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最新章節: 番外31(08-22)      番外30(08-22)      第203章調虎離山(中)(08-22)     

我的美女俏老婆178 你唬我啊

  “實際上呢?不過是做樣子罷了。這位駐軍總長,因‘阿爾杰夫’事件,被牽扯的夠深。上面幾個派系都想打壓他!不玩這一手,下面人都有可能反他!”
  “老奸巨猾!”
  說到這,肖勝竟主動推開了車門。
  當他下車的一剎那,原本便緊張的現場氣氛,顯得更加劍拔弩張。
  “請不要拿槍指著我!謝謝……”
  說完這話的肖勝,撥開了身前這名士兵的槍頭。大步流星的朝著貝利托那邊走去!
  “什么情況啊貝利托先生!”
  在肖勝出現的一剎那,這位沙威總長,便一副‘同仇敵愾’的姿態。下意識朝著自己腰間的佩.槍摸去。而看到這一幕的貝利托,極力阻止道:“沙威,你想干什么?”
  “你敢說他不是‘臉譜’?你敢說,他不是殘害我們數以千計‘袍澤’的罪魁禍首?他手上沾滿了,屬于我們人的鮮血。而你,還期望著我們予以他們保護?”
  “貝利托,阿爾杰夫剛下葬,安德烈至今還需要營養液維系著生命。這些人全都是拜他所賜!”
  面對沙威正義凜然的指責,就站在那里的肖磊一邊扣著鼻孔,一邊像是看傻.逼似得,望向這廝。
  他的傲慢和張狂,再次刺激著佯裝拔槍的沙威。
  就連一旁幫他說話的貝利托,都有些微怒的望向這廝。
  自己已經在這里極力為他解圍了,他非要在這個時候露面。這不是把事態推向‘惡化’嗎?
  一旦碰到‘暴脾氣’的,人家管你啥身份的,上來就給你一梭子子彈,那你豈不是‘涼涼’?
  隨父一同下車的阿芙羅拉,站在一旁饒有興趣的望著這個高大的男人。
  作為莫斯.科有名的‘交際花’,執掌伊萬諾夫財團的阿芙羅拉,能力和她的放浪形骸是成正比的。
  這個三十多歲,便已經把家族生意打理的僅僅有序的女人,換男友的速度堪比尋常人吃飯。
  至今單身的她,前段時間還爆出與法某男模,共度三十六小時的花邊新聞。
  據說,被她盯上的漢子,鮮有逃出她的手心!
  與貝利托的微怒不同,阿芙羅拉則覺得這樣的男人,才是真爺們。
  任由外面幾十支槍對準著他,他仍舊淡定自若的站在那里。
  絲毫沒有任何怯場的意思!
  聯系著,他之前在俄的所作所為,以及在世界上所享有的‘聲譽’。這對于阿芙羅拉來講,都如同罌.粟般深深的吸引著她。
  “什么時候能走啊貝利托先生?”
  待到肖勝絲毫沒把沙威放在眼中的詢問出這句話時,后者不等貝利托回復,勃然大怒道:“走?恐怕你今晚要留在這了。”
  “我再借你十個膽子,你敢嗎?”歪著頭的肖勝,直接回懟道。
  “你……”
  “三十七人加你三十八,有一個算一個,**里有一顆子彈算我輸!”
  待到肖勝如此篤定的說出這話后,貝利托和阿芙羅拉都瞪大眼睛的望向沙威。
  而此時‘騎虎難下’的沙威,眼角微微抽動的大喊道:“賭什么?賭你的命啊?”
  “你配嗎?”
  說完這話,肖勝從兜里掏出了香煙。就這樣當著他的面,堂而皇之的點著。
  隨后扭頭對著身邊手持槍械的士兵說道:“來,扣動扳機讓我聽聽響。”
  說這話時,肖勝主動拿起對方的槍管,正對著自己的眉心。
  “扣啊!”
  面目猙獰的吼完這番話時,現場鴉雀無聲。
  掃視著眾人的肖勝,把目光停滯在沙威身前道:“別跟老子玩虛的!我十六歲出道,今年剛好‘從業’二十年。我挨過的槍子,比你這把M9200的載彈量都要多。你唬我啊?”
  “拿我當你的政.治翹板?為自己目前在當地的窘境,找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你真不配我背這個鍋!”
  說完這話,猛抽幾口香煙的肖勝,隨手把香煙仍在地上。踩滅之后,轉身直接離開。
  而就在這時,被肖勝當眾揭破小把戲的沙威,惱羞成怒道:“你真當我……”
  “在你槍保險栓扣開之前,四五十度高樓上的那名狙擊手,便會要了你的命。克格.勃都不會允許你亂來的……”
  說這話時,肖勝已經重新開口了車門。
  扭過頭的他,望向不遠處的沙威。不屑一顧的補充道:“別把自己最后的顏面,摔在地上自己踩兩腳。我尊重這次華俄協議,但不代表就必須尊重你。”
  “貝利托先生,請您的人保持對我足夠的敬畏心。客觀的來講,我瘋起來我自己都怕。”
  說完這話,肖勝順勢坐進了車廂內。
  而把自家男人的種種行為盡收眼底的陳淑媛,扭身為他整理著著裝。
  “你有點太冒險了,萬一這里面混雜了……”
  “別鬧,被逼停的位置,處于一處空闊地帶。周圍沒有高樓大廈,唯一的制高點就是四十五度角的那處五層樓。在裝甲車出現的一剎那,貝利托的人便已經趕往那邊了。換而言之,周圍沒有狙擊點。沙威心里也怵著呢,生怕弄巧成拙,給他人做嫁衣。”
  “所以選擇的區域,很有針對性。在這種情況下,我要是在被人打黑槍,這些年我也算是白混了。”
  說完這些后,肖勝掐著陳淑媛的側臉道:“還有就是,咱不能慣著他們。這樣的事情,只要‘成功’一次,接下來的商務會談,還未開始。便會有多個團體,想要借此‘出名’。”
  “俄當局,對于此事一定會處于不聞不問的狀態。因為,他們希望我們發飆。動用在莫斯.科的力量。這樣,便能及時掌握這股力量。”
  “在這條通往酒店的路上,沙威是第一波,但絕不是最后一波。我可不想耽誤了吃午飯。”
  “嗯,更重要的是小別勝新婚。等著要孩子呢!”
  待到肖勝毫無節操的說完這番話后,前排的龍舞強裝嚴肅的望向窗外。而司機,更是一副啥都沒聽見的樣子。
  反倒是陳淑媛,臉色燒紅的推了肖勝一把。
  “這有啥?我說實話,還挨打?”
  知道無賴不過對方的陳淑媛,干脆沉默不語的躺在他肩膀上。
  這位在京都剛剛闖下偌大‘兇名’的女強人,也只有在她男人面前,溫柔的像個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