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最新章節: 第45章金蟬脫殼(下)(03-24)      第44章金蟬脫殼(上)(03-24)      第43章黑天鵝(03-24)     

我的美女俏老婆44 金蟬脫殼(上)

  意志消沉的‘肖磊’,在夜.店買醉,與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KG總部。最為‘幸災樂禍’的要數王廣了。肖磊可是葛藤一手提拔上來的人,現在去滬市公干,不但與人大打出手,還將面臨十五日的行政拘留,這在‘KG’總部,算得上頭一份。
  通著隔音的實木門,王廣就能聽到查理痛斥葛藤的聲音,站在門口‘興奮不已’的王廣,饒有興趣的與查理的貼身秘書閑談起來。直至葛藤黑著臉出來之后,毫不掩藏臉上笑容的王廣,示威性的望向自己的老對手。而后者,直接‘氣洶洶’的離開了這里。
  進去之后的王廣,不免又在背后告了肖勝的黑狀。查理雖是芬蘭人,但卻是一名‘華夏通’,他自然明白王廣的用意。說實話,王廣與葛藤的‘水火不容’,也是查理刻意營造出來的。這在華夏叫做‘平衡’,要是兩名下屬關系好到穿一條褲子,還不把他這個領導給架空了?
  一個好的領導,一定會客觀理性的去聽聞每一方勢力的‘蜚語’。所以對于王廣的‘落井下石’,查理只聽就是不表態。
  “王總,這份文件你先看一下。”待到王廣口若懸河的告完肖勝的黑狀后,不急不躁的查理,從桌面成堆的文件里抽出了一份,遞到了他面前。
  后者瞪大眼睛,一臉狐疑的接過了文件。這是一份,關于KG和嶺南百盛合作的意向書。這份策劃方案的標頭就寫名了策劃人:肖磊。
  王廣有些詫異,查理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拿出這份文件。耐著性子看完這份策劃方案,再次抬起頭的王廣,言語不再像剛剛那般激進。
  “董事長,這是……”
  “剛剛得到的消息,嶺南百盛的董事會對于肖磊這份策劃書很滿意。記住是很滿意!但具體細節還需商榷……”一句話內飽含了幾個意思,王廣比誰都清楚。
  ‘很滿意’這三個字,等同于抹去了肖勝被‘開除’的可能性。
  “年輕人難免會犯錯誤,可我們總不能一棒子打死吧。白總下周末來京,算算日子還有十來天。肖總監肯定是要出席,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不希望再傳得沸沸揚揚。”
  查理的一句話,等同于為肖勝事件‘定性’了。
  高高興興進屋去,本準備借此?
  4000
  ??打一場翻身仗,殊不知竟偷雞不成蝕把米!不過,說真的肖磊的那份策劃書,以專業水準來判定確實了得。
  越想到這,王廣越是煩躁。媽嘞戈壁,這么好的人才,怎么都往老葛那里竄呢?
  肖勝入獄的事情,同樣傳到了王海耳中。霸州的事情,讓這廝‘枕戈待旦’了一整夜,直至‘包袱’安全運到指定位置被人接手后,他的一顆心才算稍稍放下些許。
  但已經被龍組名下的‘鷹衛’盯上這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越是如此,心情越發陰郁的王海,在聽到肖勝入獄時,更顯得煩躁。
  “屁大點的事,不就是失手打幾個人嗎?以他的身份,KG不出面保他?怎么能行政拘留十五天呢?再不濟,也就是罰點款的事情嗎?”
  很是煩躁的王海,扭頭對自己的助手說道。
  “本來我們也是這樣認為。可他在夜.店里,找的那個女人是個‘人.妻’。”
  聽到這話的王海,心煩意燥的反問道:“人.妻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嗯?”猛然扭頭的王海下意識望向自己的助手。
  “滬市魏老大的姘頭,對方揚言是要弄死這個肖磊。不過,葛藤已經乘機趕到滬市處理這事了。”
  “媽嘞戈壁,真不是個省油的燈。白靜下周就來京了,我們現在又被鷹衛盯上了。外界的渠道是不能啟用了,唯一好用的就是肖磊這條‘背景干凈’的。可在這個節骨眼上,特么的又出了這等事……KG總部是什么態度?”
  抽出雪茄的王海,下意識詢問道。
  “貌似這小子的策劃書,嶺南百盛方很滿意。就目前而言,他還是這次會晤的‘首選’。”
  “那就好,想方設法救人。拘留十五天?真拘留十五天,黃花菜都涼了。”
  “明白。”
  一輛由東省駛向俄國的火車,在駛離了始發站一個小時后,停靠在佳木斯站。這列進出境的火車,多以‘載貨’為主,由于長途跋涉,前排的車廂哪怕載人,也是以臥鋪為主。只不過被細分為‘硬臥’和‘軟臥’兩種。
  相較于硬臥的毫無遮攔,軟臥的四個床鋪前,多有一處隔斷門。包下軟臥內三個床鋪的華美,在火車停靠佳木斯后,略顯焦急的探向窗外。
  肖勝于她留下的紙條里,由于匆忙言語都顯得很片面。她只知道對方沒事,按照他的指引,去酒店更衣室里衣柜里拿到了這幾張火車票。
  知道肖勝不會平白無故的留下這三張票的華美,第一時間趕機登上了這列火車。但在始發站,她卻沒有見到對方。
  月臺上的旅客,逐次登上了車廂。華美透過隔斷門甄別著每一個路過的腳步聲。隔壁的談話聲,時不時傳到其耳中,偶爾起身的她想要通過車窗玻璃一探外面的場景。
  “謝謝……”
  外面突然響起的熟悉聲,亦使得華美連忙站起了身。待到喬裝打扮一番的肖勝,拉開房門出現在華美面前時,后者臉上的那份擔憂之色才隨之消散。
  原本站在門前的列車員緩緩轉身,剛剛肖勝的那句‘謝謝’顯然是對她說的。
  房門緊關,扭過身的肖勝,便迎上了華美熱情的擁抱。她只知道肖勝會赴俄國,卻沒想到他會以這種方式進入俄境。
  “我們在查俄方‘克拉格’的事,俄方已經有所察覺了。赴俄的班次就那么幾班,他們盯得很緊。這也間接表明了俄方在這方面很‘心虛’。”
  落座后的肖勝,直接對華美解釋道。之所以沒有從始發站上車,也是出自于這個原因。
  “那昨晚?”華美很是詫異的詢問道。
  “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罷了!彪哥的那個女人是英倫特勤策反的一名外勤,跟她纏綿的也是來滬負責監視我的。他們是在我們抵達男廁前一秒才到的。當著他們的面,被警察抓走。我才有機會金蟬脫殼。”
  說這話時,肖勝露出了貪婪的笑容,把華美拉入懷中的同時,單手伸入對方的衣襟內。
  而就在此時,原本緊關的隔斷門被人突兀的拉開。一名身材高大漢子提著手提包,望向包廂里。猛然回頭的肖大官人,怒瞪著對方。
  后者立刻會意到了什么的連連道歉道:“不好意思,看錯車廂了。”
  漫雨微.信公共帳號:manyu0104或直接點開公眾號搜索‘漫雨’上面有個人簡介。俏老婆的番外免費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