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 最新章節: 第2088章驀然回首(結局)(07-04)      第2087章婉兒醒來吧(07-04)      第2086章輪回就在那里(07-04)     

仙逆2071 雨中青虹

  輪回。。。。。。到底什么是輪回,。。。。。我之前已經了解了,這輪回是天,但實際上,這輪回除了是天之外,還有更多的含義。“王林走在天幕上,腦海中不斷地浮現出周茹與司徒南,還有那瘋子的身影。
  “瘋子的經歷,或許不是輪回,但周茹的選擇,司徒的選擇,卻是輪回……”他們沒有選擇離去,而是選擇融入這里,因為他們有太多的羈絆,太多的牽掛,不舍。
  周茹不舍這一世的父母與親情,司徒不舍那些跟隨他一輩子的軍兵。如司徒所說,每一次的輪回,都是一世,都存在了諸多的牽掛,怎能說斷就斷。
  這,就是輪回的力量……”可以讓人在其內,無法自拔,亦或者是,不愿自拔。
  ”王林目中有了茫然,那茫然中,他似隱隱有了一些更多的明悟。
  “輪回,是天,也是一面鏡子。這鏡子里的自己,就是輪回。”
  王林目中的茫然,漸漸散去,露出了清明,他對于輪回的理解,在周茹那里,在司徒這里,漸漸向著圓滿接近。
  ”不知其他人的選擇,又是怎樣……”王林看著遠處,輕嘆一聲,走去了。
  仙族大地,北州的范圍,一處山巒內,存在了茂密的樹林,此地看起來極為兇險,下方一條官道蜿蜒,如一線天般。
  在那里,有一座洞府,四周荒無人煙,唯有鳥獸存在,只不過于多年前這里出現了這洞府后,就再沒有野獸敢來此地。
  洞府內極為奢華,無數夜明珠映照下,使得那洞府很是明亮,但這明亮卻是因此地的安靜,透出了冷意。
  此刻,在那洞府的主室內,盤膝坐著一個修士。
  這修士看起來年紀不大形似棒儒,但卻有一個碩大的頭顱,與其大頭比較,他的身子顯得極為瘦小,似很不協調的樣子。
  這大頭修士,神色陰沉,吐納中使得這洞府充滿了森然。
  ”大頭……”在這修士打坐中,忽然有一個聲音驀然而起,在這陰冷的洞府中,回旋開來。
  這修士心神一震,猛的睜開雙眼,在其睜開眼的剎那,他沒有絲毫遲疑,張開吐出了一道綠光,那綠光發出尖銳的嘶吼,直奔前方那出現在這洞府中的一個白色身影。
  王林神色古怪那綠光是一條猙獰蜈蚣,尚未臨近,便有腥風撲面,王林右手抬起,在那蜈蚣上一點這蜈蚣頓時身子一頓,漂浮在那里一動不動。
  那大頭修士此刻神色露出震驚,他這條蜈蚣放在元神內煉化,即便是修為高出他一些,也會被這蜈蚣纏住,給他足夠的時間或逃或再次出手。
  可如今卻是被眼前之人如此輕松地凝固在半空,甚至連對方施展的什么神通他都看不出來。
  ”馬濤,你非要趕盡殺絕不成!“大頭修士一生凄厲的嘶吼,全身轟的一聲,有大量霧氣擴散,他一晃之下,就要逃遁。
  “馬濤?“王林一怔,右手在那霧氣內一點頓時一道晶光穿透霧氣在那大頭修士逃遁時,驀然印在了他的眉心。
  大頭全身一震目中露出迷茫,種種記憶在腦海似不斷地浮現,與此同時,王林右手虛空一抓,立刻這四周山脈的天地之力轟轟卷動而來,凝聚在王林的右手內,化作了一把小劍。
  此劍,為天地之力凝聚,為王林信術所化,可謂至寶!
  一甩之下,這小劍直奔霧氣內,刺在了一旁的墻壁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霧氣內正在蘇醒記憶的大頭,王林目中露出柔和,大袖一甩,天地之力凝聚而來,化作了大量的丹藥落入一個葫蘆內,放在一旁后,王林轉身離去。
  許久,那霧氣散開,大頭一臉復雜與茫然的走出,他坐在那里,看著空空的洞府發呆,直至過了半響,他才抬起頭,輕聲喃喃。
  ”主燦““他看到了那把讓他心驚的劍,看到了一旁的充滿了濃郁天地之力的丹藥葫蘆,眼中留下了淚水。
  同樣是這北州內,不同的洲中,一行數十道長虹在天空呼嘯而去,一道晶光從遠處一閃而來,在這諸多修士的錯愣中,那晶光消失在了他們之間。
  沒有人察覺到,這晶光在散去時,在那刺目的光芒閃爍中,落入到了這群修士內,一個穿著紅袍的童子眉心。
  這童子全身一震,腦海內封塵的記憶,慢慢的蘇醒過來。
  這群修士驚疑不定少頃,彼此略作商議后,再次急速前行,那人群內的紅衣童子,目中露出迷茫,在數個時辰后,當這群修士在一座山峰上休息吐納的時候,他目中的迷茫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復雜與恍惚。
  “我是……”紅衫子……“丶那紅衣童子望著天空,臉上慢慢露出了微笑,他深吸口氣看著眼前這片大地,內心充滿了激動。
  東州,王林當年曾一略而過的南尼洲內,有一個規模很小的宗門,此宗修士不多,只有數千人的樣子,所在的山門之處,也不是很好,靈氣并非很濃。
  尤其是隨著仙族幾位大天尊與仙皇發布的圣旨,告知整個仙族宗門進行全力備戰后,暗流轉動,使得這樣的小宗門,無法在平靜下來,必須要依附一些大的宗門,才可繼續存在。
  戰爭要開始了,這樣的小宗門,很難于那未來的仙古大戰中,繼續傳承下去。
  申豹,作為此宗的宗主,修為更是達不俗,如今內心頗為焦慮,他不知未來的路在何方,不知道自己的這一宗,在數百年后的大戰下,還能不能存在。
  他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如今的位置,成為了一宗宗主,他不想放棄,只是擺在面前的道路,似只有一條,那就是依附。
  但依附的對象與選擇,會有不同的后果,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再樣嚴重。且宗門內的那些長老,更是與他持著不同的意見,對于依附的選擇,似有了分裂的跡象。
  在這豐豹憂慮之時,這一天,一個身穿白衣,一頭白發的青年,從山下走來,一步步走上了此宗,他是王林。
  王林找到了申豹,在數個時辰后,王林離去。
  當他離開時,申豹站在大殿外,看著天空,目中有了迷茫,許久,那迷茫慢慢消失,化作了堅定。
  一個個洞府界的故人,在這段時間內,王林幾乎看到了全部,有的人,他選擇了解開前世的記憶,有的人,王林把這選擇的權利給了對方。
  但無論最終如何,王林都會留下一些讓他們保命之物,了卻了那一段洞府同源,亦或者說,這些人,都是屬于那一個名為七道的宗門之人。
  日月宗,天方洲內最強的宗耳,此宗門人數十萬之多,為整個天方洲內,第一宗,更是身為東州九宗十三門之一。
  日月宗內,千年來,天驕之輩出現了很妾,但卻沒有一個,可以比的過一個叫做青虹的女子,這女子的天資,堪稱萬年難尋!
  她數百年前成為了日月宗的弟子,短短的數百近千年時間,竟成為了第三步大能,且達到了空涅的巔峰,似只差一線,就可以成為空靈之修。
  這里面自然與日月宗全力栽培有很大的關系,但同樣也說明了,這叫做青虹的女子,在日月宗眼里的珍貴。
  尤其是日月宗的幾乎常年閉關,具備了金尊修為的大長老,據說她已經擁有了天尊的實力,但卻沒有去闖天尊涅之地。
  此人,親自收了這女子為徒,每隔幾年都會出關一次,提點此女修為上的事情,甚至有那么一段時間,她將此女帶入自己閉關之地,一同閉關修行。
  這女子,在日月宗,被稱之為圣女一般,被無數宗門之人仰望的同時,更是因她的絕美容顏,成為了宗門弟子的愛慕對象。
  不過,這女子太過優秀,驚鴻一般,且其性格很是冷漠,數百近千年來,從未有選擇的道侶的舉動,可她越是如此,就越是被日月宗的弟子們仰慕。
  尤其是那些長老的子嗣與自覺有資格的徒弟,對這女子的追求,從未間斷。
  這一日,這叫做青虹的女子,從閉關中走出,外面烏云彌漫,有雷聲轟轟,似隨時可以落下雨水,那雷聲讓她有些無法靜心,似有什么事情將要發生的樣子。
  她站在屬于她自己的洞府外,望著天地間的烏云,望著那山下雨中的姹紫千紅,目中露出迷茫。
  一只美麗的蝴蝶從那遠處飛來,迎著狂風,在這女子的面前飛舞環繞,吸引了這女子的目光。
  她喜歡紅色,喜歡蝴蝶,宗門內的所有人,都只知道她第一個喜好,但這第二個喜好,卻是無人知曉。
  望著那飛舞的蝴蝶,這美麗的女子,目中的迷茫,更深了,與其他轉世之人一樣,在她的夢中,也時常有朦朧存在。
  她總覺得,自己不屬于這一片天地,這種感覺,讓她的冷漠,與眾不同。
  雷霞轟隆,雨水嘩嘩而落,灑向大地,與山風交融,形成了如蓋簾一般的雨幕。
  她穿著一身紅色衣裙,遠遠一看,如同紅蝶,與身前的那只蝴蝶,在那山風中,在那雨水中,似要無人問津的隨風而去。
  ”紅…”一個柔和的聲音,在這女子的身后,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