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五逆序之子

  一眼三年,萊恩歷一二三年。
  三年里,將納堡的戰局變化驚人,曾一度淪陷,鐵錘部落占領布雷特城,得到大量黑晶石強化裝備的獸人族順勢北上滲透,介入人族內戰。幸運的是,長驅直入使鐵錘部落補給空虛。阿爾西斯公爵麾下名不見經傳的女騎士,特蘿西子爵經過一年拉鋸,將鐵錘部落的軍隊生生困死在布雷特城以北,一戰成名。
  布雷特城開始重建,特蘿西子爵收復失地,重修卡布蘭要塞,獸人族再次被拒南域大門外。雖然在政治家的眼光中,特蘿西子爵攻下布雷特城是為了南域產量豐富的黑晶礦,但這并不影響流離失所的人們對特蘿西子爵的頌揚,在酒吧和傭兵事務所里,常常能聽到游吟詩人的歌聲中對她毫無保留的贊美。
  夜幕下,布雷特城東側的艾薩拉原始森林一片幽深,一路蔓延過將納堡,直抵獸人族的土壤。這是一塊極其廣袤的土地,無論是人族還是獸人族,從未想過穿越艾薩拉原始森林襲擊對方,誰都不知道這森林里究竟有多少魔獸,以及它們的最高階級。
  卻有傳言,英雄王赫拉科勒斯·萊恩和他的傭兵團曾直抵艾薩拉原始森林最深處,不知遇見什么,最終竟空手而返。
  此刻,在接壤將納堡的森林邊緣,一道健美的身影伏在樹枝上,靜靜遠望將納堡前空曠的草地。是一名女孩,帶著彩繪的狼首面具,短發可以看出匕首隨意割剪的痕跡,這樣更適合近戰,她的皮膚白皙,是白而不病態的顏色,說明她長期生活在遮天蔽日的森林里,蘊含力量而均勻的肌肉,點綴在她充滿野性又不失美感的身體上,全身只用獸皮簡單圍在腰際和胸前,使她全身張揚著蠻族女孩的美麗,但白皙的皮膚又如此獨特,安詳地倒映著清亮的月光。
  更讓人詫異的是,就在女孩蟄伏的樹下面,安靜地趴著一只體型碩大的雷狼,這只雷狼擁有皇種血脈,體型之大遠超同類。在它濃密的白色毛發下,一抹抹青色雷光流動,這是高階以上雷狼共有的特點。
  當女孩呆呆發愣時,雷狼身后的草叢輕輕抖動,一只體型略小,但與同類相比依舊很大的雷狼跳了出來,對躺著的雷狼嗷嗷叫喚,仿佛在說什么。
  “怎么了,塞拉斯?”聽到聲音的女孩從樹上跳下,輕聲問道,塞拉斯是陪她待在這里的雷狼的名字。
  塞拉斯爬起來,同時一股精神波動傳入女孩的大腦,赫然是靈魂契約的作用:“克萊莉爾的領地出現入侵者。”
  克萊莉爾是體型小一些的雷狼的名字。
  女孩皺了皺眉,克萊莉爾的領地位于艾薩拉原始森林東部,從這里橫穿過去需要一天的路程,距離并不困擾她,而是位置,艾薩拉原始森林東部緊貼密斯利爾山脈,密斯利爾山脈屬于荒地,根本沒有山路,女孩想不出是什么樣的入侵者會出現在那里。
  “走吧,去看看。”女孩翻身騎在塞拉斯背上,招呼克萊莉爾,朝森林深處呼嘯而去。
  夜空中的月緩緩消失,一夜很快過去,兩輪太陽默契地從各自的天空升起。
  艾薩拉原始森林東部,巨木間一處不是很大的空地上,婕希睡眼惺忪地爬出帳篷,剛想與守夜的阿蘭薩問好,發現對方竟然倒在篝火旁呼呼大睡。
  “阿蘭薩!”婕希憤憤不平地走過去,一腳踹在阿蘭薩身上,“笨蛋,快醒醒,有你這么守夜的嗎?!”
  “啊,婕希,”被踹醒的阿蘭薩艱難爬起來,一眼看到憤怒的婕希,心想壞了,于是故作認真道,“婕希,塞西莉亞阿姨說過,生氣對身體不好。”
  “哼,這次先放過你。”婕希沒有阿蘭薩那樣隨意和大大咧咧,環顧眼前的森林,秀氣的眉頭不禁緊皺,“沒有陽光,明明是繞著外圍走的,沒想到還是深入森林了。”
  阿蘭薩背著一把雙手巨劍,十六歲上下的他已經有一米七高,而他的劍和他的身高相當,他學著婕希的樣子環顧一圈,嘿嘿笑道:“放心啦婕希,看樣子也沒什么嘛。”
  在阿蘭薩心中似乎沒有深入森林的概念,也難怪他們會誤闖進來。
  “阿蘭薩!”還沒消氣的婕希聽到他的吐槽,更加憤怒了,“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們現在的實力,很難打過高階魔獸,你想成為他們的盤中餐嗎?”
  婕希說的沒錯,現在的阿蘭薩只是六級戰士,在荊棘大陸的等級體系中,戰士一共有十六級,從初級戰士到圣階,其中十級到十五級的戰士屬于高級戰士,十六級為圣階。
  而且戰士等級是根據身體的各項能力數值總和評定的,力量、敏捷、耐力等等,只要其中一項或各項之和達到一定數值量,就可以進階,但圣階的進階不算各數值總和,其中一項修到極致,就是圣階。也就是說,不同專精的戰士,在相同等級下擁有的戰力也有很大差別。
  例如,假設二級戰士的標準能力值為五十點,那么,這個二級戰士可能是力量為五十的戰士,也有可能是敏捷為二十五、耐力為二十五的戰士。
  同樣,法系職業亦是如此,擁有精神力、控制力、語法三大可以選擇的發展方向。
  當然,戰斗時,要考慮的除了等級差別、能力專精差別,還有裝備差別,而最大的差別莫過于實戰經驗,這是最難判斷的。
  歷練多年,婕希不懷疑阿蘭薩的實戰經驗,但艾薩拉原始森林深處出沒大量高階魔獸,除非這些魔獸都是各項能力平均發展,靠數值總和進階的平庸型,不然阿蘭薩很難越級戰勝。
  哪怕身為六級召喚師的婕希可以越級召喚高階幻獸,可也沒人規定敵方不能群毆。
  “哇哦,婕希,快看,那有只青熊獸!”阿蘭薩金色的眼睛閃閃發光,指著不遠處隱約閃現的魔獸,興奮地叫道。
  “小心。”婕希望向阿蘭薩所指,那是一只七級青熊獸,專精力量和耐力,雖然比阿蘭薩高了一級,但與裝備精良的阿蘭薩相比,赤手空拳的青熊獸并不占優勢。看情況,對方早就發現了他們,正朝這邊示威式吼叫著。
  “正好餓了。”
  阿蘭薩嘿嘿一笑,以攻為守,猛地跑向青熊獸。七級青熊獸有一定智慧,看到對方竟然不拔出背后的“鐵家伙”對付自己,相當興奮,撩起一爪子就向阿蘭薩拍去。可同一時刻,阿蘭薩俯身前撲,剛好躲開爪擊的攻擊線路,雙手一撐將身體從青熊獸胯下帶了過去。
  一擊不成,青熊獸憤怒地吼叫起來,后轉且人立而起,左掌發力,朝剛剛翻過身的阿蘭薩發動重擊。
  “哈哈。”看樣子,阿蘭薩應變輕松,幾乎在青熊獸重擊的同時側滾,順勢推手起身,拔劍斬向青熊獸腰際。
  血光乍起,來不及收力的青熊獸結實挨了一擊。還沒結束,吃疼的青熊獸剛轉身面對阿蘭薩,對方已經旋身借力,雙手巨劍劃起一抹寒光,直抵青熊獸腦袋。
  三招制敵,在阿蘭薩嘴角彎起的弧度中,青熊獸憤怒的頭顱落地。
  這才是荊棘大陸真正的實力體系,只有身經百戰的強者,才能最終脫穎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