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無限秒殺》 最新章節: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我要的幸福(大結局)(01-19)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凌波舞的詛咒(01-19)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媽媽(01-19)     

網游之無限秒殺1972 六神器更好

  小辣椒遇險
  ?(第一更!)
  我默然的推開了她,道,“我原諒你了,我不舒服,先下線了。”
  摘下了光感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臉上全濕了。
  心情極度不爽,我將門反鎖,任憑外面怎么敲門,也打不開。
  我把自己的身體浸泡在了浴缸中,反反復復琢磨著自己何時退休的事情。
  到了十月一號,我進入《圣戰》整整一年了,換言之,我也被這款游戲帶給我的愛恨情仇糾結了整整一年。太多愛我的人離去了,太多我愛的人走了,他們自私的沒有任何借口。
  我有點累了,也許,我真的該找一個最好的借口,去休養一段時間再戰了。
  可是,這個借口很難找。因為,游戲中還有讓我牽腸掛肚的人。
  洗著洗著澡,門還是被打開了。
  走進房間的是小辣椒。
  我沒有凝視她,卻問道,“從窗戶進來的吧?”
  小辣椒點了點頭,很懂事的說,“哥哥,我來給你沖喜,經過我和寶貝還有三個嫂子的不懈努力,終于把天哥那bt帶到300級了。還有,那一套龍拯套裝,終于完成了,品階是創世神器。”
  我淚流不止,“辣椒,我心情好多了,謝謝你。”
  小辣椒的眼圈也紅了,當著我的面,解開了自己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哥哥,讓我好好安慰你一次吧。”
  ……
  第一次流著淚和小辣椒從頭做到尾,只是苦了她,喝了我不少眼淚,吸收了我不少郁結的心火。
  終于,洗干凈了,哭利索了,心情也收拾好了。
  我抱著她走出了房間,此時,房間外沒有圍觀群眾,樓下放著孫燕姿的《我要的幸福》。
  歌里,她問:為什么而辛苦?她答:我自己領悟。
  我和她一樣,也需要自己領悟。只是,她悟到了自己的答案,而我仍舊在苦苦追尋。
  走到了樓下,發現天哥也在。他是自己過來的,此時很老實的坐在了菲兒的對面。
  看著我抱著佳人下樓,天哥調侃道,“呃?很累吧?一腦門汗。”
  我反唇相譏,“昨晚菲兒沒回來,是否在你房里和你秉燭夜談?”
  菲兒給了我們倆一人一拳,“消停點吧,兩個魂淡!”
  天哥哈哈一笑,“小非,心情好點了嗎?”
  我點了點頭。
  “別怪萊特了。”
  “嗯,不怪了,有些事情是我必須承受的。”
  “唉。”天哥嘆道,“咱們哥倆都夠倒霉的,口袋里有錢,懷里抱著馬子有啥用?煩心事那么多。”
  我說,“你還好,你快解脫了。菲兒后天就過門了。”
  天哥點了點頭,“我們陪你一起煎熬,菲兒和我結婚,只是我們倆的沖動之舉,我會讓她陪你們一直走到你們退休的那一天。”
  菲兒也點了點頭。
  “打住吧,你快把她帶走吧,省的整天欺負我。”
  “那就再欺負兩年吧。”天哥哈哈一笑,“后天在咱們村子里的小教堂結婚,中歐混搭的婚禮,你是伴郎。”
  “靠,你當是裝備呢,這也混搭?”我沒好氣道。
  天哥的目光轉向了小辣椒,意味深長的說,“多疼疼小辣子吧,她為咱們付出了太多。”
  我點了點頭。
  ……
  這一晚,我仍舊上線了,而且堅持練到了12點。
  第二天,一天無事,只是在持續練級。
  哭也哭過了,日子還得過,兩條主線事業,自己的生意和虛擬產業還要繼續發展,而且,我還要繼續往前走,朝著自己的巔峰走去。
  ……
  時間,很艱難的讀到了10月1號,祖國母親67歲的生日,每一年,我不管再忙,都會去北京看升國旗的,可是去年和今年都沒去成,去年趕上了《圣戰》開服,今年我們則身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下午3點58分,天哥的婚禮在布斯村莊的小教堂舉行。參加婚禮的嘉賓并不太多。
  經過了多年的蛻變,天哥洗盡鉛華,變得成熟內斂,不事張揚,這一次和菲兒的婚禮,他只請了自己的至交好友和我們,甚至都沒有通知媒體記者。
  菲兒的母親去世很早,父親在四年前因為家產紛爭和她斷絕了關系,她最親的爺爺,酒神幾年前也走了。綜上所述,我就承擔起了兄長的責任,挽著菲兒的手,走向了教堂前方等了她整整五年的天哥。
  今天的菲兒絕色傾城,潔白的婚紗披在她的身上,無比雍容,她沒有濃妝艷抹,只是用我們常用的郁美凈擦了擦臉,用小靜的潤唇膏擦了擦嘴。
  可是,真正的美女的魅力永遠是化妝品取代不了的。
  當我把菲兒親手交到了天哥手中的一刻,我的心里有些五味雜陳。
  呵呵,以后終于有人可以管管她,讓她少欺負欺負我了;
  唉,自己最好的朋友終于便宜了這個老不死;
  嗨,人生啊人生……
  我們沒有請專業牧師,而是由天哥的妹子月魂姐和冰羽無憂兩人擔任牧師。呃,本來這倆人在游戲中也是牧師。
  于是,場面就變得別開生面了。
  冰羽無憂在這個場合有些緊張,擺了一個小小的烏龍,居然問天哥,“你愿意嫁給菲兒姐為丈夫嗎?”
  結果,場下都笑抽了。
  獨戀秋雨捂著肚子道,“這誰娶誰啊?”
  天哥也笑得不行,“完了完了,冰冰緊張了。”
  冰羽無憂內牛滿面,“嗚嗚,真丟人,我就說我不來,你們非讓我來,你們這群壞人。”
  我道,“沒辦法,誰讓你是牧師,這活就得你來。”
  月魂道,“你們別貧了,呃,哥哥,你愿意娶菲兒做老公嗎?”
  然后,場下都笑到了不行。一場婚禮變成了純喜劇。
  ……
  終于,當場面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時候,比較煽情的場面出現了。
  在交換了戒指之后,兩個人久久親吻,居然都忍不住哭了起來。
  他們這一哭,場下很多人眼圈都紅了。
  五年了,兩個人苦苦等待了對方1800多個夜晚,這一天終于履行完了對酒神爺爺的承諾,終于在一起了。
  作為旁觀者,作為他們的親人,我替他們高興。
  作為菲兒一年以來的守護者,我可以安然交差了。
  只是,他們的故事不會因此結束,我們的故事也沒有終結。
  當天哥抱著菲兒,在人群的歡呼聲中走出教堂,直奔洞,呃不,是直奔我們的莊園去赴婚宴的時候,我在教堂外看到了等候已久的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她不是別人,正是最近一段時間頻繁出入布斯的山木瞳。
  我和小辣椒拖在了隊伍的最后,看到了她之后,挽著手走向了她。
  她一直低著頭,甚至還往后退了兩步,有些羞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盡管我們的保鏢攔著,可是小辣椒卻仍舊讓保鏢退到了一邊。快步走向了她,“山木姐姐,你怎么沒進去參加婚禮呢?”
  山木瞳冷冷的回應道,“因為……手槍帶不進會場,門口有金屬探測器!”
  這種情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甚至也包括我們。
  山木瞳抽出了一把女式史密斯·威森左輪手槍,雙手緊握,瞄準了我,此刻,我避無可避。
  “死吧,給我老公贖罪去吧,歐陽子非!”她咬牙切齒的扣動了扳機。
  子彈呼嘯而出,徑直朝我奔襲而來!
  “噗!”
  我的眼前,一片空靈。
  身體,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只是,整個身體已然倒在了地上,懷里躺著小辣椒。
  殷紅的鮮血順著她的后背溢了出來。
  “辣椒!!”我吼了一聲,突然放開了她,如同一頭憤怒的獅子一般撲向了山木瞳!
  山木瞳第一槍沒有命中我,難免分心,我一個虎撲將她撲倒,一把奪過了她的手槍,狠狠的抵住了她的腦門,吼道,“賤貨,死吧!”
  我狠狠的扣動了扳機。
  只可惜,里面并沒有子彈射出!
  我連連扣動扳機,只可惜,一發子彈都沒有打出來。
  保鏢們蜂擁而上,很快按住了山木瞳,分開了我。
  而我則一把抱起了小辣椒,拼命的拍著她的小臉,“辣椒,別嚇唬我,馨兒,馨兒!你醒醒!”
  還好,她睜開了眼睛,可是,她已經說不出話了,只能怔怔的看著我發呆。
  “救護車!快叫救護車啊!”我沖著身邊的阿童木吼道。
  阿童木趕緊撥通了電話……
  此時,山木瞳冷冷的望著我,道,“歐陽子非,殺不了你,卻殺了你的女人,我也算報仇了,我要讓你也嘗嘗失去親人的痛苦。”
  心愛的女人在我懷里氣若游絲,讓我的憤怒無以復加,我用自己平日里決然無法達到的分貝沖著她吼道,“我會弄死你和你全家!”
  山木瞳又咬了咬牙,道,“復仇之神,你報不了仇了,我已經把我的全家都毒死了,就像毒死我自己一樣……”
  話音未落,她的嘴角已經溢出了血,整個人癱軟了,“好快的氰化鉀……老公,我去陪你了,對不起,我、我沒能殺死……”
  還沒說完,山木瞳的眼睛泛白了。
  我默默的把小辣椒抱給了阿木童,突然抽出了他的槍,朝著山木瞳狠狠的扣動了扳機。
  一連串的子彈從槍膛中射出,擊穿了她的身體。
  只可惜,已經遲了,她早就死透了。
  ……
  幾分鐘后,救護車來了,我帶著她,身邊陪著一群擔驚受怕的姐妹,直奔醫院而去。~看首發無*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