是接的ting溜。
  奈何陸悠然細瞇著眼睛直直的盯著他,不再吃這一套了,“再過半個月,是不是連你也要失蹤了?!”
  黑坎身形一拘,開始緊張起來。
  “表弟,我這些年雖然是不太管事了,但是怎么也是生死場上走過來的人。你們的悲哀哪怕藏的在深,也沒有我深。”
  黑坎抿抿嘴唇,眨眨眼睛,做了一個決定,“來人,把神芝帶到別處去玩。”
  “是!”
  見到神芝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黑坎才幽幽的問道:“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他們發生的事情,一定與我有關!”陸悠然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為她發現自己的那個保存墜落之淚的空間里,突然多了一顆眼淚,是迦南的。
  到底迦南是碰到了什么事情呢?
  “表姐,神月回來了...”
  神月?
  陸悠然腦中瞬間浮出一個畫面,那個穿著黑底金鳳長裙的女子,手中握著一顆跳動的心臟,站在紅毛身后……
  “她終于,回來啦~”
  戴上那許久不曾戴過的面具,握住那許久不曾握緊的裁決,陸悠然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升入八階之后,她慢慢的竟然有了察覺命運,上體天心的能力。原來所謂的神罰,神意,是真的可以得知的。
  所以這幾年來她一直安靜的等待著,不爭不吵不鬧的等待著,等待著這最后一刻的到來。
  “你要去哪?!”一推開房門,神胭就橫眉怒目的站在門外。
  陸悠然眉頭一揚,嘴角帶著絲絲譏諷,“你別搞錯了,不是我去找你孫女麻煩,而是你孫女來找我麻煩。”
  神胭狠吸了一口涼氣,神態焦急道:“你別去,我去!我去找她談!”
  “談?!還有什么可談的!!她殺了阿烈,我認了,這tmd的是我的命。她殺了迦南,我也認了,我這輩子就是來欠債的,債再多我也不愁。但是她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殺沈諾!我這輩子如果說愧對了誰,那么就是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沈諾。”還有一個是……
  神胭怔怔的看著陸悠然走出房門,但是在她馬上又伸手拉住了陸悠然,這是神胭第一次主動觸碰陸悠然。
  “你不要去,月兒她已經不是三年前的月兒了!她去了一趟西方之后,不知道經歷了什么,現在已經是七階的頂峰了,只是因為她的靈體是四尾鳳凰,這輩子最高也只能升到七階,所以才沒有敲響創神鐘。”
  是的,這才是神裔家族最值得驕傲的地方,只有宗家神裔的孩子才有六尾的靈體,才有進入九階的權利,才能夠敲響創神鐘。
  其他的凡人,不論如何修煉,都走不上這條路。
  但是姚秘書顯然并不在意這一點,他只要有強者聽他的命令就行。成不成神,他壓根就不在意。
  透過神胭的眼底,陸悠然看到她內心深處的擔憂,忍不住自嘲,又一個……關心自己的人。
  “外婆,你知道當年黑水為什么會把她藏了幾十年的秘密告訴你嗎?”小說網不跳字。
  “……”神胭閉嘴不答,但是眼神卻開始驚慌起來。因為她知道,這個答案,一定不會是她想要聽到的那種。
  “因為~我當時發出了一道神諭,一定要為她報仇,否則……穿心而死。但是外婆,我食言了!因為我恨黑水,打從心底的怨恨她,我情愿自己穿心而死,也決不讓她如愿!”陸悠然一字一頓說的很慢,慢的這些話就如同重錘般痛擊在神胭心上。“所以~不要再試圖阻止我了,這是我的命!”
  “反正我無論生死……都是JiMo的...”
  這次,神胭沒有再阻止她的離去了,只是在這個所謂的外孫女走后不久,用手掌捂著嘴,痛哭著。她把嘴捂的死死的,不讓一絲哭聲流露出來。直到此刻,神胭才明白,親眼看著至親的親人去死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特別是這兩個人,一個是直系血脈的親外孫女,一個是自己一手帶大的親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