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極品高手》 最新章節: 第580章剎那(10-20)      第579章域場(10-20)      第578章殺(10-20)     

校花的極品高手580 剎那

  大地崩裂,無盡血光沖天,數不盡的血色人影咆哮,地面的裂縫竟然激蕩起詭異白霧,又在轉瞬間化為血色,整片區域都被血霧籠罩了。【】.
  幸存的裁判所戰士能逃的連滾帶爬逃離,傷勢較重的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就被傾瀉出來的恐怖力量震的口耳鼻皆是溢出鮮血,甚至有人直接被震碎了身體。
  血殺白家的血煉十方域場讓其他各個會所長老級人物皆都驚駭,他們也是頭一次見到過傳說中域場,忽然意識到白家的可怕,單是這成型的域場就能震懾各方,沒有幾人能夠在里面存活。
  驀然間。
  嗡
  一道極其沉悶的聲響傳來,沒有人知道聲音來自何方,卻是清晰的徹響在他們耳中,甚至不斷嗡嗡鳴響。
  就在眾人疑惑之時,一道可怕的能量波動驟然從域場浩蕩而上,一道白光,一道烏光,一道彩光驟然沖出。
  這三道光芒極其詭異,仿若讓天地間一切擁有了所有的色彩,又仿若讓這天地間都失去了所有色彩,仿佛劃破了長空,剎那間沖至虛空。
  嗡
  又是一聲沉悶聲響響起,接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波動瞬間浩蕩而出。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臉色皆是蒼白無一絲血色,體內血液不受控制的瘋狂亂竄,靈魂都為之顫抖,空間像是被禁錮,時間像是被定格,就連思維都在凝固,腦海只有一片空白。
  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他們像是生存在剎那之間
  是的所余人皆是如此
  白小起,卡琳娜,雪公主,歐陽傾城,白眉老者,十大會所的長老級強者,皆是如此,沒有例外。
  在剎那之間,他們仿若感覺自己**于一片陌生地空間。
  在這片空間內,無數的神秘蝌蚪符文不斷浮現,古老地符文根本難以明了其意,接著又傳來若有若無的誦經與祈禱聲,仿佛穿越時空,自那冥冥中浩蕩而來。
  聲音越來越大,漸漸清晰可聞,無人能明其意,無人能解其情,像是有無數個虔誠在祭拜與祭奠
  非常邪異。
  他們的腦海中沒有驚駭與害怕,因為在這剎那之間,仿似是永恒存在,連時間都在定格,只有誦經聲,祈禱聲,膜拜聲像是古老的魔音自冥冥中悠悠蕩來,占據腦海。
  嗡
  第三次沉悶的聲音響起,雖然周邊有著無數人,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到或是感覺到,血煉十方的域場中,完全化成一片虛無地所在。
  一道白茫茫朦朧,宛如隕石驟燃,點燃蒼茫宇宙星空,億萬星光傾瀉而下,剎那間永恒
  一道彩色光芒驟然亮起,宛如取盡天下所有顏色,綻放著無盡神光,又在瞬間凋落,不斷重復,剎那間芳華絕代
  一道烏光爍爍,宛如地獄魔光崩現世間,帶著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剎那間湮滅。
  剎那永恒
  剎那生存
  剎那湮滅
  天地失色,又在剎那間風云變換,浩蕩出一股無法揣測地磅礴之力,大有氣吞天下之勢
  偌大的空間仿似極快的蔓延,又仿似在極慢的凝聚,最終縮成一個黑色點狀,直至消失。.
  湮滅
  歸墟
  沒有什么駭然的大崩潰,也沒有爆裂的場景,一切都很平靜,仿佛一切都未有改變。
  嘩
  嘩啦啦
  當張揚邁出一步時,四周一切景象都像是虛擬的環境一樣開始無聲地翻涌和崩潰,場面著實詭異到了極點。
  四周五十余位白家高手依舊保持著各種手勢和動作,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未曾變換,可是當張揚走出三步之后,嘩的一聲,他們像是被空氣組合起來的蜃像,頃刻間消散,連塵埃都不是。
  一切都是靜止的,虛幻的,唯有張揚在動
  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之間。
  或許很長,或許很短,當張揚邁出三步之后,一切恢復正常,周邊眾人也猛然回過神來,思維開始轉動,抬起頭,望去,卻被眼前一幕震的不知所措。
  露天停車場所有的飛行車皆都不見了,地面平平整整,甚至連一個車輪印都找不到,散落的花草林木不見了,光禿禿一片,仿似根本就不曾存在過。
  四周五十余位聯合施展域場的白家高手也不見了,仿佛剛才一切都是幻覺。
  只有白開心一人,他還如以往那般癱坐在地上,一臉呆滯,雙目空洞無神,從始至終他都扮演打醬油的角色,不,連打醬油都算不上。
  只能看到,平整的地面上,那人,那青年緩步走著,不同的是,他不是離開,而是向著一眾高手的方向而來。
  那張平淡無奇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波動,無喜無悲,什么也看不出來,那雙深邃的眸子深處卻是閃爍著暴戾之色。
  他周身沒有透射任何氣勢和氣息,可是他所過之處,挺拔修長的身姿卻隱隱在扭曲著,不,不是他的身軀在扭曲,而是四周的空氣在扭曲。
  他緩步走來,無聲無息,然而,每踏出一步,對面的白小起以及卡琳娜等人的心頭就是猛然一沉,呼吸變得異常艱難。
  分明沒有強大的氣勢籠罩,卻詭異地感覺到仿似這片天地在移動,生死仿佛被人隨意操控,這種詭異之感讓所有人心頭禁不住顫抖。
  沒有人知道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那青年每逼近一步,這種感覺就愈發強烈,望著他烏光閃動的眸子,一時間,眾人仿若墜入了冥冥黑暗之中,連靈魂都在禁不住顫抖。
  “張揚,我白家兒郎呢”
  白小起想要歷喝詢問,可不知怎樣,無論如何也提不起氣勢,那五十余位高手關乎著白家的底蘊與地位,他必須要問清楚。
  這也是眾人心中的疑惑,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們不清楚,因為那一刻他們的腦海完全空白,也僅僅是一剎那,只記得隱隱有晦澀難明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過神來,就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
  白林等五十余位一起施展的血煉十方形成奇異的域場,就連白小起自己都不敢輕易嘗試,尋常的第三極限強者根本無法抵擋,可是
  人呢
  人到哪兒去了
  不知道,不明白,更讓白小起無法理解的是,這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消失掉,剛才分明是是一剎那啊,怎么可能都不見了。
  看到張揚一步步逼近,十大會所地長老級人物越來越恐懼,心頭越來越沉重,貪念與恐懼糾纏交織,最終,這些個老家伙還是選擇了理智。
  當張揚再次踏出三步時,其中一位老者再也無法忍受,一句話不說,嗖的一聲,身體迅速在原地消失。
  看到這一幕,還在猶豫不決的其他會所長老也是下了決定,決定暫時退走
  十枚秩序之章,固然是傳說中的至寶,但是能夠活著得到才行,剛才張揚轟殺比利的那一幕他們都親眼所見,他乃是實打實的第三極限域級高手。
  域級的恐怖,他們深有體會,心下也不敢怠慢,紛紛展開潛隱,嗖嗖嗖,連續七八人在原地消失。
  連一句狠話都沒有撂下,紛紛不戰而退,看到此,白小起簡直氣炸了,他雖然震驚于張揚年紀輕輕竟是第三極限的域級高手,但僅僅是驚訝而已。
  域級還不至于讓他產生恐懼,因為他本身同樣是域級,更遑論旁邊還有一個一直黛眉微蹙的卡琳娜長老。
  當下,轉過身,厲聲喝道,“諸位也是名聲在外的高手,現在不戰而屈人之兵,如若傳出去,你們以后還怎么立足,他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的狂徒小子,域級又怎樣,我白小起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經問鼎域級,況且卡琳娜長老同是域級高手,何懼之有。”
  聞言,那些還未潛隱卻準備離開的家伙頓時感覺老臉有些掛不住,事實上內心非常后悔為什么不早點離去,這趟渾水他們已經不想淌了。
  旁邊的卡琳娜也是冷聲說道,“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臉,各位連臉面都不顧了,今日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被卡琳娜一番嘲諷,大伙的老臉更加掛不住,仔細想想也是,他一個張揚就算再厲害只是一個人,而現在這邊這么多人,況且還有白小起和卡琳娜兩位第三極限的高手,似乎,好像沒什么可怕的。
  這時,卡琳娜又將目光對準了雪公主與歐陽傾城身邊的白眉老者,緩緩開口,道,“這位前輩是否加入我們,我卡琳娜承諾,此人身上所有至寶全都均分,而且秩序之章的秘密也分享給前輩,如何”
  白眉老者站在雪公主和歐陽傾城身前,凝視著場內緩步走來的神秘青年,此刻聞言后,看向卡琳娜緩緩搖頭。
  “你不應該開口詢問老夫”
  “哦那我應該詢問誰。”卡琳娜說著將目光對準了雪公主,卻看到她二人呈一個古怪的姿勢佇立,嬌臉上的表情也甚是怪異,不過,還是開口說道。
  “雪公主,請問”
  她的聲音被打斷了,打斷她地是白眉老者。
  “卡琳娜長老還是不必詢問了,我家小姐不會開口的,她們已經被人鎖了身。”
  面對卡琳娜詢問的目光,他繼續說道,“不是我,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做的,方才我已經試過,無法讓她們恢復。”
  “既然如此,那前輩你加入我們如何,反正她們并無大礙,想必沒人敢對雪公主不利。”
  卡琳娜說著,她的紫色雙眸突然閃爍紫色地光芒,瞳孔以及眼白都消失了,唯有兩道可怖的紫光透發而出,顯得格外邪異。
  “卡琳娜長老這是在威脅老夫么”
  白眉老者冷笑一聲,凜冽的目光打量四周,冷聲道,“老夫還是奉勸各位,收起貪念,速速離去才是,免得被人利用。而且”
  他的臉色變得凝重,環視四方,聲音頗為低沉,“這里必定還隱藏著一位超級高手沒有現身,一旦他現身,嘿嘿”
  “夠了”
  卡琳娜打斷了白眉老者,冷眼想看,眸中的兩道紫光更加強盛。
  聞言,已經打消退走念頭的眾人又開始猶豫不定,他們認為白眉老者不會說謊,因為以他的身份犯不著如此,如若周圍真的隱藏著一個連白小起等人都無法察覺的高手的話,一切都是枉然。
  正在這時,他們突然看到緩步走來的張揚徒然止步,只見他抬起右腳在地面上重重一跺,霎時,虛空中閃現出一道道漣漪。
  “給老子滾出來”
  緊接著,連續幾道身影閃爍著頻率出現在場內,定睛看去,這幾人不正是剛才潛隱離開的諸位長老么。
  砰砰砰
  全部在現身的剎那間墜落在地上,驚恐的望著對面的張揚。
  白小起,卡琳娜,白眉老者更是大驚,他們不是沒見過潛隱中被遠距離攝取的秘法,可是那也需要用手啊,從未見過有誰這么一跺腳,就能將原本潛隱離開已久的高手全數抓回。
  除非,這些潛隱的家伙根本就未離開,可是這不可能,因為不論白小起還是卡琳娜方才都感應不到他們的存在。
  還有另一種可能,他們陷入在某一個特定,而且被人為操控的空間之內,也就是傳說中真正的域場中,才能做到如此。
  這個推測更不可能,無論白小起還是卡琳娜的身份都皆不凡,了解一些絕密信息,知道在這片星空下根本無法形成域場,和人無關,完全是空間秩序造成的。
  可是,剛才又是怎么回事某種秘法如若是秘法的話也太過逆天了。
  張揚表現出第三極限高手的實力已是讓眾人驚駭看,而現在更是見到讓他們無法理解的一幕,就像是這片星空的締造者一樣,隨意而為。
  “你,你”
  墜落地面的七八位長老臉色煞白,剛才似乎驚遇了恐怖的經歷,指著張揚,卻是不知該說什么。
  此間,張揚靜靜佇立,目光掠過所有人,一聲桀驁的輕狂笑響起。
  “呵呵呵呵”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