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 最新章節: 第2088章驀然回首(結局)(01-25)      第2087章婉兒醒來吧(01-25)      第2086章輪回就在那里(01-25)     

仙逆2088 驀然回首(結局)

太古神境,那圓形的大地上,正中心的位置,這座飄著七彩雪花的山上,有兩個身影。
  那是王林與李慕婉。
  他們站在那里,看著不遠處那座橋,輕聲說著話語。
  王林的目中帶著柔和,看著李慕婉神色內的溫柔,這一幕,他等了很久很久,等了數千年,終于再現。
  那飄落的七彩的雪,沒有了悲哀的含義,與王林在那始古祖廟內分神中,看到的那一幕,完全的不一樣了。
  “這是一個漫長的故事,婉兒,等我們離開后,尋找一個平凡的地方,讓我用一輩子的時間,來給你講這個故事,好么……還有平兒,還有她的妻子青宜,你一定會喜歡他們的。”王林輕聲開口。
  李慕婉輕點螓首,她望著眼前這個男子,他的臉和以前一樣,只是,在她看去,卻是有了滄桑與歲月隱藏的痕跡。
  她可以想象得到,為了讓自己蘇醒,王林付出了多少艱辛,付出了多少代價。
  “現在,讓我帶著你,一起踏天……”王林抬頭,看著那不遠處的橋,雙目露出了數千年最明亮的光芒,那目中沒有了哀傷。
  他拉著李慕婉的手,在她蘇醒后,他就從未松開,他怕一旦松開,就又找不到了。
  他們二人的身影,漸漸向前走去,走上了那座踏天之橋,向著橋的盡頭,那與天幕連接的虛幻,一步步的走去。
  李慕婉也拉著王林的手,一輩子都不想松開,她可以感受到那手心內傳來的溫暖,讓她的心,有了闊別數千年的溫馨與安寧。
  他們的身影,漸漸走去,走到了那橋的盡頭,在將要踏入進去的一瞬,王林腳步頓了一下,他的左手抬起,向著身后那大地一揮。
  這一揮之下,卻見三道長虹憑空出現,直奔這大地而起。
  那第一道長虹內,是半個羅盤,它與大地融合,使得這圓形的大地轟鳴,那之前似虛幻的另一半,頓時真實起來,使得這大地上的無數裂縫山脈所化的刻度與符文,爆發出了刺目的光芒,在完整后,隱隱似展開了運轉。
  那第二道長虹內,是一個巨大的指針,它漂浮而起,急速下沉中與那飄著七彩雪花的山融合,指針于這圓形大地轉圈橫掃。
  一股磅礴之力,從這大地內擴散出來,轟鳴驚天。
  那第三道長虹內,是一個珠子,一個白色的珠子,天逆!
  它漂浮在這天地間,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它的出現,頓時讓這整個大地,這定界羅盤,似有了完整。
  “收!”王林輕聲開口。
  在其話語傳出的一瞬,卻見這大地在那轟鳴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縮小,更有大量的霧氣繚繞,片刻后,整個大地消失,那飄落七彩雪花的山峰消失,這天地的一切存在,除了王林與李慕婉所在的那座橋,全部都散去,化作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羅盤!
  那羅盤嗡鳴,漂浮在王林的左手之上,不斷地旋轉中,再次縮小,最終,出現在王林手心內的,依舊還是那天逆珠子!
  天逆珠,是這定界羅盤最關鍵的部分,同樣也是與定界羅盤完整后所化的樣子,沒有區別。
  握著此珠,王林回頭看去,他看不到天,看不到地,所看只是一片虛無,在那虛無的盡頭,他還看到了一個身影。
  那是古道。
  古道呆呆地望著這一切,他也看到了這片虛無內,唯一存在的一座橋,還有那橋上的兩個身影。
  “這就是答案……”古道喃喃,神色露出復雜。
  王林微微一笑,右手一揮中,古道的身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那漩渦內,是仙罡大陸,古道沉默片刻,向著王林深深一拜,走入那漩渦內,消失無影。
  在他離去后,王林拉著同樣看到了那身影,但卻沒有聞訊的李慕婉,走入到了那橋的盡頭,消失在了那虛幻中。
  隨著王林的離去,那橋,也漸漸地化作了晶光,散開后,與這里的虛無融合,不見了。
  這是一片如桃園般的地方,遠處有一間亭榭,其內有一張石桌,兩個石椅,桌子旁的一處石椅上,此刻坐著一個背對著王林之人,此人穿著灰袍,滿頭灰發,看不到樣子。
  此人身后,站著一人,似仆從一般。
  王林拉著李慕婉,從虛無內憑空走出,來到了這如桃園的地方。在他帶著李慕婉走出的瞬間,那仆從轉過身,看著王林,臉上露出了微笑。
  王林看著此仆從,對方的樣子略有蒼老,但他依舊一眼認出了此人。
  “凌天侯。”王林緩緩開口。
  “是,也不是。”那仆從老者搖頭,沒有開口,說話的,是那背對著王林的灰衣人,他轉過身了,含笑看著王林。
  “這位想必就是王夫人了,果然與王道友很是般配的樣子。”那灰衣人看著王林,微笑說道。
  李慕婉神色平靜,沒有說話,她站在王林身邊,平靜的看著那灰衣人。
  王林望著那開口的灰衣人,忽然笑了起來,拉著李慕婉走上前去,在那老者的對面,大袖一甩,頓時那僅剩一個的石椅出現了重疊,化作了兩個,與李慕婉一起坐了下來。
  在他與那灰衣人之間的石桌上,擺著一副棋盤,其上黑白二子錯落,顯然是一副殘局的樣子。
  “你的分身當年和我下到一半就離開了,我等了這么多年,終把你等來,我們接著下吧。”那灰衣人微笑,拿起一粒黑子,放在了棋盤上的一處地方。
  “你是守護者?”王林看了一眼棋盤后,望著那灰衣人。
  “我是,你也是。”那灰衣人抬頭,含笑開口。
  “天運子是器靈,我在它的身上,自然留有一道神念,也就是你看到的灰衣天運子了。”那灰衣人的相貌,赫然就是與天運子,一摸一樣,只不過給王林的感覺,卻是不同,如對方所說,那是灰衣的天運子。
  “如七彩界,最早是你的分身創造的一樣,后來被那器靈發現借以利用,我本也覺得好奇,如今也才知道,輪回在你看去,竟如此簡單。
  那七彩界的一個個仿造的天逆珠,不正是你的殺戮分身,想要知曉那缺少的一個為何物的猜測與一次次嘗試的根源么,那一個個銘志道經也好,劫經也罷,不正是你一生的經歷么。
  奉至修真行……這個真字,代表了輪回中的真我,這句話的含義,是從此之后,讓世間眾生,去在那輪回中,尋找真我的道路,去走出輪回。”那灰衣人目中露出贊嘆,緩緩開口。
  “我沒有名字,如果我是這逆塵界第一個踏天境,而你,就是第二個,在你我之間,眾生皆沒有人可以踏天而來。
  除了你的那具分身……”灰衣人微笑說道。
  “定界羅盤,是你創造的?那器靈,是你封印在內的?”王林沉默片刻,拉著李慕婉的手始終沒有松開,看著那灰衣人,問道。
  “第四步為踏天,是逆塵界的巔峰,可是,宇宙蒼穹四大界,還是有人走到了第五步……亦或者第六步……在我來到這里之前,就有了這副棋盤。
  下棋吧,該你了……”灰衣人輕聲開口。
  王林沉默了少頃,微微一笑,左手抬起,在他的手心內,本就有一個白色的珠子,拿著這個白子,把它放在了棋盤上的一處地方。
  在這白子落下的剎那,整個棋盤驀然一變,那白子黑子自行點落,好似在推衍一樣,最終,當李慕婉也凝神看去時,那棋盤內的所有黑白二子,全部融合在了一起,只化作了兩子。
  一黑,一白。
  白子于王林這方,黑子于那灰衣人那邊。
  “明白了么?”王林抬頭,看著那灰衣人。
  “……明白了。”灰衣人沉吟了片刻,輕嘆一聲,點了點頭。
  王林微笑,站起了身,拉著李慕婉,沒有回頭去看那二人與棋盤,而是身子向前一步邁去,與李慕婉,消失在了這里。
  隨著他的消失,那棋盤上的白子,也慢慢虛幻,最終消失,似隨王林而去。
  王林離開了,帶著李慕婉。
  仙罡大陸上,除了古道外,再沒有人知曉,太古神境內的一切。
  古族大地,一處平靜的山峰上,王林盤膝坐在那里,李慕婉在其身后,溫柔的看著他,王林坐在這里,已經數日了。
  他似在等著什么,李慕婉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只要王林在身邊,她就已經滿足了,不過在她的心底,卻還是有一個疑問,她想等王林醒來時,去問一下。
  又過了三天,在這一日的黃昏,天空一片昏暗時,王林睜開了眼,他望著天空。
  在那天空上,在那仙罡大陸外,此刻,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衣,擁有一頭長長黑發的男子,在他的身上,充滿了一股殺戮與毀滅,他站在仙罡大陸外,目光透著冷漠,看到了那仙罡大陸上,在古族的大地內,望著自己的目光。
  他的樣子,與王林一摸一樣!
  沉默片刻,這黑衣男子身子一晃,沖入進了仙罡大陸,化作一道黑芒,直奔古族大地,來到了那王林所在的山峰,站在王林的身前。
  他看到了李慕婉,冷漠的目光有了柔和。
  “你本可以不來。”王林看著眼前這個黑衣殺戮分身。
  黑衣男子沉默,右手抬起,斷了一絲自己的黑發,松開手,那黑發飄起,漸漸化作了白色。
  在這白色的發絲出現的瞬間,王林右手抬起,在他的手中,也出現了一根白發,只不過這白發在出現后,漸漸地散去了。
  黑衣男子再次看了一眼李慕婉,閉上了眼,化作了一片黑氣,抹去了自身的靈智,融入到了王林的體內。
  王林吸收了全部的黑氣,體內再次凝聚出了殺戮真身,他回頭看著李慕婉,忽然明白了,為何這戮默在擁有了靈智后,依舊選擇散去,選擇與自己重新融合。
  “對我來說,是五百年……對他來說,是無數次的輪回……”
  “看我干什么。”李慕婉微笑。
  “看到他了么?”王林忽然問道。
  “誰?”李慕婉一怔,她方才,什么也沒有看到。
  “沒什么,我們走吧,你不是想看看王平和他的妻子么,我們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開始平凡的生活……”王林站起身,笑道。
  “不修行了?”李慕婉眨了眨眼,起身站在王林身旁。
  “修行在心,找到了真我,哪里都是一樣。”王林哈哈一笑,抱著李慕婉,二人化作一道長虹,向著黃昏過后暗下來的天空飛去。
  “王林,在那棋局結束后,你們說的明白了什么……我有些聽不懂……到底明白了什么?”李慕婉的聲音,輕柔的回蕩。
  二人漸漸遠去,在那天的盡頭,慢慢消失了。
  他們沒有看到,此刻,在這山下不遠,那黑石城內的一處角落中,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背對著萬家燈火,她抬著頭,望著天空上遠去的長虹,眼角留下了淚水,那淚水劃過她的臉頰,滴落在了衣衫上。
  “忘記吧,一切都忘記吧……前一世的魚兒,就是這樣在那水中看著飛鳥漸漸遠去的……”那女子喃喃,眼中有了朦朧,那水中的魚兒在哭泣,只是眼淚融化在了水里,飛鳥似看不到。
  “前一世,我們是飛鳥與魚,但這一世,我們不是……”在這女子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個柔和的聲音。
  這女子嬌軀一震,她驀然回首,看到了燈火闌珊處,那個微笑望著自己的身影……
  全書終
  敲下這三個字時,內心惆悵,幾天后,我會寫下一個后記。
  可以提前告訴大家的,是新書的發布日期,會在2月20號的老時間,準時!
  新書還是仙俠,我準備了近一年的時間,是一個與仙逆不同的故事,一個我每次想到,都會興奮的人生。
  在那個時候,我們再起風云!
  后天十號晚上8點,會在yy里和大家聚下,有時間一定要去。RO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