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限秒殺》 最新章節: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我要的幸福(大結局)(10-20)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凌波舞的詛咒(10-20)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媽媽(10-20)     

網游之無限秒殺1976 背叛者龍武

  
  (第二更!)
  謝天謝地謝寶貝。(_泡書吧)
  寶貝最后的一個主意救了小辣椒,讓她在沉睡了一年之后猛然蘇醒。
  在醫生的囑托下,我們開始展開了對小辣椒的恢復性治療,包括每天必須的復健鍛煉、食療保健等等。
  按照醫學的常例來說,從植物人狀態蘇醒的人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反應跟不上、動作也很馳援,可是小辣椒這精豆子天賦異稟,居然只用了短短3個月的時間就擺脫了這種后遺癥。
  只是,她的后背又多了一塊疤痕,一塊因我而生的疤痕。
  ……
  這個晚上,吃著久違的、由小辣椒親手烹調的干鍋之后,大家的目光里都飽含著一層激動的水霧。
  菲兒摸著小辣椒水靈靈的臉蛋,欣慰不已的笑,“多好啊,終于回來了。”
  小辣椒羞澀道,“讓大家等了那么久,是我不好。”
  我說,“是我最不好,為了我,讓你替我受過。”
  小辣椒的話讓我有些不愛聽了,“還有下次,我還會這樣。”
  我捏住了她的小臉,“烏鴉嘴,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小辣椒摸著自己右手無名指上那顆鑲嵌著5克拉鉆石的戒指,思忖了許久之后,說道,“哥哥,咱們離婚吧。”
  這句話說完,周圍一片嘩然。
  我氣更大了,“都結了,離個毛!你這丫頭,存心不讓我吃這頓飯是吧?”
  小辣椒摸著這戒指說,“其實,你也非常想娶靜姐姐、寶貝姐和姐姐,我不能這么自私的。”
  “那就四個都娶了好了!”泉槿道。
  我頓時豎起了大拇指,“泉泉,你圣明,就這么著了,凡是跟我有染的,我都娶了。”
  一時間,別說這四個人,就算是凌波舞和洛嵐都有些激動了。
  小靜目光呆滯了,“哥哥,你……”
  獨戀秋雨道,“這孩子又說胡話了。”
  寶貝的臉也有些微紅,“呃,這個,那哥哥是不是得轉國籍?”
  我面紅耳赤,知道自己沖動了,“我,我不會背棄自己的祖國。”
  小辣椒笑道,“就知道哥哥最愛國了。哥哥,別為難了,咱們離婚吧,我不想因為占這個便宜,就這么說定了,明天我去和我爸媽說這件事。”
  “你敢!”我急了。
  小辣椒走過來按住了我的肩膀,輕輕的按摩著,“哥哥,別孩子氣了,你26歲的生日都快到了,咱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既然決定了要在一起,那就不要拘泥于形式了。”
  菲兒也站了起來,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那就是把小辣椒無名指的戒指摘了下來,挪到了中指上。
  “菲兒,你……”
  “聽她一次吧。”菲兒說道,“她們都用自己的生命保護過你。”
  一時間,我心中五味雜陳。
  ……
  最終,我還是沒有拗過倔強的小辣椒,我們在3天后去了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
  我出了民政局的時候,情緒有些激動,把小辣椒拖到了車里,玩了一次激烈的車Z。
  婚是離了,可是我很清楚,我們之間再也無法分開了,因為命都鎖在了一起。
  ……
  18年的8月底,我26歲生日的前一天,在游戲中,我們終于挺進到了無盡天獄的倒數第二個關卡。
  經過了將近3年的游戲,我的等級只有321級,到了《圣戰》的中后期,沖級的難度高的有些離譜了。
  寶貝作為水星公司的幕后總裁和總設計師,已經開始著手制作下一款虛擬網游了,服務器這最關鍵的硬件已經搭好了,目前就等著《圣戰》的最終劇情了。據說,新的游戲雖然是《圣戰》的延續,可是故事的內容上和《圣戰》大不相同,而且各種設置也更加嚴謹。
  自從小辣椒出事一直到現在這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我們和多國部隊的戰爭也趨于白熱化了,多國部隊最終變成了三國部隊,即尼邦、德國、美國。印尼區的妖皇在半年前縱欲過度,和6個MM一起嘿咻的時候突發心臟病掛掉了,印尼區新任老大懾于中國區強大的實力,最終選擇投靠了非凡聯盟,而加拿大區在遭到了我們的盟國澳大利亞的多次攻擊之后,最終選擇了中立。韓國區的老大龍之影半年前去服兵役了,臨走前囑咐月之魅保守中立,而月之魅基于冷月凝霜的原因,最終還是在中國區的面前俯首稱臣,成為了中國區眾多盟國中的一個,而且,我和韓國區官方發言人進行了協商之后,歸還了玄劍城。不過,他們也為此付出了高額的代價,玄劍城給了他們,不過練級地點還是要和中國區的玩家分享,而且,他們賠給了我們200億美元,并允許我和菲兒的非凡集團在韓國開枝散葉,并給了我們20萬中方員工在韓的工作簽證,如此一來,也算是間接幫助非凡團隊解決了再就業問題。
  小靜是玄劍城城主,因此她得到了韓國方面的全部賠償金。她拿出了五分之一捐助給了家基金,從而使得家基金成為了數額最龐大的基金,已經遠遠超過了諾貝爾基金。至于剩下的160億,她給了我和菲兒60億的分成,剩下的100億則經過了瑞士銀行的轉手,最終匯到了寶貝的名下,成為了水星公司下一款游戲的制作經費。
  至于我們的老對手帝國斜陽和馬爾斯·洛薩的近況還不錯。2017年下旬,由于非凡在游戲產業高歌猛進,將歐美虛擬產業打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使得歐美很多非非凡聯盟國陷入了經濟危機,帝國斜陽和馬爾斯·洛薩靠著2017年中旬舉行的第二屆圣戰世界杯賺了一筆,他們都押中了黑馬,所以,在經濟危機來臨之前,他們囤積了不少資金,幫助自己渡過了難關。至于尼邦區可就沒有那么幸運了,自從凌波舞轉投中國區之后,他們一直都在走背運,虛擬世界的領軍人物一直都在更迭交替,而國內的虛擬產業更是一團糟,電子股的走勢一路下滑,電子產品也受到了很大的波及,直到現在都一直在經濟危機的漩渦中無法自拔,在2017年末的GDP排名中,尼邦排在了屈辱的第6位,為40年來的最低點。
  ……
  中國區則繼續在我的帶領下高歌猛進。
  這一天的下午,我帶領著數千萬雄獅來到了無盡天獄的天人合一門。
  此時,NPC陣營中一陣攢動,一個年輕的狼獸人戰士踏著堅實的腳步來到了我的身旁,單膝下跪,“父王,天狼騎士團請戰!”
  我回頭一看,不由欣慰的笑了。
  這年輕而健碩的狼獸人戰士不是別人,正是我已經長大的義子圣·布魯克。
  狼獸人NPC的成長速度極快,游戲時間7個年頭就能成長為成年戰士,而我的兒子圣·布魯克天賦異稟,5歲的時候就能舉起一百斤重的戰斧砍斷參天大樹,6歲入伍之后,在多次軍事會戰中都有重大立功表現,是最勇猛的NPC戰士,特別是在他9歲的時候,他曾經憑借一己之力滅掉了尼邦一個十萬人團,因此得到了當時的天狼團團長沃爾夫的器重。
  而且,圣·布魯克還頗通外交,在他的斡旋下,牛頭人部落、獵魔部落等紛紛來投,因此,所謂的天狼騎士團的成員已經不止是狼獸人NPC,而是名副其實的半獸人天團了。
  有基于此,沃爾夫在今年4月份退役的時候,就把天狼騎士團團長的職務交給了我兒子。
  我走到了圣·布魯克的身邊,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看上去比前些日子又強壯了不少,看來,是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紀了,像你這個年紀的半獸人爺們都已經當爹了!”
  圣·布魯克倒也率直,“父王,您什么時候再得一兒子,我就成家。”
  眾人一陣大笑。
  冒險惡棍道,“哈哈,老哥,布魯克這小子說的對啊,你什么時候生兒子啊!”
  我不由咂了咂嘴,“打住吧,誰給我生啊。”
  寶貝故意羞赧道,“我。”
  我一臉汗水,“靠,小四,你老實點行不?”
  小辣椒桀桀笑道,“我。”
  我郁悶了,直線給了圣·布魯克一個大脖溜,“這魂淡孩子,就多嘴吧,老子罰你不能當先鋒!你老子我親自上!”
  這句話,貌似是我在責罰圣·布魯克,實際上則不然。圣·布魯克勇猛異常,不過品階卻也只是準主神級BOSS,他的實力還有待提升。
  而我的地魄已經300級滿,我本人的裝備在這兩年中也已經逐步更迭,全身已經滿是創世神器了,實力足以敵國。
  因此,我又一次身先士卒,站在了天人合一門前,怒喝道,“四個賤人,給老子滾出來,老子來收你們的尸了!”
  四個上古神還真的識趣,聽我這么一說,還真的棒棒聲的滾了出來,從我的面前現身了。
  這四個人倒是風采依舊,一個個人模狗樣的穿的還特么挺光鮮,只是眼神中包裹著邪氣,讓人看了有些惡心。
  這兩年時間里,我和他們極少碰面,這四個魂淡一直都避而不戰,不知道在醞釀什么鬼花樣。
  看到我之后,他們不由冷冷一笑。
  一直沒跟我打過照面的法神·厄爾是個小白臉,看到我之后不由桀桀一笑,“喲呵,終于和傳說中的魔語者碰面了,只不過第一次碰面就得殺死你,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我擺了擺手,“別尼瑪廢話了,快點打吧,老子午飯還沒吃呢,餓著呢!”
  法神·厄爾不由震怒,“好狂妄的家伙,今天就讓你嘗嘗地獄的滋味,兄弟姐妹們,來吧,四神合體!好好教訓這該死的魔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