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極品高手》 最新章節: 第580章剎那(06-17)      第579章域場(06-17)      第578章殺(06-17)     

校花的極品高手579 域場

  場內。【】
  張揚靜靜佇立此間,仿佛從來不曾動作,他的周身仍然被數十層能量網覆蓋,能量網上面游動著一道道電光,白開心癱瘓在地上,臉呈呆滯,仿佛剛才看到大恐怖,雙目無神,一臉的驚恐。
  然而,原本襲殺張揚的數百位裁判所戰士此刻全部呈各種姿勢軟在地上,身上的銀色豎領制服破碎不堪。
  唯一相同的地方,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插著一把湛藍的光劍,那是離子刃,原本用來絞殺張揚的利刃,此刻卻插在自己身上。
  有人被斬斷了雙臂,有人被斬斷了雙腿,有人胸口被貫穿,有的被生生腰斬而過,疼痛之余,每個人臉上都是茫然和驚駭。
  不止他們,周邊的人同樣如此,沒有人知道方才扭曲之中發生了什么,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剛才動手的所有裁判所戰士,沒有一人幸免。
  雖然無法猜測細節,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樣的結局定然和那個靜靜佇立的青年有關,可越是這樣,越是讓人難以置信。
  他究竟施展了怎樣的手段,要知道此刻他依然還被籠罩在磁能電網之內,怎么可能施展秘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此一幕,所有人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張揚的實力。
  一直以來,他的實力就和他本人一樣深不可測,沒有人清楚,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剛才那般連續襲殺,縱然第三極限的域級都不敢輕易擇鋒,他為何毫發無損。
  望著地上密密麻麻地裁判所戰士,比利主教心驚膽顫,可是看到張揚和白開心仍然被籠罩在數十層磁能電網中時,表情頃刻變得猙獰。
  “殺”
  一聲咆哮之后,剩余的裁判所戰士手腕翻動,湛藍色的光芒閃動,身體劃過一道道殘影,再次襲殺場內的張揚。
  劍光沖天,縱橫激蕩
  與此同時,比利的身影徒然消失,又在徒然間自虛空中沖出,陰柔的臉頰表情猙獰,一身銀色豎領制服隨風而動,仿若一個超塵脫俗的絕世劍客。
  剎那間,半空中湛藍色光華璀璨奪目,比利的身體若隱若現,閃爍的頻率如瞬移一般,他周身青色凜冽微光透射如一團青色火焰在跳動,揚起手中離子刃一道寒芒閃現。
  一道絢爛地月牙型匹練自離子刃當空激射,緊接著,比利連續揮出三劍,皆是出現一道五米多長的藍色月牙匹練,分四個方向襲殺中央靜靜佇立的張揚。
  望著虛空中四道月牙型藍色匹練,周邊眾人皆是震驚,便是白小起和卡琳娜都閃現出驚訝之色。
  通常情況下,突破第二極限之后便能利用感知力勾動外界大勢,讓體內磁力形成實質化的匹練,可進行離體攻擊。
  可是僅僅也是直來直去的攻擊,雖然威力極大,但會隨著距離和空間的擠壓使威力逐漸變小,而可以成型的匹練便不存在這種情況,這也是準域級最為明顯的標志,可以讓力量凝而不散。
  他們都沒想到,比利憑借著離子刃全力施展力量,幾乎已經達到準域級的力量了。
  造成這樣的力量,只有兩個因素,要么是他手中的離子刃有獨特之處,要么是他會一種增強和凝聚力量的秘武技
  因為比利本身只有勢級中后期的境界,本身根本達不到準域級的戰力。
  這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鎖定位于場內中央,被幾十層磁能電網籠罩的張揚與白開心。。
  突然
  嗤啦一聲
  人們看到幾十層的磁能電網竟然被張揚如野馬分鬃般撕裂而出,不止如此,他還轉過身,順勢拎起籠罩白開心的電網。
  看似非常慢,可是當做完這一切之后,四道月牙型匹練才堪堪襲來,給人感覺就像是他們處于另一個時間和空間之內。
  他拖著白開心向前邁出一步
  一步之后,四道月牙匹練全數擊空
  “什么”
  白小起和卡琳娜同時脫口而出,臉上皆是震驚之色。
  這,怎么可能
  無法理解,這完全超出了眾人理解范疇,白小起不明白,卡琳娜同樣不敢相信,雪公主和歐陽傾城前方的白眉老者亦是眉頭大皺。
  眾所周知,勢級的強悍之處就在于由自身氣勢擴展而成的勢,出手間感知力皆是勾動大勢,攻殺時如若完全被鎖定之后,相當于籠罩了其所有的退路以及規避點,只能硬抗。
  看到張揚簡單邁出一步就讓所有的絞殺落空,換言之他抓住了非常細微的意識漏洞,實在令人太過震驚。
  而這時,百十位裁判所戰士已然襲殺而至,無數道藍色光芒印照虛空,璀璨的劍光如密雨瀑布,如雷罰倒卷。
  嗖
  張揚消失了,當然,消失的還有白開心。
  幾秒之后,所有人心頭一震,目光全部看向裁判所一眾戰士的身后。
  那里,一道殘影淡淡凝實,正是張揚與白開心。
  “準備”
  白小起閃現殺機,一聲冷喝之后,嗖嗖嗖嗖,白家一眾高手由白林帶領,紛紛劃過一道道殘影消失。
  幾乎同一時間,比利在一擊擊空之后,瞬間在半空中旋身,旋身的同時,冰冷的雙目殺意涌現。
  嗡
  傾盡全力一劍揮出,周邊的空氣都仿若在這一刻凝固,唯有一道湛藍色的璀璨光芒發出撕裂虛空的聲響。
  嗤啦
  噼里啪啦脆響聲響起,周邊的空氣霎時扭曲,尖銳的呼嘯隨即傳播,一道狹長的黑色裂縫像是劃破了天幕,里面一道藍色閃電劈落而下。
  比利這傾盡權利的一劍竟然撕裂了虛空,揮出了只有域級才能做到的一擊,那道狹長的黑色裂縫就是最好的證明。
  究竟是擁有強大的秘法,還是那把詭異的離子刃竟然擁有這么強悍的力量,可以讓一位勢級中后期的高手打出域級撕裂虛空的一擊。
  “去一死一吧
  比利目光凜冽,亂發隨風舞動,衣角獵獵鼓蕩,聲到人道,周身青色微光瘋狂涌動,電光火石般出現在張揚上空,連續劈出十八劍。
  劍芒縱橫激蕩,每一劍揮出,周圍的空間便會扭曲,尖銳刺耳的音嘯不絕于耳,數不清的黑色裂縫縱橫交織。
  哧
  比利一劍橫推,尖銳的音嘯瘋狂傳播,卻突兀的又在瞬間停止。
  因為的他的劍停止在半空,靜止不動,鋒利的離子刃竟然被一只手緊緊扣著,原本撕裂的裂縫也霎時恢復閉合,一個修長的身影,單臂揚起,竟然空手接住了具有域級力量的一劍。
  是他
  張揚
  太多的驚駭,太多的不可思議,讓四周眾人根本來不及細細去推測和思索,因為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張揚亂發飛揚,眸子燦若星辰,挺拔修長的身軀如不動之松,扣著離子刃的右手驟然回縮,又在剎那間屈指彈出。
  啪
  這把能讓比利戰力提升至域級威能的武器,寸寸斷裂,與此同時,張揚一記鞭腿橫掃而出。
  一連竄猶如爆痘子般的聲響傳來,噼里啪啦,甩出去的整條右腿周邊的空間頓時扭曲不堪,分明是一腿甩出,卻化作重重腿影扭曲著空間。
  一道極其粗獷的黑色裂縫清晰閃現,穿梭其中的音嘯已不是尖銳,而是如同劃破時空而來的絕世兇獸在咆哮。
  域級
  扭曲空間,撕裂空間,踢碎了空間
  比利借助那把神奇的離子刃傾盡施展域級威能,而這人,這青年一記鞭腿甩出,卻是扭曲和撕裂了空間。
  他是第三極限的域級
  所有人皆是大駭
  一腿甩出,比利根本來不及閃躲,他的身體橫向三百六十度旋轉橫飛,腦袋狠狠的被倒栽蔥般扎入了地面,只露出上半身與雙腿。
  “啊”
  比利的慘叫聲如頻死野獸的嚎叫,他雙手拖住地面,試圖將腦袋拔出來,然后退走,他害怕了,這一刻,他真的害怕了,恐懼到了極致。
  只是張揚并不給他這個機會,周身烏光跳動,戾氣沖天,他一步向前逼去,腳下的地面都隨著顫動起來,一道道大裂縫自他腳下向著四方蔓延而去。
  由上而下,一記高壓腿大力摜下,粗獷的黑色裂縫再次出現,宛如兇獸的嘶吼繼續響起,噗的一聲,沒有任何意外,裁判所審判堂比利主教被當場跺成齏粉。
  突然,張揚猛然間轉身望向四周人影綽綽,雙眸的暴戾越來越盛
  不知何時,至少有五十余位白家高手將他包圍,各個氣勢迸發,周身血光大盛,他們站在特定的位置,雙臂在虛空中連連勾動。
  血殺白家,血煉十方。
  幾乎人人都知道白家乃傳承已久的古老家族,自有一套修煉之法,奈何由于時間沖刷,血脈越來越稀薄,很多傳承之法無法修煉,他們的傳承來自于血脈。
  直到如今,白家唯一拿出手的秘法也只有血煉十方,但同樣無法像先祖那樣具有大威力,所以才有白不凡和白睿的改造變異種子,想要恢復家族榮耀。
  沒有人知道,這血煉十方如果一人施展雖說威力巨大,卻是有個限度,它的特點在于,施展的人越多,威力越大,現在五十人同時施展,僅僅是感知力共振便達到了超級恐怖的狀態。
  不是白小起不想跟隨一起施展,實乃是他突破第三極限的感知力已經質變,如若加入瞬間會打破平衡。
  此刻,五十余位高手快速地在虛空中連連劃動,劃出一道道血色痕跡,而且,每十人的方陣中便有一道晦澀難明的音節斷斷續續傳來。
  突地。
  一股刺目的血色光芒將張揚籠罩了,竟然是一種奇異的域場,充斥著血腥與殘暴的氣息,隱隱有殺氣沖天地歷嘯浩蕩。
  域場,傳說中只有突破第三極限的域級,激活自身磁場之后,融于大空間卻又**于大空間,即和外界形成共存共振,又形成隸屬自己的一片天地,才能形成傳說中地域場。
  然而,這片星空下第三極限域級常有,激活自身磁場的域級也是常見,但是形成**于大空間的域場卻是沒有。
  至少,在場沒有人見到過擁有域場的域級,哪怕是白小起,卡琳娜,白眉老者這樣第三極限的域級,同樣無法形成域場。
  原因很簡單,據說天變之日,這個世界的空間發生了莫名的變化,已經不完整,這也預示著外界大磁場的紊亂,因此,沒有人能夠形成自己的域場。
  不過白家傳承的血煉十方,利用人數上的優勢以及經過長期訓練后可以達到平衡融合的感知力,卻是劍走偏鋒,竟然真地形成了一個奇異的血色域場。
  血色域場一出,血腥氣息瞬間讓風云變幻,天地失色,八方都為之震動
  成千上萬道血色身影在域場內浮現而出,這顯然是血殺白家的底蘊與底牌,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巨大威力,甚至會出現遠古血魂
  “殺”
  “殺”
  “殺”
  并非外面人的聲音,而是來自血域中某種千古不滅的戰意,每一道血色身影像是熊熊燃燒的血色火焰般在劇烈跳動,又如千重血浪在翻涌,里面是無盡的血影,齊聲咆哮沖擊而來。
  仿佛能夠傷害人的靈魂,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在域場中向外蔓延,令人心悸的波動伴隨著凌厲而又恐怖的氣息浩蕩十方。
  重重血浪染紅了天空,血紅色的光芒騰騰跳動。
  無數個殺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更有恐怖的滾滾音波激蕩而來,可怖的音波竟然直接讓地面不斷炸裂開來,虛空不斷地扭曲崩碎,一道道黑色裂縫在扭曲中閃現。
  宛如煉獄
  周邊霎時混亂不堪,反應快的立即施展潛隱快速退去,而反應慢的直接被震碎的身體,化作一團血霧。
  這僅僅是域場泄露蔓延出來的力量便達到如此恐怖的效果,由此可想而知里面是何等的可怖。
  但凡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秫然動容,臉色煞白無一絲血色,不少僥幸退去的人仍然被音及,霎時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域場
  這就是傳說中的域場
  域場出,生死判
  一直都有如此傳聞,卻是無人得以見到真正地域場,現在白家這個奇異的組合域場便是如此威能,假如真正的域場又該是怎樣的大恐怖。
  到了現在,沒有人認為身處恐怖域場中央的張揚還能存活,而周邊眾人看向白小起的目光也充斥著敬畏之色。
  古老家族能夠傳承至今,果然有著深厚底蘊
  嗡
  突地。
  一個無比古怪的聲音響起,分明很低沉,卻讓所有人清晰聽聞,這個聲音給人的感覺很詭異,就像是原子炮在爆炸的一瞬間發出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腦海深入。
  下一刻,所有人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盡皆駭然失色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