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之系統》 最新章節: 第862章世界末日(02-22)      第863章準備上天(02-22)      第864章說好的福利怎么可能啊(02-22)     

我的神之系統869 臥了一個大槽

  “好了好了,這場戰斗就到此為止吧。”此時月夜放下了自己懷中的華琳然后一個瞬步來到了冷妃暄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抱住了冷妃暄然后一根手指頭點在了冷妃暄的額頭上頭然后讓冷妃暄進入了睡眠狀態之中。
  “哎哎呀呀這就是所謂的幻術??”老道士出現在了月夜的面前之后看著把抱著沉眠之中的冷妃暄的月夜道。
  “撒你自己去思考吧。”月夜撇了一下老道士之后便是向后一跳然后在自己的腳下展開了一道橙色的傳送魔法陣然后將自己這邊所有的人給帶走。
  “看來這個小子有一個很好的機緣,老夫我還是回去告訴那群老家伙不要在隨便招惹那個小毛頭了,不然的話肯定會萬劫不復啊。希望老夫不要太晚啊。”老道士苦笑了一下之后便是轉身離開了。
  “撒對我來說實在是讓我蛋疼啊。”回到了自己的家之后月夜將發色變回了原狀的冷冷妃暄放到了床上去然后露出了一個無奈苦笑道。
  “怎么了嗎??”愛莎一臉好奇的問道。
  “這個笨蛋竟然是用自己的靈魂去當做戰斗的資本,難怪剛才力量突然就變得那么的強大了額。”月夜看著那躺在了床上一臉慘白的冷妃暄后苦笑道。
  “不會吧,使用靈魂,這個不會太扯了一點嗎。”華琳的嘴角微微的抽搐著。
  “撒這也不是不行的,只要將自己的靈魂當做祭品祭獻給予自己體*內那沒有辦法控制的冰系力量,這樣的話會可以將那個冰系的力量養育起來然后便是產生一個里人格。這樣的話兩個人格組合成一個人,但是這樣會很蛋疼的。”月夜捂著自己的臉表示蛋疼。
  “呼實在是讓我無言啊。”月夜看著自己眼前的家伙然后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苦笑道。
  “撒那么你有辦法醫治她嗎???”此時一個人走進了房間之后微笑道。
  “誰知道,靈魂這種事情實在是很難說啊。”月夜聳了聳肩道。
  “蒂法,地球圖書館已經整合完畢了???”而愛莎則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那走進了房間的蒂法問道。
  “這是自然,我沒有一定的把握怎么可能隨便的出關啊。”蒂法微笑道。
  “冷妃暄的事情先放著吧,畢竟此時我也沒有辦法動用這個家伙的力量,沒法使用的話我也沒有辦法救她。”月夜從自己的隨身空間之中拿出了斬魄刀之后苦笑道。
  “那么我們現在是要去找那群無節操的家伙然后結合那根神棍和我的力量找出讓那群無節操的家伙那么害怕的家伙嗎???”蒂法看著月夜表示十分的不解。
  “沒錯。我覺得很快的我們就可以看到最后面的那群boss了啊。”月夜表示無奈。
  “為什么覺得會是那‘群’呢???”蒂法看著月夜問道。
  “因為小憂他們說了是一群人,不只一個啊。”月夜聳了聳肩道。
  “好吧,這算不算是劇透啊。”蒂法捂著自己的臉表示十分的不解。
  “撒誰知道呢。對于他們來說那個家伙就是要徹徹底底的防范那群家伙,他們不想要往事在此的重演。”月夜一臉嚴肅的道。
  “往事???那群無節操的家伙竟然還有這么沉重的事情???”愛莎一臉驚訝的道。
  “撒要說是往事也不是往事,應該是說不要讓未來的事情發生,他們想要改變歷史。畢竟在未來后面那群家伙出現的時候就是會看見穿越者聯盟被大肆毀滅和屠殺的事情了。”月夜苦笑道。
  “ok。那么我們走吧。”蒂法思考了一下之后道。
  “那么愛莎,不好意思,麻煩你和華琳在家幫忙看家了。如果冷妃暄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立刻就用那把斬魄刀往她的心口插進去就好了,這樣的話會強制讓她進入靈魂空間然后變成靈魂溝通的狀態。”月夜表示十分的無言啊。
  “喂喂……………….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愛莎看著月夜表示十分的糾結。
  “完全沒問題的,因為斬魄刀對于一般人的話是沒法造成傷害的。除非始解了。”月夜豎起了大拇指之后微笑道。
  “好吧,你們路上小心啊。”愛莎苦笑了一下之后道。
  “喲西走吧。”月夜微微一笑道。
  “話說我們的目的地到底是在哪里呢??”蒂法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眼前的月夜問道。
  “目的地啊,某只小葉子打工的餐廳吧。”月夜思考了一下之后道。
  “是嗎,那么距離這里應該不遠吧。”蒂法微微一笑道。
  “是啊,那群家伙說什么為了方便做事情所以干脆都把住所遷到了這個都市來。”月夜表示十分的無奈。
  “撒那么看來他們那群無節操的家伙真的是對這一次的事情很認真啊。”蒂法微笑道。
  “是啊,畢竟對于他們來說穿越者聯盟是他們的家啊。”月夜看著天空微微一笑道。
  “這位小兄弟請留步。”此時一個在路邊擺攤看相的人叫住了月夜。
  “你找我???”月夜指著自己表示不解。
  “沒錯,就是你。”那個神秘人點點頭。
  “好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只見月夜和蒂法對視了一眼之后便走到了攤子前的椅子上頭坐了下來。
  “我見你如故。所以便把這個東西贈予小兄弟你吧。”只見那個看相的算命師從自己的衣袖之中拿出了一枚翠綠色的玉石之后微笑道。
  “這是什么???”在月夜和蒂法表示不解的時候那個看相的算命師便消失了。
  “哈????這是什么啊。”月夜表示十分的無言。
  “額………………那個老人已經不見了哦。”蒂法對著月夜道。
  “哈?????”月夜表示十分的蛋疼。
  “真是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強制塞了一個東西,這還真的是讓我不解啊。”月夜看著自己手上的那枚翠綠色的玉石之后表示十分的囧啊。
  “撒那么就暫時收下吧,畢竟人家都已經送你了,你就乖乖收下吧。”蒂法看著月夜壞笑道。
  “好吧,那么我就收下吧。”月夜表示十分的無奈啊。
  “不過看看時間我們好像快遲到了哦。”蒂法看著月夜壞笑道。
  “撒那么我們還是加快腳步吧,畢竟遲到什么的還是不要比較好啊。”月夜將那一枚翠綠色的玉石收進了自己的口袋之中然后便拉起了蒂法的手然后邁開了自己的腳步往前沖。
  接著月夜和蒂法便來到了約定好的那件餐廳之中。
  然后問了一下店里頭的人之后便來到了那間包間之中。
  “不是吧…………………….”而月夜捂著自己的臉表示十分的無奈。
  畢竟此時在包間里頭的人就只有打瞌睡的小葉子和正在吃草莓圣代的煉獄姐姐還有和自家老婆用爪機親熱的聽楓三人嗎。
  “果然對于他們抱有期待的我就是一個笨蛋。”月夜捂著自己的臉表示十分的無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