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 最新章節: 大結局活動1744歡迎大家(04-29)      大結局活動1744歡迎大家(04-29)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04-29)     

武動乾坤1305 晉入祖境

第二次天地大戰,終是伴隨著異魔皇的隕落而謝幕。
  這種結果,讓得這天地間,徹徹底底的陷入了歡騰,那種絕望之后的希望,有著一種令人難以抑制的激動與狂喜。
  原本以為這片天地將會淪為異魔掌控,但誰能料到那最后的峰回路轉,不僅逆轉了局面,而且還徹徹底底的根除了來自異魔的危機。
  這片久遭異魔肆虐的天地,終是得以安寧。
  而在天地大戰謝幕后的一月之,三大聯盟開始陸陸續續的解散,一切都是重回正軌,或許這世界上競爭殘酷依舊不會少,但在這種競爭,卻是會不斷有著強者被磨練出來,或許很久很久以后,也將會再度有著天才妖孽橫空出世,晉入那傳說之的祖境。
  世界,終歸是會不斷的進步。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再度有人晉入祖境,恐怕也難以超越那道曾經將他們從最為絕望時刻拯救出來的身影。
  武祖,林動。
  祖境的至高強者或許能夠多重的出現,但他的另外一個身份,卻是獨一無二,無人能夠超越,那便是,位面之主。
  這片位面的真正掌控者!
  當年的符祖以及異魔皇,他們來到這片天地,所為的便是掌控位面之胎,成為位面之主,進而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
  只不過,最終他們都失敗了而林動,卻成功了。
  道宗之內,一座巍峨山巔之上,林動站在那山崖之邊,低頭望著那云霧繚繞之下的道宗之景在其身后,綾清竹,青檀,小貂,小炎,生死之主等人皆是望著他的背影,那道背影雖然削瘦但卻是有著一種無法言語的威嚴。
  那種威嚴,來自位面之主。
  “我準備動手,她雖然燃燒了輪回但畢竟時間尚短,應該會有輪回碎片散落在天地間,若是能夠將其輪回碎片找到,我便是能夠將其送入輪回,并且保其記憶不失。”林動凝望著道宗,半晌后突然緩緩的道。
  “你有多少把握?”炎主等人聞言,眼也是掠過一抹喜色,旋即有點擔憂的問道,雖然林動如今實力通玄,但燃燒輪回對于他們而言幾乎相當于徹底的毀滅,這種程度想要再救活,談何容易?
  “應該有五成吧。”
  林動喃喃道,心不知為何卻是掠過一絲惶悸之色,那手掌也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雖然如今他擁有了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力量,若是連心愛的人都是無法找尋回來,那種力量,又能有什么意義?
  他修煉的目的,便是想要保護想要保護的人可如今,他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保護…
  一只柔軟而嬌嫩的玉手,輕輕的握著他的大手,其上傳來的滑嫩以及溫暖之感,令得林動心境微微平復,旋即他偏頭望著身旁那白裙如仙般的綾清竹,她那對優美的眸,靜靜的看著他,其的柔意,卻是掩飾不住。
  “謝謝你。”
  林動望著那輕輕望著他,卻是并不多言的綾清竹,心有著感動與溫暖流淌而過,他反手緊緊的握住她的玉手,道。
  她總是這般,默默的將所有的情緒隱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為了他,她能夠放棄固有的清傲,變得柔軟來安慰他,在他心最脆弱的時候,她也總是會靜靜的站在他的身旁,即便是不言不語,但卻令得林動倍感暖意,只是,她的這種堅強,有時候反而更令得人微微心疼。
  “以前只是站在遠處看著你,所以現在,要加倍的補償回來啊。”綾清竹微笑著輕聲道。
  林動聞言也是一笑,類似綾清竹這種清冷性,唯有真正的走到她內心深處,方才能夠打破那層拒人千里的寒冰,享受到那種蕓蕓眾生,只為一人而綻放的火熱與柔軟,顯然,最開始的林動,可達不到這種程度,所以那時候的綾清竹可沒什么責任來兼顧著他,補償之言,也是無從說起。
  “補償的話,在你教給我太上感應訣的時候就已經做了…”
  綾清竹一怔,旋即那絕美的臉頰瞬間緋紅了起來,她咬著紅唇,盯著林動,眸有著難掩的羞澀之意:“你…你都知道了?”
  “從一開始就知道的…”林動望著綾清竹,眼有著濃濃的憐惜。
  綾清竹銀牙咬著紅唇,有些羞惱的揚起玉手在林動手臂上輕輕錘了一拳,原本她以為那事她做得很隱晦的,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一直都在裝。
  “你快開始吧。”
  林動這才笑著點了點頭,然后便是不再多說,在那山巔之上盤坐而下,雙目也是緩緩的閉上。
  而一旁的綾清竹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伴隨著林動雙目的閉上,似乎是有著一種極為奇妙的波動擴散而開,那種波動速度極快,一眨眼便是籠罩了天地,然后開始寸寸探尋,搜索著那可能散落于天地之間的輪回碎片。
  林動的意念,散于天地之間,他催動著位面之力,找尋著那存在內心深處的熟悉…
  而這一探尋,便是整整一月時間。
  然而,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動的面龐,卻是逐漸的蒼白起來,因為他發現,即便是他催動了位面之力搜尋天地間的每一寸,竟然都是未能尋找到一點熟悉的輪回碎片。
  這種無果,讓得他那古井般的心境,涌上了絲絲慌懼。
  這種結果,讓得他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因此他猛的一咬牙,再度催動位面之力,這一次他著重的搜尋著與她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道宗,異魔域,以及那曾經搶奪著仙元古樹的地方…
  按照常理來說,輪回碎片會逗留在生前最為執著的地方如果應歡歡的輪回碎片還存在的話,也一定會在這些地方!
  只是…
  林動加大了搜尋,但最后的結果,依舊是殘酷得令得他不敢相信。
  兩月之后,山巔上的林動睜開了雙目,他的眼神變得空洞了一些,其甚至是有著血絲攀爬出來他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喃喃道:“怎么…會找不到啊…怎么會啊…”
  原本這種辦法,應該能夠辦到的啊!她才燃燒輪回沒多長的時間不可能連輪回碎片都消散的啊!
  “怎么會…這樣…”
  他痛苦的抓著頭,心仿佛是突然間空了一大塊,那種難言的難受之感,令得他眼睛都是血紅了許多。
  “林動,你怎么了?”
  一旁有著焦急的聲音傳來,綾清竹急急的出現在林動身旁她望著后者那披頭散發的模樣,俏鼻也是涌上一股酸意,連忙在其身旁跪坐下來。
  林動呆呆的抬起頭,他望著綾清竹,眼睛突然猶如無助的孩一般紅了起來:“我…我找不到她了…找不到了…”
  望著他這幅罕有的脆弱,綾清竹心頭也是一疼眼眶泛紅,如今的世人,都是沉侵在那種劫后余生的歡喜之,但誰又知道,這個拯救了世界的男人心又是何等的悲苦。
  “不急不急,我們慢慢找,一次不行就兩次,一定能找到的。”她伸出纖細玉臂,輕輕的將林動抱在懷聲音輕柔得猶如呵護脆弱的瓷器。
  林動也是緊緊的摟著綾清竹那纖細的腰肢,許久后,他咬了咬牙,眼神有些瘋狂:“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
  他再度閉目,將意識沉入天地,只是其眉宇間,有著一抹深深的懼色,他害怕,如果真的找不回來,那他將會是何等的痛苦。
  綾清竹望著那張堅毅而略顯疲態的臉龐,眼眶通紅,她知道后者那種執著的性,當年追逐著她從大炎王朝走出來時,他的目光便是這般,或許,打動她的,也正是他這種令人動人的執著吧…
  在不遠處的一座山上,生死之主望著山巔上相擁的兩人,輕輕嘆息了一聲,眼掠過一抹復雜之色。
  當林動再度睜開眼時,又是兩個月時間過去,這一次,他的眼神已是有些灰暗,身體微微顫抖著,再沒有了身為位面之主的威嚴。
  一個連心愛女人都是找不回來的人,擁有著再強大的力量,那又有什么作用?
  綾清竹望著那眼神越來越空洞的林動,心也是越來越疼,不過現在她所能做的,也只是靜靜的陪在他身邊,她知道現在的他,心必定是極為的痛苦。
  希望,已經是極為的渺茫,但林動卻始終不肯以及不敢放棄。
  時間流逝。
  山巔上,林動一次又一次的睜開眼睛,但那眼的神采卻是越來越微弱,灰暗彌漫著眼球,山巔上原本蔥郁的山林仿佛都是伴隨著他的心境變化,而逐漸的枯萎。
  希望在消逝。
  這半年時間,小貂,青檀,生死之主他們都是來過,但他們望著林動那番模樣,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終只能默默的黯然離開。
  只是在他身旁,卻始終有著一道倩影靜靜的等候與照顧著。
  當林動最后一次睜開眼時,那眼的神采幾乎全部消失,天空上,雪花飄落下來,令得天地顯得銀白而凄涼。
  綾清竹望著林動那無神的眼睛,鼻尖泛紅,終是忍不住的側過臉去,大滴的淚水滴答滴答的落下來,最后濺射在林動臉龐上。
  他微微的轉過頭,望著那張紅著眼眶的絕美臉頰,喃喃道:“對不起…”
  “我知道的。
  綾清竹輕聲道,她知道,若是換成她,他同樣也會這般。
  “只是,或許她也并不太希望看見你這般的折磨自己。”
  林動雙掌顫抖著,他垂著頭,有些嘶啞的道:“…為了獲得這種力量我失去了她,可是,我卻不能用這種力量去挽回她…”
  “為什么?!”
  “為什么啊?!”
  他猛的仰頭怒吼,那吼聲之,有著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天空上,磅礴大雨傾瀉下來,撲打在他的臉龐上,已是看不清究竟是雨水還是淚
  “啊!啊!啊!”
  他雙拳瘋狂的錘在大地上,那咆哮的聲音,猶如泣血一般,蘊含著無盡的悲意與痛苦在這天地之間,遠遠的傳開。
  他給了這天地希望,但卻給自己帶來了絕望。
  道宗之無數弟望向那座最高的山峰,感受著那咆哮聲音之的痛苦,他們眼睛也是通紅起來,一股酸意令得他們眼睛濕潤下來。
  在大殿前,應笑笑望著山巔上那若隱若現的身影,那聲音之的絕望讓得她明白那個曾經巧笑焉熙的可愛女孩,徹底的回不來了。
  她緊緊的捂著嘴,發出低低的哽咽之聲,一旁的應玄也是紅著眼,偏過頭去,一下仿佛是蒼老了許多后面的周通,悟道等人也是沉默下來。
  整個道宗,都是彌漫在一種悲傷的氣氛之。
  “失敗了啊…”
  小貂,青檀他們望著這一幕,也是喃喃說道,炎主等人有些頹然的坐在地上,當年他們失去了師傅以及吞噬之主,現在…連她也是要失去了么。
  生死之主望著頹然的眾人,輕輕一嘆然后默然的退開。
  山巔上,綾清竹望著狀若瘋狂的林動,忍不住的將他抱住,紅著眼睛。
  “啊!”
  林動緊抱著綾清竹,猶如孩般的嚎啕大哭:“我找不回來她了,找不回來了,找不回來了!”
  “你已經盡力了,我們都知道的。”
  “我答應了她,要把她找回來的啊!”
  眼淚不斷的從他臉龐上流下來,他聲音嘶啞。
  綾清竹紅著眼眶抱著他,她能夠感覺到他心那種到了極致的心痛。
  他拯救了這個世界,卻拯救不回心愛的人。
  一道嬌小的身影從遠處而來,然后在山崖旁坐下,生死之主望著林動,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這個素來堅強的男人第一次這般的悲傷。
  “干嘛要這么的貪心呢…你身邊已經有一個值得你去愛的人了,把她忘了,不是更好嗎?”生死之主輕聲嘆道。
  林動緩緩的搖頭,沙啞的道:“我會把她找回來的!”
  即便絕望,可我依然不會放棄。
  生死之主望著他那疲倦但卻異常執著的臉龐,終是苦笑了一聲,道:“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看來小師妹最后的請求,我是沒辦法幫她完成了。
  林動身體猛的一震,驟然抬頭,死死的盯著生死之主。
  “你是找不到小師妹的輪回碎片,是吧?”
  生死之主抬頭,望著遙遠的地方,沉默了許久,方才道:“按照正常的情況,若是時間不長的話,即便是燃燒了輪回,以你現在的力量,的確能夠找到輪回碎片,但這卻是有著一種界限,那便是這個規則只對誕生于這位面的人有用…”
  林動呆呆的望著生死之主,突然嘴都是因為心的顫動而干澀了起來:“你是說?”
  “嗯,小師妹并不是我們這位面的人…所以,你找不到她的輪回碎片。”
  生死之主苦笑一聲,抬起頭,腦海之,有著畫面掠過,那是在應歡歡聚集力量沖擊祖境的前一夜…
  海島之上,那笑容有些悲傷的女孩。
  “大師姐,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海風吹拂而來,女孩那晶瑩的長發飄舞起來,她輕聲道。
  “什么?”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請你幫我保管一個東西,而這東西,我希望你永遠不要交給林動。”女孩美目望著東方,低聲道。
  “為什么?”
  女孩沉默著,許久后,她那柔弱的雙肩似是微微的顫抖起來,她輕輕的蜷起修長的雙腿,將臉頰埋在膝間,哽咽的道:“因為我不想他因為我而變得遍體鱗傷,這個世界有他所愛的人,只要他能夠將我忘記,他便是能夠快樂,那條路或許會更為的艱難,我只想看見他笑,不想看見他在那條路上受傷,那樣的話,我會很心疼的。”
  生死之主怔怔的望著那道在夜色不斷顫抖的身影,眼睛也是忍不住的濕潤下來。
  生死之主望著呆呆的林動,苦笑道:“她倒是了解你,不過身在局卻是難以自清,她卻不知道,忘記是有著多么的困難,特別是對于你這種倔性的人。”
  說著,她仲出小手,只見得在其手有著一顆龍眼大小的雪白冰珠,那珠,有著一種驚人的寒意彌漫出來,而在那種寒氣內,則是有著一些讓林動心神顫抖的熟悉味道。
  “這是她燃燒輪回后所剩下的,跟隨著它,便是能夠找到小師妹,不過,這需要你去那神秘的世界,那一路,或許會很困難,你,確定要嗎?”生死之主盯著林動,道。
  林動望著那散發著寒氣的雪白冰珠,然后顫抖著手掌緩緩的接過,冰珠之上,寒氣涌動,仿佛隱約能夠看見一張巧笑焉熙的熟悉俏臉。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漆黑的眸在此時爆發出了驚人的神采,熟悉的堅毅以及笑容,再度自那臉龐之上蘇醒過來。
  “放心吧,不論如何,我都會把她找回來的!”
  上窮碧落下黃泉,不管你離得有多遠,我都會把你抓回來,留在我的身邊!
  “我陪你去。”
  綾清竹輕輕的握著林動的大手,嫣然微笑,猶如溫暖的陽光,照進林動的心深處:“若是沒有我的陪伴,可不知道你這傻會做出些什么事。”
  林動反手緊握著綾清竹玉手,大笑道:“你當然得陪著我,就算不同意,我也得把你綁在我身邊。”
  那種失去的感覺,他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正好我對符祖他們所來的那世界好奇得很,正好趁此去看看,我林動的路,可沒任何人能夠阻攔下來!”
  綾清竹望著那陡然間疲態盡掃,眉宇間顯得豪邁的林動,也是微微一笑,那個熟悉的林動,又回來了。
  “不過…”
  林動突然似是想到什么,皺了皺眉,道:“想要去那新世界,我們并沒有位面坐標,除非找到一個屬于那個世界的人,方才能夠以此為引,穿越位面,抵達那里。”
  “那世界的人?”綾清竹想了想,道:“異魔皇?”
  “不行,他已被我凈化,現在怕是沒了這功能。”林動搖了搖頭,旋即一咬牙,道:“沒事,我動用位面之眼探測一番,既然歡歡能夠流落在這世界,保不齊也會有第二個人同樣流落進來。”
  聲音一落,林動已是動用位面之力,只見得其眉心混沌之光浮現,竟是化為一顆混沌之眼,那眼仿佛包羅萬千,光芒掃視間,飛快的自這天地間每一處角落掠過。
  不過想要在這天地尋找一個外世界的人并不容易,因此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動的眉頭也是緊皺了起來。
  而在林動探測著天地間時,后方也是有著數道身影掠來,小貂,青檀,炎主等人閃現出來,他們那突然間變得生龍活虎的林動,也是略感驚奇。
  “林動哥,你沒事了?”
  青檀有些欣喜的道,之前見到林動那般模樣,她也是難受得心都碎了。
  “嗯,沒事了。”
  林動轉過頭,沖著青檀一笑,然后寵溺的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視線一轉,那位面之眼便是繼續去探測了。
  不過,就在林動目光轉過時,他的身體猛的僵硬了一瞬,那面色突然也是變得奇異起來,再然后,他一點點的轉過頭來,位面之眼所化的混沌之光,將青檀包裹。
  而在那位面之眼的照射下,青檀嬌軀上,似乎是有著許些神異的陰寒波動浮現,那種波動,似乎與這片天地的任何能量都是截然不同。
  “林動哥,怎么了?”青檀望著林動那突然呆滯下來的面龐,也是一愣,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茫然的問道。
  林動卻只是愣愣的看著她,一旁的綾清竹似乎也是察覺到什么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青檀,道:“莫非青檀她?”
  林動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緩緩的點了點頭。
  青檀,竟然也是來自那世界的人…這世間之事,真是奇妙得令人難以想象¨
  半年之后青陽鎮后山。
  林動凌空而立,在那山崖邊,林嘯,柳妍,小貂等人皆是在場,他們望著天空,只見得那里的空間竟是在緩緩的撕裂開來,那種裂縫,與當初虛無之外出現的巨大位面裂縫一模一樣。
  “清竹,青檀。”
  林動對著山崖上一招手,兩道倩影應聲掠出,一左一右的俏立在其兩側。
  “大哥,等我們渡過三重輪回劫后,可也得帶我們去看看!”小炎揮著手大聲的道。
  “哈哈,好,等我先去打打前站!”林動笑著應道,然后他袖袍一揮,八道光芒自其體內掠出,化為八道祖符其一道祖符光芒閃爍間,化為一個小女孩的模樣,正是慕靈珊。
  “靈珊,這是新生的生死祖符,你將她放在體內溫養,百年之后,便是能夠再度誕生一道生死祖符,到時候,你也是能夠脫離限制真正的化人。”林動屈指一彈,一道黑白之光沖進慕靈珊體內。
  “林動大哥,你可要常回來啊!”慕靈珊揮著小手,嬌憨的道。
  林動笑著點點頭,他已是這位面之主,要回來的話倒是很簡單。
  “爹,娘,我先走了。”林動目光看向林嘯與柳妍,道。
  “小,你若是給我們帶不回兩個兒媳婦,就別回來了!”林嘯大手一揮,笑罵一聲,一旁的柳妍倒是嗔怪的盯了他一眼。
  林動聞言也是一笑,望著那緩緩撕裂開來的位面裂縫,手掌緊握。
  這一次,我一定會把你找到!
  心念一動,林動拉著綾清竹與青檀,已是暴掠而出,位面之力將三人包裹,最后在那種人的注視之下,沖進了那位面裂縫之。
  眾人望著那緩緩愈合的位面裂縫,也是長長一嘆,惆悵之,也是生出了一些對那新世界的好奇,那里,究竟有著什么?
  亂魔海,炎神殿。
  在那一座閣樓上,唐心蓮望著遙遠的東玄域方向,美目掠過一抹復雜的神采。
  “林動那家伙,應該已經離開這位面了吧,真是羨慕啊,我也好想去那里看看來著…”身后突然有著笑聲傳來,唐心蓮偏過頭看了摩羅一眼,卻是未曾答話。
  “唉,可憐我這得意弟,單相思太苦了。”摩羅嘆道。
  “師傅,你胡說個什么呢!”唐心蓮俏臉一紅,惱羞成怒的道。
  摩羅一笑,旋即無奈的道:“喜歡人干嘛不說啊。”
  “喜歡他,也不用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啊。”
  唐心蓮明媚一笑,慵懶的伸著懶腰,衣裙勾勒出動人的曲線,她笑著道:“而且這世界上男人那么多,大不了我再喜歡一個不就是了。”
  “男人的確是多,不過要比那小更出色的,還真是很難很難。”摩羅想了想,認真的道:“而且,你真還會喜歡其他男人?”
  “那可不一定哦。”唐心蓮嫣然笑道:“喜歡我的男人都從亂魔海排到妖域去了,我可是很花心的人呢,才不會對誰從一而終呢。”
  摩羅一笑,道:“那我們來打個賭,若是在他下次回來之前,你沒有喜歡上別人,那你就去跟他說,如何?”
  唐心蓮臉一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旋即咬了咬紅唇,美目如水,嫵媚一笑。
  “好啊。”
  位面穿梭。
  一道光華掠過,在那虹光,三道身影若隱若現,林動一手抓著青檀,細細的感應著青檀體內的那種來自那神秘世界的波動,而后調整著方向。
  他們已是在位面穿梭了將近一月時間。
  “林動哥,我們還沒到啊?”青檀看著四周那些位面洪流,無聊的問道。
  “快了吧。”
  林動笑了笑,神色突然一動,那穿梭的速度開始變緩下來,他的目光望著那極為遙遠的地方,眉心處位面之眼浮現出來。
  視線穿透過位面迷霧,突然在那遙遠的地方,看見了三道人影,那也是一男兩女,他們似乎是情侶,那間的男,一襲黑袍,在其背后,背負著一柄碩大的黑尺,在他的身體上,林動察覺到了一股極端熾熱的波動。
  而就在林動透過位面迷霧看見那黑袍男時,后者似也是有所察覺,抬起頭來,黑色眸望向他所在的方向,而后臉龐上浮現一抹和善的微笑,并且隔空輕輕拱手。
  林動見狀,也是拱手一笑,卻是并未再多留,袖袍一揮,帶著綾清竹二人,穿梭而去,那神秘的世界,已經近在咫尺了。
  在林動三人遠去時,那遙遠的地方,黑袍男身旁的兩位女見到他的舉動,那一名清雅極美的女孩微笑道:“蕭炎哥哥,怎么了?”
  “沒什么,遇見一個很厲害的人,不知為何,與他挺投緣的,希望以后還能再見,我們也走吧。”
  黑袍男一笑,旋即不再多言,袖袍一揮,三人也是化為流光消逝而去,而他們去的方向,也是那新世界的所在。
  那里,將會是最為精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