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十三荊棘與邪惡(二)

  
  在場的貴族可以猜到,對莫尼男爵而言,名為婕希的女孩的行為,已經超脫挑釁和侮辱,簡直就是狠狠踐踏他的尊嚴。而婕希不僅不感到慚愧,竟還以此為樂。
  以莫尼男爵的性格,很快就會報復,也許這些人一走出奴隸市場,就會遭到圍攻,在布雷特城,城防軍對莫尼男爵的暴行從來視而不見。
  在荊棘大陸,想要看出一個人的戰力等級,至少要會使用初級探測魔法,而魔法師向來是尊貴的職業,布雷特城的貴族們雖然相對也有一點尊貴,卻還請不起法師,所以他們無法看出阿蘭薩一行的戰力等級。
  但經過這次拍賣,布雷特城的貴族們眼中,此刻的阿蘭薩一行被打上了暴富、炫耀、自以為是一類的標簽,戰力方面根本無需顧忌,有些貴族甚至已經派人出去與莫尼男爵接洽,想在他稍后的報復中分一份美羹。
  當然,大部分貴族選擇冷眼旁觀,即將屬于阿蘭薩一行的血斧托爾和草原精靈,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戰力,但貴族們可不認為新奴隸會自覺聽從主人,不在主人危難時反捅一刀就不錯了。關鍵在于,他們無法確定阿蘭薩此時倚放在身邊的雙手巨劍是否屬于裝飾,而且那個戴狼首面具的女孩似乎也不怎么好惹。所以,與其冒險挑戰未知的力量,還不如老老實實呆著。
  拍賣會隨莫尼男爵的憤怒離場落幕。
  奴隸主雖然渾身顫抖著喜悅,卻也不忘謹慎,將阿蘭薩一行請到奴隸市場專門用來招待貴賓的偏廳,留下四名戰士把守門外,而他將和阿蘭薩一行在此進行最后交易,付賬和轉交奴隸。
  至于阿蘭薩一行離開奴隸市場后,若發生不測,他可就無權顧問了。
  幸運的是,婕希沒有虛拍,她伸手在老舊卻干凈完整的紅木桌上輕輕一晃,一把把金幣從空間戒指啪啪掉落,很快就堆成一座小山。
  奴隸主瞪得眼都直了,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液,不止是婕希揮出的兩萬金幣,光是她手上的空間戒指,就可價值連城,起初奴隸主以為婕希會以等價兩萬金幣的物品進行交易,沒想到卻是非常壯觀的從空間戒指瀑布般抖出金幣!
  要知道,空間戒指一直是權貴的象征,一個國家里也就只有王室的一些人持有,奴隸主更加確認了他之前關于阿蘭薩一行的身份猜想。
  他甚至開始為莫尼男爵哀悼,雖然阿蘭薩一直沒什么表現,卻任誰都能看出他才是一行人的中心,那么,身為隨從的婕希的身份都如此深不可測,那么身為主人的阿蘭薩呢。這些人肯定有強者暗中保護,奴隸主暗自肯定。
  隨后,逃兵雷神托爾和草原精靈被帶上來,正式轉交給阿蘭薩。
  婕希讓奴隸主解開雷神托爾的鐐銬,讓他帶他的兒子到旁廳去,他們需要團聚一下。主要的意思,婕希想讓西里爾知道,她的憐憫不足以加入他們的團體。隨后,奴隸主殷勤的喚來下人備餐,并自覺退下,他知道什么時候該出現,什么時候該離開。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婕希叫住他。
  “高貴而美麗的婕希小姐,很榮幸能向你通報我卑微的名字,我叫金·蓋茨。”
  “很好,退下吧。”
  金·蓋茨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老實退下,也許未來會得到這些人的垂憐也說不定。
  一行人圍繞桌子坐好,阿蘭薩正中,婕希和西里爾在兩側。而草原精靈,一開始就被押在阿蘭薩對面的位置。她的鐐銬已經解開,她卻沒有表現出逃跑的意圖,精靈是很奇怪的種族,他們的高傲讓他們不屈于人為奴,而他們的高傲又讓他們不屑于逃跑,于是,此時的草原精靈很是矛盾的坐在那里,盤算著如何解決掉眼前的麻煩。
  侍女們已經把繡花的餐桌布鋪好,她們以前的工作只是給競拍的貴族遞酒之類,沒有做過宴會招待,因此動作顯得有些笨拙,阿蘭薩并不在意,婕希卻皺了皺眉,這個小動作被草原精靈敏捷地捕捉到,精靈族喜歡優雅,沒想到這個紅發人族女孩也是。
  很快,侍女們把食物端上來擺好,并特別關照不食肉的草原精靈,在她面前盛放的是素菜,又給在座的四位都倒上酒,躬身退下。
  婕希站起身向草原精靈介紹他們的身份,并詢問草原精靈的名字,仿佛在進行一場貴族見面的酒宴。草原精靈雖然高傲,但婕希先主動介紹自己,再詢問她的名字,這是符合禮儀的。草原精靈也站起來介紹她自己,名為多洛莉絲,來自大陸最北方的希望之原。這讓婕希很驚異,從希望之原到人族領地,需要穿過混亂的死亡沙漠,她很好奇多洛莉絲是如何辦到這么遠的穿行,卻也不好細問。
  “阿蘭薩,”婕希抿一小口紅酒,將高腳酒杯放好,“你父親有沒有收服過精靈,怎么做到的?”
  阿蘭薩正大口咀嚼著牛排,動作可以說很不雅,當然,相比把面具上拉一半,直接手撕牛排送進嘴里的西里爾,他的表現還算可以。阿蘭薩想了想,才回答:“沒有,但是可以交個朋友。”
  “我們不會屈服于任何人,即使死亡。”多洛莉絲堅定地開口,他們用的大陸通用語,并不出現交流障礙。現在的情況確實比她想象的好些,當草原精靈看到那些油光滿面的貴族時,曾想過自己的命運,也許會被人嚴刑拷打一番,然后是讓她無法忍受的不堪入目的畫面。但現在她卻和買下她的人平等地圍繞一張桌子吃飯,這是她沒想過的。當然,這些示好并不足以讓草原精靈臣服。
  “嘛,我也不打算收服你,”阿蘭薩咕嚕咕嚕地喝下一杯酒,笑道,“我在組建傭兵團,希望你能加入。”
  婕希補充:“當然,是平等關系,我們之間不存在誰屈服于誰。”
  “傭兵團…?”多洛莉絲驚訝地蹙眉,沒想到對方買下她是為了組建傭兵團,并愿意平等關系,這讓草原精靈有些措手不及,“我確實是在外出歷練,加入傭兵團也是個好的選擇,但我并不了解你們…”
  她松口了。
  精靈是高傲的,也是善良的。婕希雖然不能保證自己很善良,但平等二字足以打動多洛莉絲,婕希的大眼睛彎著皎潔的弧度,回答道:“相互了解是需要時間的,而我們才剛剛認識,以后會了解啦。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們,但是我們從奴隸主手中救了你,你欠我們一份人情。”
  而后的說服工作簡單了許多,多洛莉絲既然欠他們一份人情,以精靈族的高傲,肯定會努力還掉這份人情,至于是自愿加入傭兵團還是因為要還人情才加入傭兵團,已經不重要。最終,七級弓箭手,草原精靈多洛莉絲成為阿蘭薩一行中的一員。為了表示誠意,也為了肚子,餓了幾天的多洛莉絲放下警戒,不顧優雅地狼吞虎咽面前的食物,最后還俏皮地朝一旁哈哈大笑的阿蘭薩吐了吐舌頭。
  精靈族就是這樣,他們高傲且善良,突然對阿蘭薩一行友好,并非善變,而是她心里已經將他們當成了朋友。畢竟他們不僅救了她,還邀請她加入傭兵團,是邀請而不是強制,這讓她很感動。
  當然,對于將利益看得最重的婕希而言,她從來不做沒把握又虧本的事。
  阿蘭薩吞下最后一口牛肉,看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便站起身,他身上穿的是全身制的白金色鎧甲,附魔輕盈和蠻力,因為最關鍵的胸甲沒有湊齊,只能用皮甲代替,所以附魔的效果并不明顯。而阿蘭薩最近渴望的婕希的慷慨是一把雙手巨劍,看來距離這套鎧甲的團圓之日又得延后一些時日。
  阿蘭薩活動了一下身子,招呼大家起身,現在,多洛莉絲已經答應加入傭兵團,那么接下來該解決莫尼·斯派洛男爵的事了。
  阿蘭薩與西里爾在前,從和兒子重逢的喜悅中恢復過來的血斧托爾在中,多洛莉絲和婕希帶著小男孩在后,一行人緩緩向奴隸市場的大門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