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班子》 最新章節: 第狠810章狠狠一擊(02-24)      第809章9奸詐無比(02-24)      第808章好戲開演(02-24)     

縣委班子792 芙渠之死

  “你當我不敢?”徐洛的聲音,直接變得陰冷起來,他確實是有些被激怒了,這女人,簡直太不知好歹。
  不感謝父母恩情也就罷了,如今竟然把所有責任,全部推倒他的身上!
  當我是你爹?也會那么寵著你?
  別做夢了!
  “你敢,你當然敢,來呀……來殺我呀!”月一臉嘲諷的看著徐洛:“只要你一根手指,我這小弱女子,就死了,來呀!”
  “不要!”古宗仁掙扎著,從房間里出來,腦袋那種劇痛并沒有消失,但擔心女兒真的被殺,他還是蹣跚著走出來。
  看著徐洛,古宗仁說道:“不要殺她……求你!”
  “古……”月剛剛說出一個字,看見徐洛無比冰冷的目光,心頓時一顫,低聲道:“你……你不用管我,讓他殺我好了!”
  古宗仁蹣跚著,走到月的身旁,將她抱在自己懷里,古宗仁那張青年的臉上,此刻充滿滄桑,老淚縱橫,說道:“無論你愿還是不愿,你都是我女兒,你若死了,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思?”
  “你還有你的一統天下的夢想啊!”月用力的抿著嘴唇,瞪大雙眼,輕聲說道。
  “哎……”古宗仁長長嘆息了一聲,說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這方寸之地,都難以施展,還談什么一統天下?只要你能活著,只要你能開心幸福,我已經別無所求。”
  古宗仁這番話,說得真情實意,這位天尊境界的強者,終于真情流露。
  月的淚水,再也忍不住,順著臉頰滑落,說道:“可我卻不希望看到你這樣,我的父親,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他不是。”古宗仁苦笑道:“他貪生怕死,不負責任,他不是個好人。”
  “他是!”月憤怒的爭辯:“我說是就是!”
  徐洛看了一眼藍,兩人隨后悄聲離去,善也好,惡也罷,骨子里終究割舍不下骨血親情。
  若是連骨血親情都能棄之不顧,那也就不配為人了。
  神女樓中,芙蕖臉色蒼白的跪在雪初晴面前,磕頭如搗蒜:“小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小姐您看在我們多年情分上,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芙蕖怎么都想不到,被制住渾身經脈囚禁起來的雪初晴,是怎么逃出來的,為什么她似乎什么都不怕,竟然還敢回到神女樓來。
  初時芙蕖還很強硬,仗著古宗仁的威風,想要威脅雪初晴。
  卻不想雪初晴一巴掌抽在她的臉上,打落她七八顆牙齒,然后冷冷的坐在那里看著她笑。
  芙蕖一點都不傻,常年在神女樓這種地方,能夠成為一樓之主,腦子又怎么可能會差了?
  當下頓時明白,無論什么原因,雪初晴都自由了!
  而背叛她的自己……會有怎樣的下場?芙蕖已經不敢去想,直接跪地求饒起來。
  “呵呵,是不是覺得,這風水……轉的也太快了點?”雪初晴看著芙蕖冷笑,她的心,已經在芙蕖出賣她的那一瞬間,就完全死了。
  昔日的姐妹情分,之前的全部信任,全都化作流水。
  “小姐……芙蕖真的是有苦衷,身不由己啊!”芙蕖淚流滿面,楚楚可憐的看著雪初晴:“大人那種境界,奴婢如何反抗?”
  “還叫大人?呵呵,還沒死心吧?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定是對古宗仁妥協了,才換取了自由?”雪初晴冷笑看著芙蕖:“你是不是覺得,洛天死了,我無依無靠,干脆選擇了臣服古宗仁?”
  芙蕖抬起頭,看著雪初晴,她的確就是這么想的!
  洛天的死,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是她親手殺死的!
  雖然紫晶卡和神料都丟失了,但芙蕖并不認為這跟雪初晴會有什么關系。
  內心深處,芙蕖甚至認為紫晶卡和神料,就是被古宗仁自己取走!
  然后再對她恩威并施,讓她徹底歸心!
  可眼前這一幕,卻又讓她疑惑了,心說:難道不是這樣嗎?
  “實話告訴你,洛天沒死,古宗仁完了!”雪初晴平靜的看著芙蕖,內心卻一點都不平靜,她怎么都想不到,那個名字叫藍的絕美少女,竟然是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巨頭!
  “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了相公,今天這一劫,我又將如何化解?”雪初晴想到徐洛,心中頓感一陣甜蜜。
  “洛天沒死?怎么可能?我……我明明親手……殺了他!”芙蕖一臉震驚,不可思議的看著雪初晴:“大人是頂級天尊,又怎么可能會敗?”
  “這些,跟你說……沒什么意義,你自我了斷吧。”雪初晴看著芙蕖,淡淡說道:“你我終究主仆一場,曾經情深如姐妹一般,我不愿親手殺你,但你也別想繼續活在這世上。”
  “因為……那對我來說,是一種羞辱!”
  “小姐……我錯了,您原諒我這一次吧,我發誓,我以靈魂發誓……我以后再也不敢背叛小姐!”芙蕖一臉驚恐的看著雪初晴,她知道,憑實力的話,面對雪初晴,她一點機會都沒有!
  如今只有用感情打動雪初晴,在一起這么多年,芙蕖很清楚,雪初晴骨子里,是個心軟、念舊情的人,只要她心軟下來,那么……自己就安全了。
  只是這一次,芙蕖似乎失算了。
  雪初晴只是淡淡的看著她,從雪初晴的目光中,芙蕖看出了那里面的冷漠。
  哀莫過于心死的冷漠。
  “別怪我沒提醒你,現在你自己了斷,還能死的體面一些。等洛天過來,恐怕……你就算想死……都困難了。”雪初晴聲音清冷,看著芙蕖:“當時殺他,可絲毫不見你手軟,所以,我相信,他見到你,一定會很愉快的!”
  芙蕖撲通一聲,跪倒在雪初晴面前,淚流滿面的哀求道:“小姐,我還有用,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幫助小姐管理神女樓,可以幫助小姐出謀劃策……”
  “免了吧,我可不敢用你。”雪初晴冷笑道:“如果再有一次這樣的事情,你依然會毫不猶豫的出賣我,這種滋味,我不想嘗第二次。”
  芙蕖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悔意,她很后悔,為什么當時沒將雪初晴一并殺了!
  抬起頭,芙蕖的臉上,露出笑容,看著有些意外的雪初晴,芙蕖說道:“看來,今天我是非死不可了呢……”
  “也是,我做了那么多讓你憤怒的事情,背叛了你,出賣了你,親手殺了你的男人,你不恨我才怪。”
  “什么姐妹,什么情深,都是鬼扯!”
  “雪初晴,我從小,就是你身邊的侍女,是你的丫鬟,是你的仆人。”
  “不錯,你對我很好,這我承認,但說句心里話,你又何曾當我是你的姐妹過?”
  “你高高在上,你是天之驕女,你出門名門,而我……卻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個……需要你施舍憐憫施舍恩情的婢女而已。”
  “我不服!憑什么?”
  “憑什么你就要比我身份地位高?”
  “憑什么你生來就高高在上而我卻只能為奴為婢?”
  “我恨你!從很多年前開始,我就恨你!”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發誓,若是有機會,我一定要把你踩在腳下,讓你嘗一嘗,仰望別人的滋味!”
  “呵呵,我幾乎就成功了呢,就差那么一點點。”
  “雪初晴,這次是你的運氣好,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真正的從神壇上跌落,到那時……你會嘗到我今天的滋味!”
  芙蕖狂笑著,像個瘋子一樣,一口氣將積累在心中多年的怨恨全部傾吐出來,覺得爽快了很多。
  然后,看著眼中有些哀傷的雪初晴,芙蕖冷笑道:“不用做出一副難過的模樣,讓我惡心!”
  “不是想要我死嗎?很簡單,我死就是!”
  “雪初晴,你記住,我恨你!”
  芙蕖說著,拔出她的那把短劍,卻朝著有些走神的雪初晴直接刺了過去!
  雪初晴眸子里光芒一閃,輕嘆一聲,一股暗勁,直接打了過去。
  噗!
  一聲輕響。
  芙蕖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的胸口。
  短劍,在她手上,沒有刺到雪初晴,卻是刺進了她自己的胸口。
  “為什么?”芙蕖喃喃道。
  “從你裝瘋賣傻的那一瞬間,我就已經知道你要做什么了。”雪初晴看著芙蕖,淡淡說道:“就像你了解我心軟一樣,我同樣也知道,你是個什么人。”
  “但這次……你的心不軟了……”芙蕖的身子,緩緩的軟到在地,她看著雪初晴,輕聲呢喃道:“好后悔……好懷念小時候,那時候……多美好啊!”
  說完這句,芙蕖眼睛緩緩閉上,一滴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雪初晴深吸一口氣,將快要流出的淚水,硬生生憋了回去,看著已經死去的芙蕖,她淡淡道:“現在的你……已經不值得我流淚。我……為什么要哭?”
  說著,雪初晴站起身來,聲音低沉的吩咐道:“來人!”
  幾個相貌漂亮表情清冷的女子,出現在房間里,對倒在地上的芙蕖,沒人多看一眼。
  “厚葬!”
  雪初晴說完這句,轉身出門,兩行清淚,終究沒能忍住,流了下來。
  “再見……我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