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燼》 最新章節: 終章那一份美好(09-23)      《神燼》簡介(09-23)      災厄之年(09-23)     

章九金錢與謊言(二)

  
  阿蘭薩·萊恩,原身份是已成歷史的萊恩公國王子,英雄王赫拉科勒斯·萊恩之子。出生時受到母親終焉之魂的影響,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死殼。英雄王為其打破生命規則,從自己的靈魂和玲·郁金香的靈魂中抽取靈魂分支,融合成阿蘭薩·萊恩的靈魂,而后還要將死寂的新靈魂激活,那是一場昏暗的復活儀式,需要大量的生命力催醒阿蘭薩的新靈魂。這些生命力的來源并不光明。
  破后而立,新靈魂帶給阿蘭薩的不止是重生,還有其他人無法獲得的能力,在一定范圍內,阿蘭薩能感應到所有擁有靈魂的生命體,能從他們的靈魂波動中,探知他們是否存在敵意,以及其它一些情緒,甚至能與任何人的契約坐騎或者寵物進行交流。
  但阿蘭薩的靈魂并非完美的新靈魂,偶爾,他會不收控制地,撿起父母靈魂分支上殘留的記憶碎片,以當事人的角度經歷不屬于他的經歷,這也是阿蘭薩能一眼認出格拉斯貝恩,并對它的性格了如指掌的原因。早前,阿拉薩就撿到了相關父親與它相處的記憶,對于阿蘭薩而言一如親身經歷。
  之所以忌諱晚上與阿蘭薩溝通,是因為白天的阿蘭薩有機會撿到父親的記憶碎片,那些記憶似乎永遠波瀾壯闊,激動人心。而夜晚,阿蘭薩能撿到的卻只有來自母親的記憶碎片,那些記憶并不陽光,甚至連平淡都算不上。阿蘭薩受到這些記憶的影響,會做出出人預料的舉動。
  當然,這并不是肯定的。白天撿到的記憶明朗,夜晚撿到的記憶昏暗。所以相對而言,白天和夜晚,分隔了父親和母親的記憶,因為那個男人的記憶似乎永遠波瀾壯闊,而那個女人的記憶,似乎永遠昏暗無光。
  婕希將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闡述給西里爾,當說到為激活新靈魂,英雄王收集生命力所用的殘忍手段時,坐在塞拉斯背上一動不動的西里爾轉頭看向婕希,似乎在確認婕希說的話。于是婕希刻意簡化了一部分內容,因為她感到西里爾不太喜歡負面的一些東西。
  阿蘭薩拾取的不止是記憶碎片,還有發生在當時的情緒印記。也就是說,夜晚,如果阿蘭薩撿到母親的記憶,那么相伴那些記憶而來的負面情緒,悲傷、絕望、痛苦,會再次在阿蘭薩身上滋生,吞噬掉阿蘭薩本身的情緒,占領他的靈魂。受到這些情緒影響,才是阿蘭薩會做出出人預料的舉動的真正原因,例如,被悲傷、絕望、痛苦渲染著的阿蘭薩,會屠殺整個村莊的居民,以求宣泄掉這些情緒。
  如果未來阿蘭薩能夠名垂千古,那么曾經的殺戮會被歷史學家們義不容辭地粉化,并以君王都是踏著尸骨前進的理由搪塞。
  月光已經投過樹影,稀疏落下。
  一行人終于找到一處空地,決定在此露宿。了解到阿蘭薩身世的西里爾站在遠處,和婕希一樣,靜靜地注視著沉默不語的阿蘭薩,但似乎并沒有什么異樣,阿蘭薩一言不發的拾了些干枯的木枝,把篝火燒旺,躺在一旁呼呼睡去。
  婕希舒了口氣。
  “好了,西里爾,過來我這邊,”婕希想了想,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這把匕首名叫晝滅,雙附魔武器,擁有破傷和治愈禁止效果,送給你,這是婕希的慷慨。”
  西里爾接過匕首仔細端詳,晝滅的造型和一般的匕首差別不大,卻有一種與黑夜渾然一體的感覺。破傷屬性會讓匕首劃出的傷口損傷程度加大,而治愈禁止屬性則使牧師的治愈魔法對傷口無效。西里爾拿著它對空比劃兩下,很順手,便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收起來,別在腿上。
  倒是一旁的塞拉斯湊上來,大腦袋親熱地蹭在婕希身上。婕希被逗樂了,笑呵呵地摸了摸塞拉斯的頭:“想要婕希的慷慨是有規則的哦,西里爾和塞拉斯的加入讓我們的隊伍變強大了,所以理應都得到婕希的慷慨,但是,塞拉斯,你今天打碎了我兩只烈焰巨狼,所以本來打算給你的那份慷慨被抵消掉了。”
  塞拉斯不甘心,討好的貼著婕希,就差搖尾巴伸舌頭舔婕希的臉了。但婕希一副不吃你這套的樣子,哼道:“塞拉斯,想要婕希的慷慨,就用等價的奉獻或者物品來換,你這套對我無效。”
  塞拉斯悲鳴一聲,灰溜溜走開,在克萊莉爾身邊躺下,兩頭雷狼依偎著進入夢鄉。
  “西里爾,來和我睡帳篷里吧。”婕希的年齡比西里爾大兩歲,此時像個姐姐一樣,也不管西里爾搖頭,硬拉著她鉆進帳篷。在雷狼王的領土上,帳篷外睡著兩頭它的子孫,這樣的配備顯然已經沒有守夜的必要。即便真有危機,阿蘭薩的靈魂特質是不受睡眠約束的。
  一行人沉沉睡去,一天的疲憊慢慢化解,成為次日的活力。從始至終,西里爾都沒多說什么,在雷狼王那里,她并沒有下定決心跟著阿蘭薩,只是說出了她想跟著他,在心里,西里爾想要彌補她和那個疼愛她的男人的約定,做一名騎士,阿蘭薩給了她機會。而雷狼王一錘定音,決定西里爾此后的去向,才促使西里爾下定決心。因為在雷狼的意識里,只要想,就可以去做了。
  西里爾抬頭看摟著她入眠的婕希,不再多想,閉眼睡去。
  兩輪太陽悠悠升起,光芒穿插著灑落,驅散荊棘大陸上的陰霾。
  在艾薩拉原始森林靠近布雷特城的出口處,塞拉斯的大腦袋依依不舍地摩擦著克萊莉爾的身子,以示告別,隨后,一行人離開森林,沿路前往布雷特城。
  西里爾沒有改變她的穿著,還是那樣簡潔的風格,為了不引人注目,婕希只好讓她罩上斗篷,但是那張狼首面具依然顯眼,處處透著西里爾蠻族一般的氣息。其實一行人很難不引人注目,無論是穿著華貴的婕希,還是裝備精良的阿蘭薩,以及遮住全身,卻騎著高階巨型雷狼的西里爾,都不得不令人側目。
  歸之原因,是一行人彰顯財富的貴族打扮,而一般貴族,是不會背著劍拿著法杖或者騎著魔獸的,所以這一行人很可能是有家族培養,背景深厚的貴族。這樣的人出現在靠近邊疆的地方,很容易引人好奇。
  西里爾在森林里生活三年,現在重回人類社會,并沒有表現太多不適,她安靜地坐在塞拉斯背上,跟著婕希向前走,而阿蘭薩則大大咧咧的走在最前面,時不時攔下趕往布雷特城的貨車,買下一些吃的。
  很快,布雷特城洞開的大門出現在前方,婕希開心地張開雙臂,她喜歡城市的氣息,地上行進的馬車,天空中運貨的飛艇,熙熙攘攘的人聲,熱鬧的吆喝,在這里,你可以不擇手段地聚集財富,只要不違反當地的法律,或者操作當地的法律,你便是權位者巴結的對象,是貪婪者膜拜的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