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三命運的相遇(三)

  
  時光以無法推演的速度緩慢又急切地剝奪生命。冷傲的月在大陸上空緩緩消散,東方的征服之海海際隱約綻放朝陽的紅芒,同一時刻,西方,群山間朝霞簇擁著另一輪新陽依稀升起。兩輪太陽沿亙古不變的軌跡攀升,在大陸的正上方相遇、交融,直到完全重合成新的個體,又是一輪皎潔的月懸掛夜空。當這個月在眾生等待中,再次于大陸上空消散時,東方和西方即將破曉。這是專屬于荊棘大陸的一天。
  萊恩歷一零八年,人族兩大國家,萊恩公國與郁金香公國合并之夜。萊恩公國加雅王城中心的圣亞瑟山上,婚禮。
  年邁的赫爾教皇站在金碧輝煌的主持臺上,雙眸毫不掩飾地流淌興奮。今晚將發生事,注定會在荊棘大陸璀璨的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萊恩公國國王與郁金香公國女王的婚禮,預示百年來一直各自為營的人族各部就此統一,這將是人族輝煌的開始。
  雖然此后赫爾教皇將要面對郁金香公國教廷的沖擊,但他并不懼怕,兩國之主的婚禮意味至高權力的交接,而萊恩公國國王將攬下郁金香公國王權。這才是讓誓將教廷利益發揚光大的赫爾教皇真正興奮的原因。郁金香公國教廷的覆滅只待國王一聲令下,失去王國庇護的異教廷一如倘開大門等待劫掠的巨大寶藏。
  郁金香公國女王早在一年前就為萊恩公國國王誕下小王子,名阿蘭薩·萊恩,正因為這件事,才使得兩國合并的提案,以及國王與女王的婚禮被提上議程。
  蒼穹中,兩輪太陽終于合攏,卻已是黃昏。
  殿堂的巨型雕花石拱門下,筆直站立的純血精靈族禮儀官向前跨步,并以優雅得無可挑剔的弧度揮動手中的指揮棒,殿堂內外兩支樂隊幾乎同時演奏起迎賓曲。這小小的細節早被預演無數次,兩支樂隊的音差銜接沒有絲毫差錯。
  靈動悠揚的音樂瞬間將婚禮歡快的氛圍填滿各個角落。
  赫爾教皇滿意地點了點頭。
  事實上,教皇手下的紅衣主教們一致認為:威嚴的赫爾教皇信仰的是垂手可得的利益而不是偉大的神明。例如教皇方才的點頭,原由多半不是對這兩支樂隊表現的贊賞,而是正盤算著將這兩支樂隊調入教會。
  而他們要做的,是在公眾場合提醒教皇收斂他的信仰。例如此刻,教皇身后的紅衣主教適時上前耳語,“陛下,該邀請嘉賓入場了。”
  “知道。”
  赫爾教皇很不樂意聽到下屬告訴他該怎么做,他伸手整理禮服上繡滿精致花紋的衣角,并給自己施放擴音魔法,“請兩國嘉賓入座!”
  主持臺兩側待命的侍女紛紛朝門外走去,指引殿堂外等待入場的上層貴族們坐在該坐的位置上。
  萊恩公國國王與郁金香公國女王的婚禮,其政治立場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婚禮從場地布置到禮儀安排皆細致入微。
  安全方面更是無懈可擊。
  王國最精銳步兵團分列兩側把守通往圣亞瑟山山頂的道路,而圣亞瑟山山頂更是每三步便站有盛裝的王國最高階騎士。
  事實上人族當下的敵人只有遠在南域的獸人部落,顯然這些過著原始生活且奉仰勇氣的家伙不會想到破壞婚禮。重兵把守的目的更在于,負責婚禮布置的赫爾教皇要讓那些心存異心的大貴族們,在試圖反對婚禮前先掂量手中的力量。
  至于擁有個體絕對戰力,可以藐視軍隊的圣階強者,他們也不會傻傻地去破壞身為壞傳說級強者的國王陛下的婚禮,雖然近年國王陛下身體出了些變故,但是知曉的人并不多。
  何況,國王手下的兩名圣階強者:圣戰士剛澤、圣導師甘道夫,以及為了這次婚禮特地從北域邊疆趕回來的郁金香公國鎮國將軍:圣騎士蘭斯洛特,三位圣階強者都將出席婚禮。
  三位圣階,在目前所知的所有人族圣階強者中,已是半數。
  大貴族們跟隨侍女進入婚禮殿堂,很快坐好。座位安排十分講究,兩國實權貴族、一些身份顯赫或者具有威望的人士被按照興趣愛好劃分在一起,這樣的考慮是出于令兩國上層更好融合。
  赫爾教皇看著大貴族們坐好,不禁微微皺眉,敏感的他發現,倘若此時有人出手,將臺下的人全部格殺,那么兩國將同時缺少至關重要的最高決策層。而失去最高決策層的兩個國家,絕對會變成兩支任他族宰割的兩只羔羊。只當目光掃到坐在最前排的三位圣階強者時,赫爾教皇才放心地松了口氣。
  “嘿,赫爾!”
  圣戰士剛澤感應到赫爾的目光,熟絡地打聲招呼,轉眼又繼續埋頭解決桌上的食物。侍女從容又迅速地將空餐盤取走,再換上準備好的新鮮牛排,人們似乎沒有注意到他對教皇陛下無禮的招呼。
  “你們的教皇缺少威嚴。”圣騎士蘭斯洛特看到赫爾教皇竟以微笑回應剛澤的無禮,不禁皺眉,低聲對身旁的圣導師甘道夫表達異議。
  “不不,閣下有所不知,”甘道夫笑著回答,“赫爾與我們一樣,跟隨國王陛下多年,而后陛下繼位,老教皇總在陛下耳邊嗡嗡,陛下便把老教皇踹走,讓赫爾接替了這個位置。”
  此時,赫爾教皇正抬頭注視天花板,那里鑲著一座用大量魔法結晶繪制的星辰時鐘。
  時間一分一秒前行,婚禮即將開始,赫爾也難得認真起來,心中默默背誦準備好的臺詞,完全不理會臺下三位圣階強者的交談。
  蒼穹中合二為一的兩輪太陽漸漸由赤紅轉變為月的潔白,是夜降臨。
  “新國昌盛!”
  “新國興隆!”
  絢麗的魔法禮花從加雅王城各處升空,將夜空鍍滿色彩。圣亞瑟山下自發聚集在一起的民眾們已經開始了慶祝活動。
  人族是非常奇特的種族,當他們的生殺大權,從兩個人可以決定轉變為一個人時,他們便認為這是值得慶祝的事。
  郁金香女王的貼身侍從急步走到主持臺下,對赫爾教皇行禮:“教皇陛下,國王陛下和女王陛下都準備好了。”
  “嗯,退下吧,”赫爾主教目光掃過臺下的貴賓席,大貴族們顯然知道婚禮即將開始,或興奮或哀嘆或平靜地坐著,但他們的臉上始終保持微笑,靜靜等待赫爾教皇宣布婚禮正式開始。
  赫爾主教做了開場詞,又慷慨激昂地發表一些關于兩國合并后的種種益處,才一臉意猶未盡地張開雙臂,大聲道,“現在,請全體起立,讓我們用最真摯的祝福和最衷心的贊美,歡迎我們偉大的國王陛下和他高貴的新婚妻子!”
  樂隊立即奏起溫馨又激動人心的結婚進行曲,大貴族們紛紛站立,掌聲雷動,所有目光跟隨灑滿鮮花的紅地毯一直蔓延到拱形大門外。
  在那里,魁梧的萊恩公國國王牽著嬌小的郁金香女王的手,正一步一步向主持臺走來,天空中魔法禮花綻放絢麗的光芒,簇擁入拱形大門的懷抱,在這對不平凡新人的輪廓上染了五彩繽紛的光芒,恍若天使。
  萊恩公國國王:赫拉科勒斯·萊恩。
  他是人族的神話,年幼時遭到眾多王子排斥,終由平民身份的母親帶著他狼狽逃出王宮。而后,雄心勃勃的赫拉科勒斯·萊恩成立傭兵團,在歲月與血的洗禮下,毀滅前進路上的所有強者,踏平前進路上的所有障礙。更是在電閃雷鳴之夜,打破力量規則,晉入傳說之階。
  當人們回顧他走過的路時,都不禁想起,神啟之日,戰神阿拉貢賜予他的稱號:英雄王!
  此時的英雄王的身著黑色禮服,飾以山之精靈精湛的刺繡工藝金邊花紋,令他充滿力量感的外表下,格外彰顯與眾不同的優雅。濃密的棕發被悉心梳理,其上,精雕細琢的純金王冠分外張揚,表明國王尊貴的地位與權力。
  他的步伐沉著有力,每一步都彌漫不容置疑的權威。相比之下,女王反而顯得有些慌亂,她緊張地抓著英雄王的手,長長的純白色裙紗跟隨國王的步伐,在紅地毯上緩緩移動。頭上同樣代表地位和權力的鉆石王冠閃爍唯美光澤,卻跟隨女王的視線左搖右擺,急促又擔憂地掠過周圍熟悉的大臣們。
  許多內情不言而喻,女王陛下只是一名政治傀儡而已,而這名傀儡一生中唯一一次不顧一切的自主決定:嫁給她身旁的這個男人。這個決定讓郁金香公國的大臣們辛苦埋下的伏筆瞬間成為泡影。
  但他們卻再不敢異議,女人從來都是英雄王的逆鱗。
  然而不論曾經的人們有什么樣的陰謀和野心、有什么樣的期待亦或夢想,飛速旋轉的命運之輪似乎疲倦了,驟然停下,爾后又變更方向繼續旋轉,毫不留情。
  于是原本計劃的一切在瞬間崩塌,甚至連活著的資格也被收割。
  主持臺近在眼前,赫爾教皇莊嚴地站在臺上,雙眼滿是對新人的祝福。雖然其中摻雜了些即將從郁金香公國得到的利益。
  但這些并不能說明什么,對于赫爾而言,赫拉科勒斯·萊恩不僅僅是英雄王,更是他的摯友;而女王陛下,深知上層規則的赫爾對她更是同情和祝福。
  赫爾教皇將代表至高無上的戰神阿拉貢見證他們的婚禮。
  只是,命運從未賜予過玲·郁金香坦途,即使是對于玲·郁金香而言、對于赫拉科勒斯·萊恩而言,甚至對于整個人族而言,不論這次婚禮背后的意義如何,戰神阿拉貢似乎疏于管理,令其他邪神有機會通過命運開了個致命的玩笑。
  隱約間,似乎聽到一抹突兀的怪異笑聲,仿佛金屬碰撞的,命運之輪停歇后猛然轉向的劇烈摩擦。
  驟變突起!
  “哧哈哈哈哈!”
  那抹笑聲在女王的驚叫中明晰,一具妖異的人型身影突然浮現,出現在拱形大門上方的彩繪玻璃窗窗沿上。
  來客的身體周圍彌漫一層薄而濃密的黑霧,仿佛它并不真實存在,但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卻散發令人戰栗的光芒,那雙眼在玲·郁金香身上停了一下,隨后轉向緊繃著臉的英雄王。
  一種來自黑暗的聲音,每一個音節都震顫人的靈魂。
  “好久不見,赫拉科勒斯。”
  這樣的出場方式無疑與婚禮非常不搭調。
  周圍突然靜寂無聲,婚禮進行曲在對方出現的剎那便和掌聲一樣戛然而止,連人們的動作,全部保持在笑聲出現的瞬間,三位圣階強者也不能幸免。甚至連天空中的禮花也保持碎裂的樣子。
  似乎只有英雄王和他的新婚妻子,以及對面突然出現的黑影不受這種定格般的束縛。
  英雄王向前挪了一下步子,用強健的身子把他的新婚妻子護在身后。
  時之領域,一種大型的能夠讓一座城的時間暫停的魔法!
  在英雄王豐富的閱歷里,能運用這種領域,更確切的說,擁有這種領域天賦的,只有一個,因背信棄義而被眾神剝奪神力,卻依然以傳說之階墜入凡間的:時光之龍,塔洛斯!
  看來樹敵太多并非好事,英雄王苦笑著猜測著對方的來意,抬頭正視斜上方的黑影:“偉大的塔洛斯閣下,不知道您因何事蒞臨此地?”
  “哧哈哈哈哈,”塔洛斯肆無忌憚地笑起來,伸手指向蜷縮在國王身后的玲·郁金香,“可憐的赫拉科勒斯,聽說這女人生下一個沒有靈魂的死殼,而你竟然違反生命規則,把你和她的靈魂分支融合成那個孩子的靈魂,這可是史無前例的創舉啊。”
  “不過…”塔洛斯雙眼的紅芒鬼魅的閃爍著,“違反生命規則,可是要浪費很多力量的…哧哈哈哈哈,你現在的實力,似乎…只是凡人而已!”
  事實確實如此。
  雖然憤怒這樣直接的諷刺,但英雄王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他也曾是傳說級強者,傳說的力量,根本不是在場的人可以撼動的,他必須冷靜面對眼前的來客。
  英雄王試探說:“偉大的塔洛斯閣下,感謝您參加我的婚禮,今夜您將收獲人族最崇敬的禮節,還請您收回時光領域,讓婚禮進行下去。至于您來此的目的,我們稍后再談,如何?”
  “哧哈哈哈哈,凡人,你以為你還有資格告訴我該做什么嗎?”塔洛斯肆意諷刺。
  尖酸的笑聲讓躲在英雄王身后聽著對話的玲·郁金香忍不住啜泣,淚滴匆匆點過地面,散開一塊塊無措的痕跡。
  塔洛斯的嘲笑持續許久,才意猶未盡停下:“但是我今天心情不錯,格外開恩讓你知道一些東西,一些你不得不知道的東西。”
  “愿洗耳恭聽。”
  英雄王的身體如同巨大的鐵塔,將玲·郁金香完好的護在背后。
  “哧哈哈哈哈,”塔洛斯依然陰笑,“代表極致恐懼與絕望的終焉之魂,赫拉科勒斯,你應該知道,你身后的女人生下死殼的原因。”
  “因為玲擁有終焉之魂,這有如何。”英雄王雖然失去力量,但身為王者的尊嚴依舊。況且,倘若塔洛斯要殺掉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對話。
  而且…塔洛斯的來意已經清楚了,終焉之魂!
  這是一種由極致的恐懼與絕望醞釀而成的靈魂,玲·郁金香昏暗的傀儡生活,讓她的靈魂產生變異,轉為終焉之魂。擁有這種靈魂的人,代表一種終結,產下的孩子不會擁有靈魂,絕望的終結。
  或者延續。
  “哧哈哈哈哈,別緊張,赫拉科勒斯,”塔洛斯察覺到國王的身體忽然緊繃,嘲笑道,“我沒有創造靈魂的能力,自然對這種靈魂不感興趣。想要這個靈魂的是他們。”
  “他們?”
  “哧哈哈哈哈,難道要我向你解釋么?”
  塔洛斯看傻子似的看著英雄王。
  他們。
  英雄王皺眉,仔細回想塔洛斯說過的話:能力…創造靈魂…他們!
  一道道設想從腦海劃過,隨即,一個不可思議的假設浮出水面,令英雄王身體猛地一震,一抹冷汗滲出額頭,能夠差遣塔洛斯的,只有他們!
  如果是這樣的話,英雄王無奈的笑,當他明白塔洛斯口中的“他們”所指,無法遮掩苦澀布滿他已經不年輕的臉龐:“但我不明白,如果是他們…為何不直接剝奪。”
  塔洛斯似乎早預料到這樣的問題,隨意道:“你會阻止,殺掉英雄王可是有損威望的事,哧哈哈哈哈,其實也沒什么,你違背生命規則融合出新靈魂,足夠受到懲罰了,一些自以為是的亡靈法師也做過這種事,結局,你清楚。”
  對此,英雄王的聲音出奇平靜。
  “既然我還活著,就不會讓你們得到玲的靈魂。而且我不介意揭露他們的丑惡。”
  他的話在玲·郁金香心中激起層層波瀾,她用力扯他的衣角,想要說什么,話在喉間卻被淚水止住,她恐懼地發現除了哭泣她便一無是處。
  塔洛斯沒有接英雄王的話,而是向前垮步,從窗沿跳下,站在英雄王面前。
  “居然有只螞蟻…”
  就在此時,一直保持鼓掌姿勢的圣導師甘道夫突然動了一下,圣導師的精神力無比龐大,甘道夫很快察覺到時之領域并從中掙脫。
  然而他只來得及微微驚愕眼前的景象,一抹黑光便自塔洛斯指尖發出,瞬間擊穿他的頭顱。甘道夫驚愕的睜大雙眼,生命急速流逝,他甚至還不清楚是什么能量奪取了他的生命,便仰面栽倒。死亡。
  這就是傳說強者的力量,無限接近于神,即使圣階在其面前也不過螻蟻。
  然而,塔洛斯的魔法波動輕微干擾了時光秩序,圣戰士剛澤和圣騎士蘭斯洛特幾乎同時掙脫時之領域,兩人的動作很一致,只是稍稍驚愕,而后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武器,護在英雄王和女王的兩側。
  “哧哈哈哈哈,煩人的螞蟻。”事實上塔洛斯只是懶得繼續動手,才讓剛澤與蘭斯洛特有活著的機會。
  一切只不過發生在瞬間,塔洛斯擊殺圣導師甘道夫的動作顯得那么微不足道。英雄王沉默的望向甘道夫的尸體,他已經不能挽回什么。
  “蘭斯洛特,我命令你護送女王陛下回凱亞拉城堡;剛澤,你帶上赫爾去王宮保護王子。”
  英雄王沉著地發下命令,目光掃向時光之龍塔洛斯,說:“塔洛斯閣下,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讓其他人離開。”
  “哧哈哈哈哈,別裝傻,赫拉科勒斯,你和這個女人必須留下,螞蟻只要不礙事,爬到哪里都可以。”
  塔洛斯玩味的注視英雄王,說:“還有你們的那個孩子,也得留下。當然,他們是仁慈的,赫拉科勒斯,只要你交出這個女人的靈魂,他們便會放過你和你的孩子,反正你們人族的雄性對女人的渴望只是肉體而已,你只要再找個靈魂放到那個女人身上,想做的事還是能做,何樂而不為呢?”
  “夠了!”英雄王突然怒喝,“塔洛斯,你以為我會屈服嗎!”
  “哧哈哈哈哈,赫拉科勒斯,你已經不再是傳說之階了,你現在唯一能做的選擇,就是選擇他們給你的選擇。”塔洛斯嘲笑道。
  它對人族至高存在的要挾,令剛澤和蘭斯洛特無比憤怒地握緊手中的武器,然而甘道夫的尸體和“塔洛斯”這個近乎噩夢的名字提醒他們,不能輕舉妄動。
  英雄王握緊拳頭,他的頭腦依然冷靜,急速判斷眼前的情況。若塔洛斯想要得到玲·郁金香的終焉之魂,就必須進行靈魂抽取,而在被抽取者非自愿的情況下,強行抽取會導致靈魂自滅式的反抗。
  顯然,這是英雄王還能與塔洛斯談判的籌碼。此刻最令他擔心的,只有還在王宮中的孩子。
  “剛澤,我剛才的命令,記住了嗎?”
  高度集中精神的剛澤聽到英雄王的話,轉頭注視英雄王的眼睛,他追隨英雄王多年,早能從英雄王的眼神里讀取每條命令的用意,圣戰士隨即點下頭,接受先前的任務。
  塔洛斯沒有在意兩人的對話,因為它發現了更讓它感興趣的東西。
  那個一直躲在英雄王身后的女人,玲·郁金香,竟然從英雄王身后走了出來,站在圣騎士蘭斯洛特與英雄王之間的縫隙里,抬頭膽怯的看著它。
  在塔洛斯的記憶里,終焉之魂向來都是被動的,所以現在的玲·郁金香只會相信赫拉科勒斯·萊恩的話,也只會聽從他。這也是為什么明明要奪取她的靈魂,卻要和英雄王談話的原因。它需要英雄王勸導終焉之魂放棄抵抗。
  玲·郁金香臉上的淚痕像血一樣清晰。
  “您…您剛才說,只要我交出我的靈魂,您就會放過萊恩和我的孩子,是真的嗎?”玲·郁金香的聲音在顫抖,她正努力壓抑心中的恐懼。
  “哧哈哈哈哈,有趣,”她的提問在塔洛斯聽來非常悅耳、非常值得玩味,“確實如此。”
  “玲!”英雄王震驚地回頭,事情的進展脫離了他的預想,甚至不再受他控制,然而未等他繼續說,時光之龍塔洛斯便打斷了他。
  “哧哈哈哈哈,赫拉科勒斯,看來我不需要征得你的同意了。”
  塔洛斯笑聲冰冷,摻雜了些戲謔:“你罪孽深重,給你選擇已經是他們對你的寬恕了。英雄的歷史由處死英雄的人譜寫,你最好明智點。”
  塔洛斯不再理會英雄王眼中流露的憤怒,并將時之領域覆蓋住他,防止英雄王出言破壞此時的機會。
  隨后,塔洛斯轉動他血紅的眼珠,用宣判式的口吻對玲·郁金香說道:“那么,可愛的終焉之魂,如你所愿,只要你甘愿奉獻你的靈魂,赫拉科勒斯和你的孩子將會得到救贖,你已經有所選擇了,對嗎?”
  “是的,我愿意。”
  蒼穹中的月依舊潔白如雪,時光卻早已蔓延而過。
  “剛澤!”
  一直沉默的圣騎士蘭斯洛特突然暴起,卻沒有攻擊將要奪取女王靈魂的塔洛斯,而是發動騎士沖鋒從塔洛斯身側急速劃過,一把抱起被時光禁錮的英雄王,奪門而出。
  雖然身為郁金香公國鎮國將軍,但對蘭斯洛特而言,實權國王比傀儡女王更重要,何況,英雄王的傳說之階并非永久失去,蘭斯洛特相信,以國王的實力,奪回玲·郁金香的靈魂,應該不會太難。
  一旁,圣戰士剛澤也動了,雖然不是很明白圣騎士的用意,但剛澤知道此時必須有所動作。他深深看了一眼玲·郁金香,便轉身沖向主持臺,抬起赫爾朝王宮方向奔去。
  他甚至無視殿堂堅厚的石刻墻壁,破墻飛逃。
  塔洛斯的目的已經達到,再繼續逗留,只會自取滅亡。
  原本的新婚之夜,原本以為即將獲得幸福的郁金香公國女王,玲·郁金香,在這一夜以她的靈魂為代價,向突如其來的災厄換取她的丈夫和孩子活下去的資格。
  如果背信棄義的時光之龍遵守約定的話。
  可惜了解塔洛斯的英雄王已經來不及提醒他的妻子。
  “哧哈哈哈哈。”塔洛斯走到玲·郁金香身前,黑霧包圍的手點在她額頭上,它能感覺到她的顫抖,對方的恐懼讓塔洛斯血紅色的眼睛充滿興奮,絲絲縷縷的靈魂力開始從玲·郁金香的額頭匯聚到它手上。
  沒有遭到絲毫反抗,塔洛斯很滿意現在的情況。
  抽取靈魂并不需要太多時間,很快,玲·郁金香的瞳孔愈發渙散,最終化作暗淡的死灰色,失去靈魂的軀殼如折斷的稻草摔倒在地。
  “哧哈哈哈哈,真是順利。”塔洛斯邪笑,一團灰白色的光芒在它手中沉浮,這是玲·郁金香的靈魂。
  它根本不在意剛澤與蘭斯洛特帶著國王和教皇逃跑的事,僅僅圣階,怎可能逃出傳說級強者的感應。
  “這靈魂多了點雜質,哦?是希望之力么,這可不行啊…”塔洛斯看著灰白色的光團,言語中沒有絲毫懊惱,即使有一抹懊惱也早被他蓬勃的興奮淹沒了。
  “哧哈哈哈哈,那么就殺死赫拉科勒斯,讓你再絕望些,可愛的終焉之魂,就讓我用赫拉科勒斯的血讓你更完美。”
  果然。
  塔洛斯不打算遵守約定。他的話剛落下,灰白色光團就劇烈抖動起來,卻讓時光之龍塔洛斯愈發興奮。
  接下來該是碾死螞蟻的時候了。
  “吼——!”
  渾濁的龍吟劃破夜空,塔洛斯化出本體,它已經收回時光領域,然而殿堂里的大貴族們根本來不及動彈,就被塔洛斯變身產生的場能生生撕碎。
  這些人可是兩國的決策層。
  魔紋遍布的黑色翅膀猛地張開,直接崩碎殿堂兩側的石壁,天花板驟然坍塌,卻無法與黑色巨龍的龍鱗比拼硬度,碎成石屑滾落。時光之龍抖了抖碩大的腦袋,那雙血紅色的眼睛無限放大,一雙涌動著瘋狂和殺戮的眼睛。
  萊恩歷一零八年,加雅王城內。
  對于無法感應到時之領域的普通市民而言,他們所經歷的是,天空中原本皎潔的月突然暗淡,一股奇異的威壓開始蔓延,正歡呼慶祝兩國合并或者婚禮的人們,毫無預兆地感到心驚肉跳,人聲慢慢從鼎沸變成安靜,人們驚慌四顧,想要找出不詳征兆的源點。
  終于,圣亞瑟山上傳來一聲可怕的龍吟,接著劇烈的建筑崩塌聲。被恐懼壓抑的人們開始驚叫著望向山頂,那里,殿堂倒塌,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在其中慢慢蠕動,那就是令人心悸的奇異威壓來源!
  王國最高階騎士們已經迅速列隊壓上,卻被黑色身影噴吐的綠色火焰瞬間燒成灰燼,邪火蔓延,很快燃燒整座圣亞瑟山。
  山下,人們早已驚叫著四散逃開。
  一個小女孩站在原地,驚恐的臉上流淌著淚水,她迷路了。
  “媽媽!媽媽!”小女孩呼喊著,卻被逃跑的人群撞倒,當生命受到威脅,似乎不再有人關注其他人的命運,沒有人注意到,或者刻意忽略了躺在他們前方、痛苦哭泣的小女孩,蜂擁著筆直向前逃去。
  “吼——!”
  黑影終于浮現真面目,一頭黑色巨龍拍翼而起,在王城上方盤旋,時不時向下方的人群噴射綠色火焰。隨后,巨龍似乎找到了什么,事實上,巨龍終于玩夠了,緩緩向下俯沖,落在王城西北角,英雄王和圣騎士的身影出現其中。
  脫離傳說強者感應談何容易,它口中隆隆響起奇異音符,龍語魔法!
  一抹血色閃電響應巨龍號召,穿過漆黑色夜空,毫不留情地狠狠劈落!
  自此,人族最偉大的英雄王,赫拉科勒斯·萊恩,隕落。
  萊恩歷一零八年,成為人族的災厄之年。
  這一年,本是萊恩公國與郁金香公國的合并之年。
  一直處于分裂中的人們甚至來不及喜悅,婚禮之夜異變突起,加雅王城遭遇傳說巨龍襲擊,幾萬人口中只有零星幾人幸免于難,而參加婚禮的大貴族們無一幸免,時光之龍塔洛斯從此成為人族的夢魘。
  成功帶著小王子逃跑的赫爾教皇站在城外的山崗上,懷里只有一歲的幼童啼哭著,他的身上染滿剛澤為了逃避時光之龍的感應,自盡時灑下的血液。
  赫爾教皇深深地嘆了口氣,沒想到,他的擔憂竟然成真。
  奇怪的是,失去最高決策層的兩個國家,并沒有成為兩只羔羊,而是在極短的時間里,野心和欲望,把兩個國家迅速拆分成十數國,內戰肆起。
  一個混亂的時代就此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