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 最新章節: 第513章大結局(11-21)      第513章大結局(11-21)      第512章眾生合力(11-21)     

神墓513 大結局

  第十一章廣元與青天他們再現,在眾人的意料當中,盡管他們的軀體當初被毀滅了,但是靈識本源并未粉碎,在天道的滋養下已然恢復了。
  鬼主慢吞吞的走了出來,白骨架閃爍著晶瑩的光澤,對著第八重天之上的廣元勾了勾手,道:“未來的混沌王,我來滅你吧。”
  兩聲冷哼同時傳出,分別是廣元與混沌子,廣元冷哼是顯而易見的,混沌子則在惱恨鬼主如此說,畢竟他才是混沌王之子,即便下任混沌王產生,也應該是他才對。
  鬼主活動著自己的白骨架,道:“混沌王與四尊之后,你是唯一一個達到逆天級的高手,混沌一族未來你不是王,誰是王呢?”
  “今日要分生死,其他無需多說!”廣元顯然知道,再糾纏下去沒有好處,喝道:“我們也獨戰一場如何?”
  “好啊。”鬼主點頭應道。
  “那就受死吧!”廣元化成一道黑影沖了下來,他在空中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唯有漫天的黑霧在翻滾,整個人似乎分解了。
  鬼主哈哈大笑,道:“你我這等修為何必如此呢,我們去虛空大戰吧,把這里的戰場留給別人。”
  無盡黑霧在翻涌,像是黑色的海洋在翻騰,在剎那間讓第七重天都徹底陷入了黑暗,廣元尾隨著鬼主沖向虛空深處。
  與此同時,辰戰也飛了起來,對著高空中的太上,道:“我來殺你。”眸子深邃如海洋,他雖然說的輕緩,但是殺意已經讓眾多修者都感覺到了寒冷。
  太上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在某個時期算是天道的代言人,徘徊在天階頂峰與逆天初級之間。不過,現如今,在天道中重組軀體后,他毫無疑問是一個逆天級高手了。
  “想殺我?你以為你是誰?”太上緩緩飛降了下來,他臉色森然無比。
  見辰戰飛上了高天,辰南沖天而起,喊道:“父親,將他交給我。”而后他對著太上喝道:“我來終結你。”
  辰戰沖著辰南搖了搖頭,道:“不,自現在開始我要大開殺戒!”說這些話語時,他的殺氣仿佛化成了有形之質,讓第七重天仿佛都難以承受住了。
  魔主、辰祖等人出手,護住了身后的仙神等。辰戰一步上前而去,他終于出手了,一道神光破空而去。太上急忙倒退,雖然是逆天級的高手,但是在辰戰凌厲一擊之下,似乎也有難以攖其鋒的感覺。
  太上臉色驟變,再也不敢小覷辰戰,這個后世的高手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甚至讓他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太上無情!”在剎那間太上身化萬丈高下,向著辰戰撕裂而去,浩瀚的能量波動席卷十方,籠罩在整片第七重天。
  “哼!”辰戰僅僅報以一聲冷哼,身軀并未如太上那般放大到萬丈高下,他緊緊翻動起左掌,漫天的星光自他手掌間像是水波般流動而出。
  雖然,自他指縫間“流淌”出來時,如涓涓細流一般,但是當水波般的光芒流向天空時,卻早已如奔騰咆哮的大河,而后更是化成了狂暴涌動的怒海,最后竟然變成了一片星海,繁星點點,璀璨無比!
  “這怎么可能?!”太上驚呼出聲。
  高空之上的青天也是失聲驚道:“不可能!”
  后方的魔主等人也露出了驚色,似乎沒有預料到辰戰竟然強絕到如此境地!
  守墓老人直接不小心掐斷了一大把胡子,叫道:“一片世界!”
  時空大神驚疑不定的道:“又一片完整的世界!”
  辰祖震驚過后,多少露出一絲欣慰的神色,畢竟辰戰與辰南都是他的后代,他們竟然都有一片完整的世界。
  凡是天階高手,此刻都已經有些發木了,辰戰的強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光波繼續自辰戰指尖流淌而出,向著高天席卷而去,浩瀚星光璀璨無比,同時恐怖能量波動也讓人異常心悸,辰戰布下了星光誅滅陣,漫天的星辰將太上死死的困在了那里。
  “太上忘情!”太上大吼著,在剎那間他的身體分化出千萬道虛影,想要沖出這片星域。
  但是,辰戰的右手翻開了,漫天的星斗立刻壓落了下來,將太上萬重化身險些全部擊碎!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已經不能形容辰戰此刻的強勢!
  “你這人很可怕!”太上實在后悔曾經說過的話語,這個辰戰分明已經可以稱王了!太上雖然是逆天級的,但是面對逆天級中的王,還是無法抗衡。
  他近乎絕望了,他不由得望向了魔主,望向了無盡虛空中的鬼主,望向了不遠處辰祖,以及人王,這些人難道都可以稱王了嗎?他不僅打了個寒顫。
  “太上!”太上自己輕輕念出了這兩個字,他似靈魂離體了一般整個人變得無比漠然,身心都晉升入了真正的太上之境。
  刷的揮手斬去,想要崩碎無盡星光,但是璀璨星空似乎無法撼動分毫!
  “亙古匆匆!”如魔咒般的聲音在第七重天響起,太上一聲慘叫,太上之境立刻崩潰,從方才的狀態中跌落了下來。
  “亙古匆匆?!”太上怒目圓睜。
  后方,青天同樣震驚到了極點。太古之前似乎有一個狂人,一聲亙古匆匆,讓多少混沌族高手崩潰啊!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施展出亙古匆匆的那個狂人,更是直接向人王借過大旗,粉碎的半片星空有一半是他發狂而崩裂的。
  至于最后,都說是人王搖碎的并不確切,青天知之甚詳,人王也就搖碎了四分之一而已,因為人王的心太軟了。
  “你是那個狂人?!”太上感覺自己仿佛被掃掉了一條魂魄一般,渾身的力量流逝了少半,他怒目瞪著辰戰,似乎想要確定這一切。
  “我,辰戰是也!”辰戰如此強勢回答,讓所有人都驚疑不定,就連魔主都驚異的看著他。“后人難道就不能超越前人嗎?我,就是辰戰!”說到這里,辰戰大喝:“萬古皆空!”
  一聲喝喊,太上又是一聲大叫,他被漫天星光定在空中,根本無法逃避,一記傳說中的恐怖法則,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
  “不!”太上驚恐了,僅僅一記法則,削去他近三成的修為,他的身體險些直接崩碎,鮮血已經自毛孔滲出,染紅了他身體。
  “亙古匆匆!”這像是死亡魔音一般,辰戰冰冷的喝語再次出口,一道道毀滅性光輝直接洞穿了太上。
  “啊,不!”他的**徹底的崩潰了。
  “萬古皆空!”又重復的法則,隨著他的反復喝出,太上的修為被削的只剩下了不足兩成。
  “天地寂滅!”辰戰冷酷無情的話語響起的同時,太上形神崩碎,一道靈識本源飄飄蕩蕩,向著天際飛去。
  當辰戰再要出手之際,九天之上一股磅礴的力量,抵住了他的攻殺之勢,讓他的星域不斷退卻,太上的靈魂印記回歸了天道。
  “成為了天道的補充力量,從此失去了自我!”魔主森然的望著高空道。
  辰戰的驚世修為,已經鎮住了所有人,他絕對不比魔主與獨孤敗天等人差。
  “亙古匆匆?亙古匆匆!”青天喝吼著,道:“我要與你一戰。”
  有些人知道他為何如此暴怒,當年他就是被一記亙古匆匆打的差點形神俱滅,不然也不會隔斷太古后就陷入沉睡中。
  “我不是他,我只是辰戰!”
  “不管你是不是他,不管他是否真的形神俱滅無法再現于世了,我都要將你當作他來處理!”青天殺來。
  “哼!”辰南冷哼,沖天而起,擋在了青天的近前,道:“我來殺你!”
  青天化成了人形,驚怒無比,上一次如果不是辰南的本源世界,他也許不會毀滅呢。
  “好啊,既然如此,我就先毀掉你,不要以為有個小世界就以為天下無敵,本源世界對于逆天級高手,作用并不大!”
  “是嗎,上一次又是誰在我的小世界中,險些形神俱滅呢。”
  這句話戳到了青天的痛處,他不再說什么向著辰南飛來,青光像是天之刃一般,撕裂空間殺來。
  辰南舉掌相抵,修為到了現在,所謂的法則與力量都是相通的,他口中大喝著:“崩碎!”
  在一陣刺目的光芒中,辰南的掌心透發出一道道毀滅之光,崩碎了前方的一片青光,不過青天本就是光之化的,他粉碎的剎那就重新組合在了一起,向著辰南殺來。
  “砰”的一聲,直接將辰南震的身體不斷倒退。
  “轟隆隆”巨大的神魔圖旋轉而來。
  辰南眸子深邃如海,他看著青天,道:“如果不是天道護佑你,半刻鐘內我讓你形神俱滅,即便天道護你,我三個時辰之內,也要讓你形神俱滅。”
  在刺目的光芒中,遠處的人王大旗獵獵作響,一個無面人飛了出來,快速向著辰南沖來。
  青天似乎預感到了什么,大喝著:“靈魂的蛻變,想也重組,沒那么容易!”
  他化成毀滅青光,搶先迎上了無面人,在剎那間將之崩碎了,但是辰南根本不急,冷冷的道:“謝謝你幫我打碎。”而后他自己也飛了過去,輕喝道:“打碎原本的我,重塑一個新我,但我依然還是我!”
  一聲輕響,辰南的身體也在青光中粉碎了,仿佛連帶著小世界也崩碎了,但是就在剎那間光華耀眼,他的軀體在無盡青光中開始重組,像是涅槃重生一般。
  “轟隆隆”
  飛來的神魔圖射出無盡的血光,一口血棺沖出,在空中爆碎,無盡血霧向著辰南涌動而來,與前次獨孤敗天的靈肉重組一般無二。
  “好啊!早有準備呀!”青天怒吼,道:“無論你蛻變兩次,還是三次,我都不怕。”
  漫天的血光遮攏了七重天,辰南的軀體與小世界在不斷的粉碎與重組,如此循環反復,他的軀體像是經過了千錘次百煉一般,透發著一股魔性,但又透發著燦燦神光。
  最后,強健的體魄宛如涅槃升華了一般,透發著無盡恐怖的力量波動,本源小世界也提升到了極限境界。
  “你是獨孤小敗!”青天驚怒了,恍惚的剎那,他看到了辰南的本源,他憤怒到了無以附加的地步,獨孤敗天父子讓他深深痛恨。
  “錯,我是辰南!”辰南一步向前邁去,道:“今日你要死!殺!”
  辰南一拳向前轟去,在剎那間打出一道讓青天都要心悸的光芒,青天不得不快速躲避,這是辰南的本源覺醒,這是他無盡力量升華后的境界。逆天級也有高下之分,青天感覺很吃力!
  “殺!”
  辰南一拳向上轟殺而去,青天再次躲避鋒芒,這一拳直接打穿了第八重天,而后更是崩穿進第九重天!
  一拳如此威勢,讓諸強都失色!
  “轟隆隆!”
  無盡毀滅性的氣息,鋪天蓋地般籠罩而下,辰南的一拳竟然打上了天道,驚動了沉睡中的至高無上存在。
  “又是一個輪回嗎?”浩大的聲音自那最高處傳蕩而下。
  “天道嗎?”魔主抬頭仰望,道:“你早已不是眾生的意志,充滿私語的你該毀滅了!”
  魔主腳下的拜將臺直接向著九重天上撞擊而去。
  不過,卻在那無盡遠處,轟的一聲崩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