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十二荊棘與邪惡(一)

  
  “嘛,”阿蘭薩伸手摸摸鼻子,似不在意,“我能感覺到你們的靈魂,不會欺騙我。”
  “這是什么理由嘛。”雖然知道阿蘭薩沒有什么情調,婕希還是小小失望一下。而西里爾早已轉回頭,好像什么也沒發生。
  “兩百一十金幣。”
  “我出兩百三十金幣。”
  “兩百五十!”
  草原精靈的拍賣已經開始,底價兩百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于十金幣。貴族們瘋狂喊價,草原精靈與森林精靈不同,森林精靈擅長短弓,草原精靈則擅長長弓,一名成年草原精靈的弓箭精準射程大約四百米,雖然臺上的草原精靈明顯未成年,但七級戰力足以彌補缺點。
  這樣的奴隸即使不用來享用,單放在身邊,也可以讓對自己有敵意的家伙好好收斂,畢竟誰也不想稀里糊涂的,被幾百米外的草原精靈一箭釘死在墻上。
  至于如何馴服高傲的精靈,市面上有不少相關書籍可以參考。
  莫尼·斯派洛男爵悠閑地坐在阿蘭薩所在位置的另一側前排,他并非本地貴族。斯派洛家族雖然只是另一個古老家族的附庸,但也在戰爭中分到一小塊蛋糕,專門負責為打下布雷特城的特蘿西子爵開采領地內所有黑晶礦,而莫尼男爵接受家族委派,常駐布雷特城打理相關事務。
  當然,這些事務又被莫尼男爵分攤給下屬。相貌上,莫尼男爵可謂家族第一美男子,此次駐扎布雷特城,還接受了家族朦朧暗示的特殊任務,傳言特蘿西子爵喜歡相貌姣好的男人,投其所好,家族希望莫尼男爵能夠憑借相貌勾住特蘿西子爵,最好將其納為正室,以圖通過特蘿西子爵深入這個古老家族,而不僅僅是可有可無的附庸。
  然而,當莫尼鉚足勁向特蘿西子爵展開愛情攻勢,對方卻反映冷淡,完全不把莫尼男爵放在眼里,這令嬌生慣養的莫尼無比失意,最近一次與特蘿西子爵表白,還遭到對方不耐煩的冷嘲熱諷,被幾個衛兵提出子爵府。
  莫尼男爵只能將一切歸罪于家族相關特蘿西子爵的情報有誤,否則,他很自信地認為,以他無與倫比的美貌,怎么可能不讓特蘿西子爵動心。
  不管真實的特蘿西子爵是否喜歡美男子,莫尼男爵可是實實在在地喜歡美女。
  莫尼男爵經常光顧高級奴隸拍賣區,每次光顧都會買下大批美女回去分次享用,此次,臺上擁有傾城美貌的草原精靈,他勢在必得,雖然在其它地方不乏品相更好的草原精靈和森林精靈奴隸,但大都被人用過,至于完好的草原精靈,莫尼男爵還是第一次遇見,他的腦海早忍不住浮現這個奴隸倒在床上的樣子。
  “兩千一百金幣。”莫尼男爵嘴角微笑,輕松報價。
  原本熱火朝天報價的貴族們瞬間停住嘴,兩千一百金幣,比前面的美人魚最終價高了整整三倍。貴族們有些是爭不起這個價,有些則是不敢爭,莫尼男爵在布雷特城有一段時間了,他囂張的性格大家都清楚。
  最重要的是,在場的貴族中,除了阿蘭薩一行和莫尼男爵,其他人都是本地貴族。布雷特城的經濟命脈是用于制作精良裝備的黑晶礦,而這條命脈正握在莫尼男爵的家族手中。明理的貴族們識趣地沒有和莫尼男爵爭下去,某種意義上講,莫尼雖然爵位不高,卻握著他們的生殺大權。
  但也有不甘心又沒有膽子的貴族,把目光投向新來的阿蘭薩一行,希望他們能讓莫尼男爵吃一次癟。
  果然,遇到自以為富有的人,婕希總是忍不住上前打擊一番。她不緊不慢,朝正在倒數的奴隸主揮揮手,動作雖緩慢卻無比優雅,幾乎挑不出瑕疵。
  “兩千一百一十金幣。”婕希報出一個令人玩味的價格。
  “無聊。”聽到報價,莫尼男爵不屑的冷哼,對他來說,多出十金幣就敢出來競拍,真是笑話。
  他自然早就注意到阿蘭薩一行,但除了婕希的美貌和西里爾斗篷下若隱若現的身材,莫尼男爵尚未發現其它值得注意的地方。
  “兩千五百金幣!”莫尼男爵冷笑著報價,直接加了三百九十金幣,好像在告訴婕希什么才是競拍。
  然而,婕希完全不受影響,依然懶懶發音,未等莫尼男爵高亢的喊聲落下,淡淡開口:“兩千五百一十金幣。”
  又是十金幣。
  臺上主持的奴隸主額頭冷汗,未想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僵硬倒數。
  莫尼男爵差點想破口大罵,礙于場面,才堪堪忍住。但婕希的行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一旁的貴族可不像莫尼男爵那樣不經思考,這些老油條大都抱著看戲的心態,由衷感慨不虛此行。
  顯而易見,當然,除了被憤怒蒙蔽的莫尼男爵,雖然名叫婕希的女孩每次只抬價十金幣,卻是以莫尼男爵報出的價格為基礎疊加的,看她的神色,以及同行的阿蘭薩笑呵呵的表情,就知道這些人根本不把幾千金幣放在眼里,而依靠家族供養的莫尼男爵可做不到這樣。
  很明顯,名叫婕希的女孩在戲弄莫尼男爵,這次競拍莫尼男爵注定失敗,只是輸在哪個價位的問題。
  “五千金幣!”莫尼男爵猛地站起,幾乎咆哮出這個價位,這是他全部的積蓄,他不相信婕希還敢再抬價十金幣,他怎么可能被一個女人用金錢侮辱。
  可是婕希依然懶懶的樣子,好像沒有受到多大的打擊,她甚至打了個哈欠,才幽幽舉手,見狀,莫尼男爵的心臟瘋狂抽動,不,不,這不可能,她居然還有錢抬價!
  就在這時,阿蘭薩像救星一樣伸手攔住準備報價的婕希,令莫尼男爵深深松口氣,可下一秒,那個棕發少年的舉動險些讓他崩潰,阿蘭薩絕對是故意的,提高嗓門向近在咫尺的紅發女孩開口,在莫尼男爵看來血淋淋的字節清晰傳入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別玩了,趕緊買下那個精靈,她好像餓了。”
  事實上,阿蘭薩還隱瞞了一些,他感覺到草原精靈并不喜歡被人用金錢定量,如果婕希再玩下去,可能會導致她排斥他們。
  婕希點了點頭,在所有人滿懷各種心情的期待中,保持著優雅而無可挑剔的動作,緩緩舉手。
  臺上的奴隸主發現自己忍不住顫抖,顫巍巍示意婕希報價,他已經可以想到,婕希絕對會報出一個驚人的價格。
  “兩萬金幣。”
  婕希很快就讓奴隸主證實他的猜想。
  “天啊!”貴族們爆發一陣陣驚叫,兩萬金幣,別說買一個草原精靈,買下整個奴隸場都可以。而婕希居然眉頭都沒皺,如此輕松地報出天價。當然,也有些人抱著阿蘭薩一行只是在假冒有錢的態度,也有些人心里打著一些小算盤。
  “啪!”
  忍無可忍!
  莫尼男爵猛然砸碎手中的酒杯,兩萬金幣,讓他不吃不喝存著家族給的補貼,也得好十幾年才能湊得出來,之前報的五千金幣,已經是他在布雷特城以各種手段,斂財三年的全部。莫尼·斯派洛男爵在觀眾的議論中轉身,憤然離場,他的仆人們匆匆跟上,急促的腳步似乎在宣告此事還沒完。
  阿蘭薩看著離場莫尼男爵,對婕希笑道:“嘛,嘛,婕希,你還說不想惹麻煩,這第一場麻煩可是你惹出來的。”
  “哦?”婕希有些意外,“難道他還想殺掉我們泄憤不成?”
  阿蘭薩早就感受到莫尼男爵身上若有若無的殺意,當婕希報出兩萬金幣時,這殺意被阿蘭薩確認,已經到了會實施手段的程度。
  “確實如此。”阿蘭薩無所謂地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