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六奴隸(一)

  阿蘭薩抽出腰間的黑晶石匕首,非常麻利地割下青熊獸堅硬的鱗甲,用自備的水簡單擦洗干凈,滿臉掐媚,笑盈盈地遞到婕希面前:“婕希,這是青熊獸的鱗甲哦,漂亮吧?”
  婕希接過鱗甲,仔細鑒定,從色澤到鱗片的排布,儼然是鑒寶家模樣,未幾,婕希滿意地笑起來:“不錯嘛阿蘭薩,鱗甲一般般,不過你割獸皮的手法又長進了。”
  “那,這次婕希的慷慨…”阿蘭薩完全忽略婕希話語里的意思,只聽到“不錯嘛”這句來自婕希的贊美,于是掐媚的表情更加濃郁,和方才英勇果決的戰斗風格完全兩樣。
  婕希伸手,將鱗甲收進空間戒指,慢悠悠坐回篝火旁:“我知道你想要那把附魔雙手巨劍,但是,婕希的慷慨不是想有就有的,用這樣的鱗甲換那把劍,阿蘭薩,你還需要再打敗幾百只青熊獸。”
  阿蘭薩哀嚎一聲:“那要打到什么時候啊!”
  所謂婕希的慷慨,其實就是婕希制定的利益交換,婕希繼承父親愛金錢愛利益的良好品格,雖然比阿蘭薩小兩歲,卻已經得到父親的全部傳承,其中最耀眼的傳承,莫過于婕希指間那枚空間戒指,里面究竟裝有多少寶物,是未來的史學家們最熱衷討論的話題之一。
  只要少數人才知道,婕希的父親將那枚戒指交給婕希時,滿臉痛心,當然還有一點嚴肅,他對婕希說道:“我的孩子,這可是父親苦心經營的,里面裝有整個國家的財富,你真不打算給父親留一點?”
  “好了,阿蘭薩,你該吃點東西了。”婕希說著,手中默放初級燃燒魔法,將篝火重新點燃。
  聽到食物,阿蘭薩又瞬間充滿動力,趕緊割下青熊獸可食用的幾個部位,接過婕希從空間戒指取出的豪華烤肉叉,哼起小曲烤起肉,剛剛的交易失敗早忘得一干二凈。
  這小子很樂天,至少白天是這樣。婕希手托著腮,輕輕的想。
  與此同時,婕希身后的一顆大樹上,一個黑影悄悄移動,是戴狼首面具的女孩。她默默觀察入侵者,塞拉斯已經帶克萊莉爾在另一側待命,隨時準備包抄。謹慎是有根據的,雖然目測對方等級不在高階,但是阿蘭薩干掉青熊獸的手法干脆利落,實力絕對不弱。而且,法師打扮的婕希雖然沒有出手,卻能讓女孩隱隱感到威脅。
  女孩緩緩抽出系在腿上的匕首,她打算通過偷襲,一擊擊殺法師,至于那個身手不俗的戰士,塞拉斯和克萊莉爾完全可以等級壓制他。
  有了對策,她就不會猶豫。
  殺!
  女孩驟然暴起,從樹上俯沖而下,匕首泛過冷光,直刺婕希的脖頸!
  然而,原本應該還在烤肉的阿蘭薩幾乎同時動作,一把將婕希拽到身后,同時一拳轟出,靠蠻力將女孩震退。
  偷襲失敗,戴狼首面具的女孩幾個跳躍退回樹叢,如一頭真正的狼,蓄力等待下一擊。
  “嘿嘿,你終于出現了,”阿蘭薩拔出雙手巨劍,眼中戰意高昂,緊盯面前的對手,“婕希,那邊還有兩頭魔獸,等級不低哦,麻煩你了。”
  遭到襲擊,婕希并沒有太過驚慌,雖然在這樣的森林里遇見人類有些奇怪。她朝狼首面具女孩默發初級探測魔法,確定對方是六級戰士,才轉頭看向另一側,這一看讓她差點想踹翻阿蘭薩,兩頭體型碩大的雷狼踏出草叢,一頭十級,一頭九級。
  “阿蘭薩,這次消耗記在你頭上!”
  婕希咬牙罵道,卻不顯驚慌。對于法系職業來說,一共有精神力、控制力、語法三個發展方向,雖然理論如此,但三項選擇缺一不可,精神力決定魔力總量、控制力決定魔法操縱能力、語法決定施法速度,每一項都是法系職業的必修課,頂多可以稍稍傾斜一個方向,也只是稍稍傾斜而已。
  婕希卻與眾不同,她幾乎專修控制力,這源于她的戰斗方式,對于召喚師婕希而言,只要能夠操控幻獸就可以,至于魔力總量和施法速度,一張魔法召喚卷抽就能解決,但是這樣的戰斗方式,對金幣的消耗不言而喻。
  “唰——”
  婕希撕開兩張魔法召喚卷軸,火紅色的長發無風自舞,兩只黑影憑空出現,赫然是兩頭十級烈焰巨狼!
  等級天枰似乎有所傾斜,四頭狼瞬間撕咬在一起,雷光火光交雜,卻暴露了婕希的不足,她能夠完美操控一只十級幻獸,操控兩只則顯力不從心,落入下風,用兩頭烈焰巨狼應對兩頭雷狼,不但沒有拖住對方,反而有些自顧不暇。
  當然,換做其他召喚師,此時早就落荒而逃。
  “阿蘭薩,快點!”
  “嘛,初次見面,我叫阿蘭薩·萊恩。”阿蘭薩做了自我介紹,見對方沒有回話的意思,便不再多說,腳下發力,縱身撲入樹叢。
  森林才是女孩的戰場,成功將阿蘭薩誘入,女孩卻猶豫了,對方根本不在意環境。果然,阿蘭薩如履平地,一腳踏上樹干,騰空而起,當頭一劍劈下。
  “哼。”女孩冷哼一聲,側身閃過,同時匕首指向阿蘭薩腹部。想在空中閃避可不容易。
  意外的是,阿蘭薩居然在空中急轉,匕首只來得及劃破他胸前的皮衣,而巨劍被他單手揮起,再次斬向女孩。
  女孩只能再次后退,一躍落在不遠處。
  “你很厲害。”她吐字生澀,似乎不善交流。
  “你也不錯,”阿蘭薩嘿嘿一笑,“嘛,我突然想收服你了。”
  語罷,阿蘭薩再次主動出擊,舉劍突刺。女孩反身蹲下,躲過鋒芒,手中的匕首自下而上,目標依然是腹部。
  阿蘭薩暴喝一聲,猛然止住攻勢,側身讓過匕首的同時,巨劍回拉,砸向女孩的腦袋。
  而女孩早有準備,腳下一蹬就跳了出去,正面攻伐顯然不適合她,雖然能躲過阿蘭薩的攻擊,卻也無法傷害對方。
  “嘿嘿。”阿蘭薩依然笑嘻嘻的表情,手中的攻伐卻凌厲起來,每一次揮劍,女孩都只能堪堪躲過,偶爾找到破綻出擊,卻也被阿蘭薩躲過,甚至,躲避后不可思議的攻伐,險些讓女孩斃命,這還是阿蘭薩留手的結果。
  “阿蘭薩!”一旁對陣雷狼的婕希快堅持不住了,潔白的額頭滲出點點汗珠,她頭也不回地提醒阿蘭薩速戰速決。
  “該結束咯。”阿蘭薩笑道,隨即提劍朝女孩沖去,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
  女孩知道對手要發動最后一擊,不退反進,反手將匕首丟向阿蘭薩,阿蘭薩不得不停下沖刺,提劍把匕首砸開。
  但是,女孩幾乎與匕首同時到達阿蘭薩面前,在對手砸開匕首的剎那,女孩一步躍起,連續幾腳暴力踩在阿蘭薩的胸膛上,并且,借力再次躍到對手腦后,凌空旋身一腳,欲踢向阿蘭薩的脖頸。
  “不錯嘛。”阿蘭薩頭也不回地嘆道,完全憑感覺,伸手抓住女孩的腳腕,借著女孩自身的沖力,猛然將女孩砸在地上!
  女孩剛欲掙扎起身,阿蘭薩沒有再給她機會,欺身壓上,一只手扣著女孩的雙腕,另一只手把巨劍放在旁邊,拔出之前被阿蘭薩砸到樹根上的匕首,也不管女孩激烈的反抗,輕輕挑開了她的狼首面具。
  一張令人窒息的臉。
  同樣白皙迷人,卻與婕希的嫵媚不同,黑色的頭發、棕色的眼眸,這個女孩帶給阿蘭薩的感覺,有英氣和野性,還摻雜了些點點的溫柔味道。而她此時看向阿蘭薩的眼神,除了敵意,還有絲絲倔強。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阿蘭薩開口了,“一,做我的女人;二,做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