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限秒殺》 最新章節: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我要的幸福(大結局)(08-18)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凌波舞的詛咒(08-18)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媽媽(08-18)     

網游之無限秒殺1983 春天的宮殿圖


  我的離開還是帶來了連鎖反應,不到兩周的時間,飛天和鮮血盟約兩大中國區主力行會先后宣布離開游戲了。
  卓云飛離開,是因為作為商人的他貫徹了和我一樣的原則,那就是天下為家的原則,他把自己的一大部分會員都轉到了實體戰場,和我的公司模式完全一樣。而鮮血盟約離開,則是因為他們年輕而神秘的女老大血光高手寂寞了,她的義姐是獨戀秋雨,她心中最大的對手是我,我們倆都離開了,她不寂寞等什么。
  不過,這個小魔頭并沒有離開游戲領域,她帶著自己的鮮血盟約先后入駐了10多款普通網游,都成為了那款游戲中的霸主。
  癡心難改和花開花落在為澳大利亞付出了3年的寶貴時光后,終于轉回了中國國籍,兩個頂尖高手很快就進入了非凡成為了非凡軍團最強的中堅力量,所以,雖然非凡的國內團隊只剩下了區區50萬人,可仍舊是小強一枚,死死守住了齊格力之城,一直到他們退休為止。
  我把工作上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后,在11月的時候上線了,這一次上線,是難以割舍游戲里的一群兄弟和幾個NPC:我兒子圣·布魯克,我的好戰友萊特、馬努哈克以及退休的沃爾夫和克萊查拉等人。
  和NPC們坐在一桌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時候,萊特一直坐在我的身邊,時不時的照著我的脖頸砍一記手刀,對于我最終之戰沒有讓她出場耿耿于懷。
  我只能說,因為極愛,所以不想讓你靈魂凝聚。
  可是這話我只能放在心里,說出來就完蛋了。
  可是今天的萊特不但說了,而且還做了。
  真不知道游戲里的烈酒是什么做得,居然也把我喝的懵懵的,一大壇子大麥酒下肚,我居然喝多了,被萊特背進了帳篷里。
  萊特關上了門簾,當著我的面脫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那無數男人都向往的完美嬌軀。
  我還想控制住自己的心魔,只可惜她已經迫不及待了,三下五除二就脫光了我的衣服,坐在了我的身上,突如其來的讓我進入了她那寶貴的空間!
  我傻了,用力的推她,卻怎么也推不開,不是掌控力不夠,而是她哭了,哭得很傷心,“小非,你是不是準備這一別就再也不來這個世界了?你讓我情何以堪?你知道不知道?我一直都很愛你!”
  內斂的萊特,今天瘋狂的不像本人。
  也正是這一席話,讓我放棄了抵抗,積極的迎合著她。
  她肆意的在帳篷里喊叫著,扭動著自己完美的嬌軀,把自己多年來為我而留的青春肆意的宣泄著,“小非,讓我體內留下你的痕跡吧,給我留點念想吧!”
  我難受的流不出眼淚了,我知道,她的念想是什么意思。
  于是,我一瀉千里,為她保留了她想要的念想。
  ……
  下線之后,帶著一顆懺悔的心,我把工作室里所有和我有曖昧的女人都叫到了自己的房間里,當著她們的面,雙膝跪倒,承認了自己對萊特、對凌波舞、對洛嵐犯下的罪行。
  看著哭都哭不出來的我,寶貝沒好氣的笑著,而小靜則壞壞的笑著,笑得別有深意,讓我忍不住站了起來,“你們……到底笑什么?”
  寶貝終于忍不住公開了謎底,“哥哥,你覺得在《圣戰》中,真人扮演的NPC只有我一個嗎?”
  我大驚失色,“那、萊特是誰?”
  寶貝的目光轉向了小靜。
  小靜忍住了笑意之后,終于開口了,而且是語出驚人,技驚四座:“哥哥,萊特是以我為原型制造出的NPC,她幾乎拷貝了我的所有的言行舉止和思維方式。”
  寶貝繼續道,“其實《圣戰》的NPC模式也是一個大膽的革新,而我和靜靜就是試驗田里的小白鼠,寶貝和萊特,其實都是我們倆的編程,只是,寶貝更智能化一點,因為寶貝的設置完成之后,是有光感眼鏡的,只是和你們的不太相同。”
  我如夢方醒,“那,萊特呢?”
  小靜羞赧一笑,“原先沒有,今天剛做好,哥哥,謝謝你,我真的沒想到,你愿意為了我公開自己的罪行,可是,這一次明明是我故意勾引你……”
  我沉默了。
  寶貝和小靜走到我身邊,抱緊了我,“哥哥,對不起。”
  我深吸了幾口氣之后,問道,“那洛羽呢?”
  寶貝說,“也有原型,哥哥,如果你愿意見她,我們就把她接來,跟咱們一起住,她比咱們年長幾歲,是咱們的姐姐,也是在這款游戲里對我幫助最大的一個人。”
  我擺擺手,“我只希望她過得好,就可以了,多余的我不想,你們應該聽見,我叫過她媽媽的”
  寶貝有些難受了,“哥哥,為了《圣戰》,我把你折磨的太慘了。”
  我說,“既然如此,那你就一輩子不能和我分開,算是贖罪吧。”
  “嗯,我們永遠不分開。”
  獨戀秋雨捏住了她們兩個的臉,“以后不準再欺負非非了。”
  “嘿嘿,知道了。”兩個人齊齊點頭。
  洛嵐則羞澀的望著小靜和寶貝,一語不發,卻被小辣椒一把攬住了。
  ……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只是這一場虛擬盛宴散去之后,我仍舊是王者,仍舊帶著一群親人們奮斗在實體戰場上,繼續廝殺。
  諸如冒險惡棍、牧殤、一路風塵、煙花等無良都有各自的好的歸宿,他們在退出了游戲領域之后,成為了我最得力的干將,幫我去實體戰場開疆拓域。
  天哥和菲兒在2018年10月27號,菲兒生日這一天補辦了婚禮,婚禮上再也沒有出現任何惡性事件,只是大家鬧得厲害,神馬香蕉啊、蘋果之類的都成了情趣道具,折騰的天哥差點沒法洞房;
  蘇米在這一年和泉槿離開了工作室,這兩個小鬼年紀太小,我安排了她們去澳大利亞悉尼讀書,微涼作為護花使者隨行。
  黑夜迷情在轉過年來去南京旅游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和我長得很像的男生,兩個人一見鐘情,在年底就結婚了,婚后,兩個人一起去布斯,我的莊園里居住,過上了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的生活。
  冰羽無憂和卡布奇諾也完婚了,婚后,卡布奇諾成為了我的電子公司的二把手,而冰羽無憂則去南美的種植園幫我種蔬菜,只是自從她去了之后,我的南瓜減產了%,估摸著是這饞貓偷吃的。
  血燚和秦怡婚后定居在了四川成都,血燚的老家,充滿愛心的血燚建立了自己的救助災區兒童的基金會,由他的夫人秦怡擔任會長。我們倆經常相聚,一見面就得喝到天昏地暗,然后回家都得跪CPU。
  蘇幕和天涯浪子一直都在拍拖,到現在都沒有結婚,卻也到現在都沒有分離,兩個人如膠似漆的黏糊在一起,老公老婆的喊著,我看了都有點肉麻。只是,我不敢說什么,畢竟按照輩分來說,蘇幕是我的小阿姨。
  為了繼承家業,洛嵐還是離開了我,去意大利深造,學習珠寶鑒定去了,她和凌波舞合租了一套別墅。我想她們的時候就會飛去看她們,有的時候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抱著她們看星星。洛嵐說,要和凌波舞一樣,做我一輩子的情人,只可惜,被我一句話否了,“小五,你少廢話了。”
  小六萊特繼續在伊利諾亞大陸縱橫,在她的牽線搭橋之下,圣戰中完成了民族大融合,海精靈、暗精靈和魔靈一族融合了,從此之后,他們都稱為魔靈;而牛頭人、獵魔則加入了狼獸人一族,他們被稱為了半獸人。由于凌亂天下的效果,新的職業應運而生了,據說這些職業,將成為下一款虛擬游戲中的職業。
  萊特也留住了我給她的念想,生下了一對龍鳳胎,只是,她沒有透露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只知道兩個孩子長大后繼承了我和小靜留下來的天魂地魄和龍魂槍、滅神之手,成為了叱詫風云的人物。
  至于我的最大對手帝國斜陽,他一直都沒有離開游戲,因為他對愛麗的愛無法停止。處于感動,我最終還是讓寶貝以非常隱蔽的方式讓他在一個公眾場合結識了愛麗的扮演者,而帝國水月也大度的接受了愛麗,從這以后,帝國斜陽正式淡出了游戲,成為了一個兼顧著家庭和事業的幸福男人。
  馬爾斯·洛薩和止戰之殤一直恩愛著,止戰之殤給他先后生了三個孩子,一家人其樂融融。
  寶貝在疲勞了多年之后終于得到了休息,過上了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生活。我退出游戲一年之后動用資金,收購了水星公司全部股票,成為了水星公司的董事長,而“水州平”則可以安然退休了。只是,真的歐陽子非卻極少拋頭露面,他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天天守望著天空,在阿根廷的某個小島上種玉米,不管是懂事的小靜,還是善解人意的秋雨,抑或是調皮的寶貝,YD的小辣椒,都和他不離不棄。
  ……
  某一天,窗外雷雨大作的時候,我懷抱著佳人,望著窗外,笑道,“妞們,害怕嗎?”
  獨戀秋雨笑道,“有你在,永遠不怕。”
  一道銀色霹靂急轉直下,不由引得小辣椒一陣驚呼,“誒,哥哥,你看啊,那道霹靂好像是阿拉伯數字誒!”
  我瞅了一眼,不由笑道,“可不,那不是+2嗎,老天爺這是什么意思啊!”
  小靜淡定的解釋道,“呃,辣椒雪碧系列網游第二部《網游之無限秒殺》完本,辣椒雪碧神格+2,提升為了準BOSS了。”
  我哈哈一笑,一把蒙上了大被,籠罩了她們幾個,“好吧,讓這廝繼續努力吧,咱們繼續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
  “討厭!臭流氓!”幾個MM齊齊道。
  ……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