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財》 最新章節: 第2030章(大結局)(02-25)      第2030章(大結局)(02-25)      第2029章(給謝浩買車)(02-25)     

權財2030 (大結局)

  
  耿家。.78xs.
  時間挺晚了。
  衛生間門忽然開了,耿月華沒穿浴衣也沒穿睡衣,而是穿了一身剛換好的職業裝走出來了,“帶著孩子去?去哪里?”很久沒見了,月華書記還是那般風采依舊,雖然仍然板著一張臭臉,但看那臉上**的紅潤程度來說,她身體狀況應該還是不錯的,不然不會臉色這么潤。
  林萍萍一咳嗽,“姐,沒有。”
  “那你們說什么呢?”耿月華看看他們。
  董學斌笑著起身道:“月華書記。”
  耿月華好像才看見他似的,硬邦邦道:“你怎么來了?”
  耿母忍不住瞪了女兒一眼,“怎么說話呢,人家小董是找你有事,也是來看看我們老兩口的。”她知道女兒一直都這個脾氣,說話比較沖,也不是真的就不歡迎對方,所以才圓了一句,當然了,要是以前耿母肯定不會圓這一句的,畢竟董學斌那時還是個街道辦主任,比耿月華的官職差遠了,還是耿月華的下屬,所以女兒怎么說話都是應該的,領導嘛,肯定有領導的特權,但如今可不一樣了啊,前幾年還在光明街道辦當小主任的董學斌現在馬上就要任職市委書記了,縱然縣級市的市委書記是副廳級,可那也比耿月華的官職大啊,這下肯定不能還拿人家當下屬了啊,況且更別說在他們女兒得了癌癥后董學斌幫前幫后的情分了,耿母從那以后也是越看董學斌越喜歡。
  耿月華卻根本沒把母親的話當回事,還是那般語氣對董學斌道:“找我什么事?”
  董學斌也不生氣,早習慣了,笑呵呵道:“也沒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要不一會兒再說吧。”
  耿月華道:“那一會兒去我那兒談。”
  “行。”董學斌就是這個意思,“您身體還好嗎?”
  “挺好。”耿月華簡簡單單道,什么也沒多說。
  還是耿新科道:“我姐現在一個月體檢一次,兩年了,癌細胞也沒有出現過了,身體各方面的狀況都很好,比以前還健康多了呢。”
  說到這個,耿母看向董學斌的眼神更溫暖了,“你拿來的那二十多盒野山參效果真好,我們每天都盯著月華吃,后來吃完了,也是新科去各個地方收購,或者是去拍賣會上買回來的。”
  董學斌道:“這個可別停,堅持吃。”
  耿母笑道:“一直讓她吃呢,可不敢停,這要一停說不準再復發了,那可怎么辦啊。”
  董學斌道:“回頭吧,回頭我再找朋友要點野山參來,到時候給您寄過來,反正沒有了您就找我。”
  耿母嘆氣道:“就是怕太麻煩你,而且那東西貴著呢……”
  耿父也道:“是啊小董,不能老讓你破費,咱們也無親無故的,這……”
  “月華書記當初就挺照顧我的,要不是她,我也做不到今天這個位子,月華書記有事我怎么可能不幫忙啊,而且都是舉手之勞的小事兒,您二老就別跟我客氣了。”董學斌道。
  耿母道:“唉,謝謝你了,孩子真好。”
  其實這已經不是好不好的問題了,反正耿新科一直認為有問題,董學斌能對他姐姐這么上心,他老覺得老姐跟董學斌關系不尋常,耿新科也問過林萍萍這件事兒,也跟她分析過,可最后林萍萍都是什么也沒說,她是知道內幕的,但卻還是幫著董學斌打了一個掩護,每次說跟丈夫說董書記人品好,重感情,重交情,所以才會這么不求回報地幫他們家,之類云云。
  這事兒說完了。
  耿月華坐下,還是沒忘了在衛生間里聽到了幾句話,看向耿新科道:“你們要帶著孩子去哪兒?”
  耿新科一直都有點怕他姐,咳嗽道:“那什么,我是……”
  還是耿母說話了,“是小董缺一個秘書,所以想把你弟弟調過去幫忙,縣級市市委書記的秘書,那是副處級別呢。”
  耿月華一聽,把臉往下一沉,“不行!”
  林萍萍急了,趕緊道:“姐,新科他都熬了這么多年資歷了,在這邊發展也到了局限,換一個環境對他今后的政治生涯也有很大幫助。”
  耿月華斷然道:“我不同意。”
  耿父看看他,“你不同意管什么用!你還想讓你弟弟一輩子都在街道辦啊?你又不幫忙,你弟弟自己張羅一下怎么了?”
  耿月華蹙眉道:“他現在沒這個能力,各方面都很不成熟,街道辦的職權雖然不大,但卻是很鍛煉人的地方,在這里多歷練幾年對新科絕對沒有壞處,以后他鍛煉成熟了,能力上去了,我自然會幫找一個合適他的地方,市委書記的秘書?那是全市第一秘書,級別是上去了,權限也是很大,可那是一般人能做的位置嗎?就新科的能力,上任以后也得出問題!”
  耿新科生氣了,“姐,我怎么就沒能力了我?我怎么就非得出問題了我?你就是這樣,老覺得我不行,老覺得我工作能力差!合著你這一句話下來,我連證明我自己的地方都沒有了?你也太霸道了你!”
  耿月華看著他,“怎么跟我說話呢!”
  耿新科不吭聲了,冷著臉別過頭。
  林萍萍也非常不高興,她也想讓自己愛人出人頭地啊,總不能老窩在一個街道辦吧?但奈何他們耿家連耿父耿母有時候說話都不好使,家里是耿月華說了算的,所以林萍萍也不好說什么。
  見他們吵起來了,董學斌也有點苦笑,不禁插話道:“月華書記,你也別急著否定,我其實讓新科過去也不是出于什么別的原因,可不是你的人情關系啊,你以前是挺照顧我的,可一碼歸一碼嘛,工作上的事情我還是分得清楚的,我自己的秘書我能隨隨便便地定了嗎?我看中的就是新科的能力,我以前的秘書也是臨時抓的,人品很好,姓格很對我脾氣,那時候我剛上任正需要一個這樣值得信任的秘書,所以才讓他過來了,但現在我們縣也要撤縣立市了,很多情況都不一樣了,我那個蘇秘書肯定是承擔不了今后的工作壓力的,于是我才想讓新科過去幫我的忙,我跟新科也是老同事了,咱們兩家又知根知底,自然是最合適的人選。”
  耿月華冷冷道:“他能力不到。”
  “新科還可以啊,我覺得他的工作能力不錯,而且就我們這個年紀的,那也不能要求個個都老氣橫秋滴水不漏吧?那樣的人是有,基本都是老同志,我一個二十七歲的主兒找一個四五十歲的秘書?你覺得靠譜嗎?”董學斌失笑道:“人家就算敢當我秘書,我也不敢使喚人家啊,差著多少歲呢啊,工作上生活上都會很別扭,所以我肯定得找一個跟我差不多歲數的,這里面,新科絕對是拔尖兒的,關鍵我還能對他絕對的信任和放心,月華書記,我找個秘書可不容易啊,您可別給我攪黃了。”
  耿月華眉頭板得很緊,沒言聲。
  耿母忙幫襯道:“小董說的對,人家就是看上新科的工作能力了,你當姐姐的還摻乎什么啊。”
  耿新科也不跟姐姐置氣了,“姐。”
  耿月華一言不發,什么也不說。
  董學斌見狀,當即道:“行了,這事兒就這么定了,新科,大概一兩個月我們那邊的事情就能定下來了,不過你可能得早準備一些,也就是這個月之內吧,我提前先調你過去,你熟悉熟悉環境,等縣級市確認下來你再掛縣委辦的副主任。”
  林萍萍瞅了眼耿月華,見她還是沒說話,不由得心中大定。
  耿新科也高興的很,“好,謝謝董書記了,我十天之內肯定準備好,我等您消息。”
  董學斌嗯了一聲,看向林萍萍道:“你們夫妻倆要是一起過去的話,可得提前商量好,畢竟拖家帶口的不是小事兒,什么都得考慮周全,如果小林也決定要去,到時候你們再找我,小林的工作我安排,當然了,估摸也就是個副科正科的級別,不會太好的,你們先有個心理準備。”
  林萍萍微笑道:“成,那我們先提前謝謝您啦。”耿新科能上去就行了,林萍萍自己是無所謂的,而且就算是個副科級,到時候她也是市委第一秘書的妻子啊,跟平常的科級干部能一樣嗎!
  耿母感慨道:“小董,這回又麻煩你了。”
  董學斌笑道:“阿姨,瞧您說的,多大的事兒啊。”
  這時,耿月華從沙發上站起來了,走到那邊去拿自己的包,“我跟小董去我那里說點事情,回去了。”
  董學斌也起身道:“對,我找月華書記還有點事商量,阿姨,叔叔,那我就先撤了,改天有機會再過來。”
  耿母道:“要不晚上住這里吧,讓新科給你找招待所。”
  董學斌道:“不用了阿姨,一會兒我就得走,其他地方還有事呢。”
  說話間,耿月華已經開門出去了,董學斌又跟耿新科林萍萍他們點了下頭,這才跟了上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