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金牌保鏢》 最新章節: 卷_新書(12-13)      第1030章結局(12-13)      卷_明天新書(12-13)     

卷_新書

  p&nbp;&nbp;&nbp;&nbp;面對著眾人的吃驚,張楠瑤倒是嫣然一笑,可惜了這美女一笑如春花開,但卻無人欣賞的尷尬。
  p&nbp;&nbp;&nbp;&nbp;不過張少宗卻一點也不吃驚,他心中已經凝肅起來,覺得接下來是要跟張家的人大鬧一場了!
  p&nbp;&nbp;&nbp;&nbp;林慧雅似乎也明白張少宗的意思,跟在張少宗的身邊,一句話也不說,開始凝戒起來!
  p&nbp;&nbp;&nbp;&nbp;隨著張楠瑤一起,順著大路走到了前頭一座恢宏的大屋前停了下來,這幢高有五層高,是一個塔形建筑,在最頂一層有一頂洪鐘。
  p&nbp;&nbp;&nbp;&nbp;就在這時,張楠瑤走到了門前推開了門,門中頓時有兩個較老年齡的人走到了張楠瑤的面前,道:“楠瑤,這里是祖祠,你來這里做什么?”
  p&nbp;&nbp;&nbp;&nbp;“家中家主夫主薨逝,難道還不應該來嗎?”張楠瑤道。
  p&nbp;&nbp;&nbp;&nbp;此言一出,頓時把這兩個老人驚得一怔,他們同時向屋外望去,看到了屋外的一群莫生人,道:“他們是誰?”
  p&nbp;&nbp;&nbp;&nbp;“家主夫人,與及家主之子!”張楠瑤實實對答。
  p&nbp;&nbp;&nbp;&nbp;兩個老人相望一眼,頓時覺得這事可不是他們兩人能夠處理的,一個老者走到一旁,拉響了垂在他身邊的一根繩子,繩子連接到的正是塔頂正中的洪鐘,頓時鐘聲揚了起來。
  p&nbp;&nbp;&nbp;&nbp;“張家人也玩這一套?”懿蘭驚了一句。
  p&nbp;&nbp;&nbp;&nbp;鐘聲像是集結令一樣,頓時,陸陸續續的張家人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很快便集了數百人!
  p&nbp;&nbp;&nbp;&nbp;張鎮方帶著張東還有張大妹和余召男急急的趕了過來,張鎮珂還有張鎮悅、張鎮濤也都胡之聞訊而來。
  p&nbp;&nbp;&nbp;&nbp;當首的張鎮方從人群中走了過來,看到張少宗和他身邊的一群女人,頓時一怔。張東更是驚訝,但不知如何說話,只是駭然于此。
  p&nbp;&nbp;&nbp;&nbp;“怎么回事?”張鎮柯好像還在睡覺,臉上的壓痕還很明顯,眼睛也微微發紅,在他身邊有一俏美的少婦,衣裳也有些凌亂,頭發蓬蓬,看樣子應該是在做兒童宜的扯扯,不過敢這么光明正磊的把這女人帶過來,肯定也是有正當關系的。
  p&nbp;&nbp;&nbp;&nbp;張鎮棁來得則顯沉穩,像是某位大領導視察,很有沉穩的威氣,看到張少宗后,目光微微一鎖,卻也不發出任何問話聲。
  p&nbp;&nbp;&nbp;&nbp;“是你。”最小的張鎮濤穿著一身休閑的運動裝趕來,倒是真接認出了張少宗,但感覺自己有些失態,連忙看向了張楠瑤,道:“六妹,什么時候回來的?”
  p&nbp;&nbp;&nbp;&nbp;“剛剛!”張楠瑤對于這個哥哥可沒什么好態度,淡淡的道了一句。
  p&nbp;&nbp;&nbp;&nbp;穩重的老四張鎮悅道:“六妹,你帶著他們到我們祖祠來做什么?就算是有客人來也應該帶他們到迎客廳,更不至于把我們都召來!”
  p&nbp;&nbp;&nbp;&nbp;“召大家來自然是有目的。”張楠瑤靜著神色,指著張少宗身上的人道:“她……是主家夫人,也就是我們的大嫂于湘芷。”
  p&nbp;&nbp;&nbp;&nbp;嘩!張家人頓時如炸鍋的螞蟻,熱議了起來!
  p&nbp;&nbp;&nbp;&nbp;“胡扯!”張鎮方立聲斥喝,“六妹,你胡鬧夠了沒有,誰都知道大嫂當年已經被大火燒死了!”
  p&nbp;&nbp;&nbp;&nbp;“六妹,你是不是一般閑得沒事非要找些事出來擾亂家族你才干心?”老三張鎮柯這話中的意思多少有些警告的意味。
  p&nbp;&nbp;&nbp;&nbp;“六妹,你說的話可要有實證才是,切莫可胡鬧。”老四張鎮悅說話相對溫和,不過話語之中也袒露出他的輕微態度。
  p&nbp;&nbp;&nbp;&nbp;“我的六妹妹耶,家里已經很亂了,你再搞些事情出來,對大家都不好啊,還是安靜……!”張鎮方濤說話雖然是笑著說的,但是這絕對是一個笑面虎,話中的意思跟老三張鎮柯差不多一個態度,不過他的話未說完,就被裁月云幾女吸引了住,他可不如其他張家人平靜,差點口水都流出來了。“六妹,這幾位是你的朋友吧,你怎么不早給哥介紹,你可知道哥哥跟那婆娘離婚之后,到現在還沒娶妻呢。”
  p&nbp;&nbp;&nbp;&nbp;張楠瑤皺起眉頭氣道:“張鎮濤,閉上你的臭嘴,她們不是我的朋友,是他的朋友。”張楠瑤不想讓集點都集在自己的身上,于中便指向了張少宗。
  p&nbp;&nbp;&nbp;&nbp;老二張鎮方絕對是強硬派,老三也相對于強硬,老四則徹底的隱忍,態度模糊,但是這種人做起事來才是最最應該提防的,因為他一旦反撲,絕對是最猛烈的,所謂不發則已,一發則不可收拾,溫時如貓,兇時如虎。老五張鎮方則徹底的是個笑臉虎,雖然給人一種親切,但卻會笑著捅你兩刀。
  p&nbp;&nbp;&nbp;&nbp;反正這幾個當事的人都不是善類!
  p&nbp;&nbp;&nbp;&nbp;懿蘭給內小聲傳聲,道:“張家人個個都有修練,看來我們是真的入了狼窩了,以我們幾人的實力,只怕無法殺出去!”
  p&nbp;&nbp;&nbp;&nbp;“先看看事態發展吧,不要先動手。”裁月云凝神。
  p&nbp;&nbp;&nbp;&nbp;聽到張楠瑤的話,眾人這才將目光轉向張少宗,張鎮濤雖然早已知曉張少宗的身分,但依然裝作不知,嬉皮笑臉的道:“這是誰啊,這么年輕就到我們方家來,不知道沒實力是不準進我們張家的嗎?”
  p&nbp;&nbp;&nbp;&nbp;“他就是大嫂的兒子,也是大哥張鎮南的兒子。”張楠瑤已經和張少宗早就勾通好了,開始的時候張少宗不要說話,一切都交由張楠瑤來處理,否則張少宗要是要說話,只怕事情會發展得難以控制。
  p&nbp;&nbp;&nbp;&nbp;“胡說!”張鎮方大喝一聲,“六妹,你在哪找來這么一個野人來充當大哥的遺孤,你想讓他來繼承家族之長,你想讓一個外人來繼承我張家,你到底是何劇心。”
  p&nbp;&nbp;&nbp;&nbp;“六妹啊六妹,你知道你這是在做什么嗎?當年大哥的孩子被燒死在大火之中,連尸體都找到了,怎么可能還會生還!”老三張鎮柯道:“還有大嫂也被燒死在大火之中,這一切都是鐵證。”
  p&nbp;&nbp;&nbp;&nbp;“六妹妹,你這可是在玩火,別玩了,五哥勸你一句,玩火要燒傷自己的。”張鎮方欲輕拍張楠瑤的肩,不過卻被張楠瑤瞪了一眼,趕忙把豬蹄子收了回去,苦澀道:“聽五哥一句勸吧,別亂來!”
  p&nbp;&nbp;&nbp;&nbp;“六妹啊,四哥知道你對大哥的死還有大嫂的死很難過,但是不可能就憑你的一句話就憑斷說他是大哥的孩子,而他就是大嫂。”老四張鎮悅沉聲說道:“過去的事都二十年了,一切都已經成為了過去!”
  p&nbp;&nbp;&nbp;&nbp;張少宗的臉都在抽搐,若不是他雙手要背于湘芷,林慧雅緊抓住他的手,只怕就要暴走了!
  p&nbp;&nbp;&nbp;&nbp;“過去雖然是過去,但是過去并不是代表著就該消失,沒有過去,又何有未來。”輕淡淡的說。
  p&nbp;&nbp;&nbp;&nbp;眾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這個長發都垂臀的仙女,也不知道她的頭發多少年沒有剪了,竟然發梢都蓋在了后臀下。
  p&nbp;&nbp;&nbp;&nbp;“你是誰?”張鎮方沒好氣的道:“一個外人,沒資格插手我張家的事情。”
  p&nbp;&nbp;&nbp;&nbp;“我是誰難道你不記得嗎?”一笑,嫵媚之色頓時浸骨,饒是張家人都是有規矩的人,也不由多看了兩眼。她一拋長發,翩翩然舞,有若畫中仙,笑道:“你可還想拿我做你妻子,難道你這么健忘嗎?”
  p&nbp;&nbp;&nbp;&nbp;“你胡說!”張東當眾人斥道:“哪有這等事,我父親怎可與你相識,更別說要娶你為妻,我母親雖故,但父親絕對不會如此。”
  p&nbp;&nbp;&nbp;&nbp;“是嗎?”元馨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頓時扭動妖嬈的身段,那小蠻腰扭動下的小豐臀看得叫人獸*發,一扭一扭的走到張東的面前,很風騷的做出了撩撥的動作,手指輕輕鉤住了張東的下額,張東全身如受電擊般輕微顫抖,整個人呆得又像是木頭一樣不敢動。元馨做的還不夠,更是湊近那一張嫵媚的小臉在張東的面前吖聲吖氣的道:“呀,小哥哥,當天晚上你說要我給你生個孩子,你怎么就忘了奴家了呢,奴家現在可是還記得你的威猛勇姿呢呀,你的威猛讓奴家好生羨慕呢,今生前來,奴家就是專門來做你老婆,給你生小寶寶的啦!”
  p&nbp;&nbp;&nbp;&nbp;這小*演得惟妙惟肖,發起浪來勾人魂魄都快飛了,真他媽的騷得入骨!
  p&nbp;&nbp;&nbp;&nbp;‘奴家’這兩安是元馨在電視上看到的,看到電視里的人演那么入骨,她也就有模有樣的學了起來。
  p&nbp;&nbp;&nbp;&nbp;張不被勾得全身的骨頭都差點酥了,臉上那一臉的沖動,要不是現在這里有人,只怕真的要把這小*給就地正法了,饒是他忍,但手也不由自主的伸起,想要去碰元馨的小蠻腰,但是卻又不敢,只得隱在兜里哆嗦。
  p&nbp;&nbp;&nbp;&nbp;“你……你……你要是真想嫁給我,可以,我可以娶你,但你要說我認識……認識你,那我可不認識你。”張東滿臉赤紅,血沖腦門,就差耳孔冒煙了!
  p&nbp;&nbp;&nbp;&nbp;“哪里來的小*!”張鎮方冷冷一斥,氣道:“滾,我張家可是不歡迎你!”
  p&nbp;&nbp;&nbp;&nbp;“二哥,她是我的朋友,你要讓她滾,怕是沒這資格!”張楠瑤輕微的皺起眉頭,雖然元馨發浪,但她知道元馨是在以犧牲色相勾引張東,想讓張東失態,好暴露出那天的事情。
  p&nbp;&nbp;&nbp;&nbp;其實那天張鎮方卻截殺張少宗已經是不公開但卻眾所周知的秘密,所謂的眾,只有他們四兄弟,至于一些太外圍的人,并不知道此事。
  p&nbp;&nbp;&nbp;&nbp;“既然是你朋友,那就好好帶到你閨房里去,在這如此騷首弄姿,對我張家的形象可不好。”張鎮方冷冷的,但臉色又是一變,緩和道:“她若是真想嫁給張東,可私下商量,不必明目張膽的勾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