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變》 最新章節: 第四十五章鴻蒙金榜(大結局)(09-21)      第四十四章天尊是他(結局前一天番茄~~)(09-21)      第四十三章父親(09-21)     

星辰變39 車侯轅

  當青須老者來到紫玄府門前的時候,秦羽本人正在跟姜立安靜地在紫玄府內湖中的一個亭子中,品茶下棋聊天,而秦霜就在不遠處的一個亭子獨自一人靜靜坐著。
  “小霜那個孩子。”姜立看了遠處的秦霜一眼,無奈搖了搖頭,旋即看向秦羽詢問道,“羽哥,我們什么時候去見見妍兒妹妹、銀花姥姥她們,我已經很久沒有跟她們見面了,真的挺想妍兒妹妹她們的。”
  自從秦羽跟飄雪城關系惡化,姜立就很少跟飄雪城的一些親人聯系了。
  “我們直接去飄雪城也不好,這樣吧,等以后找個機會,你們姐妹就尋一城池中聚聚。”秦羽想了想,便回答說道。
  說到這,秦羽心底也升起一絲愧疚。
  當初自己參加公開招親最后失敗告終,迫得立兒只能自己私奔。跟原本飄雪城的一大堆親人關系都疏遠了。
  “恩,以后找個機會。”姜立也笑著點頭,只是姜立眼底中的一抹失望秦羽還是察覺得到的。
  秦羽心底愈加有些愧疚。
  “姜梵……姜梵……”秦羽心底思考著,自己跟飄雪城對立,實質上就是姜梵跟自己關系的惡化。雖然自己這次放走了姜梵,彼此關系雖然略微好些,不再喊打喊殺。可是姜梵見到秦羽,也不會理睬一下的。
  “為了立兒,服個軟也沒什么。”秦羽心中想了想,便有了一個決定。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石板路上福伯快速地走了過來,臉上滿是喜滋滋的笑容。秦羽不由疑惑看著福伯。
  福伯一走過來,便直接興奮恭敬道:“主人,老主人,老主人他來了!”
  “老主人?”秦羽聽了也是微微一怔。
  但是僅僅片刻秦羽就反應過來了。
  老主人?福伯的老主人,那不就是那位傳說中的匠神車侯轅?
  “車侯轅前輩來了?”秦羽驚訝道,同時很是自覺地新宇宙空間之力便彌散了開去,很是輕松地秦羽便發覺了此刻就在內湖院落門外的青須老者。
  那淡然飄逸的氣質,那讓人感到親切的微笑。
  “他就是車侯轅前輩?”秦羽心底驚疑了起來。
  因為秦羽發現了一點問題,這位青須老者竟然是一個神王級別的高手。根據秦羽所知,車侯轅只是一位上部天神。什么時候成為神王了?
  “主人,老主人就在院門之外,沒有主人的同意,老主人不愿意擅闖的。”福伯恭敬地說道。
  “快快有請,不,我親自去迎接。”秦羽立即站了起來。
  “羽哥,車侯轅前輩來了?”姜立這個時候也驚訝地站了起來,“如果車侯轅前輩來了,我和羽哥你一起去迎接。”
  秦羽點了點頭:“的確是車侯轅前輩。”
  “剛才福伯說院門之外,院門之外的是一位神王,難道車侯轅前輩成為神王級別高手了?”姜立驚訝了起來,“成為神王,為何也沒有神王征兆發生?”
  秦羽一怔。
  對,成為神王,可是神界為何沒有神王征兆產生呢?
  神界每一次出現神王征兆,那些人都是將新誕生神王身份給弄清楚的。根本沒有代表車侯轅的神王征兆。
  “立兒,難道你忘記了,我和你說過車侯轅前輩是在其他宇宙空間中安靜地煉制他的靈寶的。他成為神王的時候,估計是在下界的其他宇宙空間吧,神王征兆,出現在了下界的其他宇宙空間。”秦羽只能如此猜測。
  事實也正如秦羽所想。
  車侯轅是在凡人界的一個空間當中,頓悟達到神王境界。當時那個凡人界宇宙空間是雷聲轟鳴,祥云無盡。不過神界知曉此事的人卻是極少。
  秦羽、姜立二人并肩沿著青石板路,沿著曲折的湖上路徑,朝湖岸之上走去。
  “在下界成為神王,神王征兆也只在下界出現。”姜立眉頭皺著,“如果是這樣的話,一些要成為神王的高手,一旦躲入下界成為神王。那神界不是很少有人察覺到這事情了?”
  秦羽笑了:“立兒,你倒是傻了?從神界到下界,豈是那么容易?就是上部天神也不是那么輕易就能下去的。更何況,在成為神王之前,有誰知道自己何時能夠成為神王?”
  姜立笑了笑,點了點頭。
  成為神王太難了。
  秦羽和姜立的大兒子‘秦思’資質好的驚人,融合火源靈珠,以及那柄一流鴻蒙靈寶金槍后,孩童時代便是上部天神了。可即使到如今,秦思依舊沒達到‘神王境界’。
  當步上湖岸,秦羽就看到了不遠處,站在院門門口欣賞花圃的的青須老者。
  秦羽腳步速度加快,三兩步下便到了近處,眼中泛著喜色,秦羽剛要說話,而那一直打量秦羽的青須老者,此刻卻說話了:“你就是秦羽?”
  “晚輩正是。”秦羽此刻姿態倒是放地很低。
  車侯轅一聽,臉上不由浮起一絲笑容:“秦羽,你在我面前也不必稱呼什么晚輩,我這次回神界時間雖然不長,可是你的事跡,在跟修羅神王‘羅凡’兄的聊天當中,我卻是大多都了解了。以你如今的實力、地位,稱呼我一聲車侯足矣。”
  “前輩大恩,晚輩終不敢忘。”秦羽卻是非常固執。
  迷神殿帶給秦羽太多的幫助了,比如殘雪神槍,比如煉器技藝,這一切都是秦羽實力大增。以至于在神界迅速站穩腳步的基礎。
  “羽哥,車侯轅前輩到這,你總不能就在院門口跟車侯轅前輩聊天吧。去我們那里吧,福伯,你趕快命人準備一桌最好的筵席。”姜立笑著對福伯吩咐道。
  “是。”
  福伯此刻臉上喜滋滋的,如今老主人到這,福伯心里也高興的很。
  “前輩,請。”秦羽讓車侯轅先行。
  “并行即可,否則我這張老臉臉皮再厚,也是受不了你的盛情了。”車侯轅笑道,秦羽也笑呵呵地,姜立、秦羽、車侯轅三人便一路并行,朝秦羽的住處走去。
  當秦羽三人走在路上,談話才幾句的時候。
  “哈哈,秦羽,我感應到這紫玄府,有一位神王到了,可是這位神王的氣息,我卻一點不熟悉。神界的神王,我大多都是見過的,這位是?”遠處的易風神王笑著走了過來。
  秦羽當即笑著說道:“易風叔,這位就是當年的匠神‘車侯轅’。”
  “車侯轅?”易風神王驚異看著青須老者。
  “易風兄,難道你不認識我了?”車侯轅微笑著眨眼說道,易風神王倒是一怔:“車侯?你什么時候連氣質都大變了,和過去的你完全不同了。”
  秦羽聽到這驚訝了。
  聽起來,這易風神王好像和車侯轅是認識的,而且車侯轅和過去的變化非常的大。
  “氣質大變?哈哈……對,無論是你,還是那羅凡兄,見到我第一眼都沒認出來,唯有阿福一下子就認出我了。”車侯轅笑道。
  阿福當初跟著車侯轅行走神界,不知道多少億年。自然很容易便認出了車侯轅。
  “哈哈,車侯,和當年比起來,還是現在的你好。當初的你那個冷酷模樣,生人勿近的架勢。如今的你倒是容易讓人親近了。”易風神王笑著說道。
  秦羽、車侯轅、易風等人一路談笑著。
  當走了不一會兒……
  “咦?這里面怎么這么多神王?”車侯轅忽然驚訝看向流水園,車侯轅如今也是神王,他能夠感應到流水園中有不少神王。
  “車侯轅前輩,你不知道?羅凡兄沒告訴你?”秦羽驚訝說道。
  秦羽剛才就聽車侯轅說過,他已經跟修羅神王‘羅凡’談過,羅凡也告訴了車侯轅秦羽的事跡。秦羽還以為……這車侯轅,知道自己讓一群神王當紫玄府的仆人呢。
  “羅凡兄?他沒說啊,他只是說了你幾次大戰而已。怎么了?這跟你這里有這么多神王有關嗎?”車侯轅倒是一臉的疑惑。
  秦羽、易風、姜立幾人彼此相視,倒是笑了。
  很顯然,在修羅神王‘羅凡’心中,那么多神王陷入秦羽掌心,最后修羅神王更是被秦羽放走。十余位神王成為紫玄府仆人。估計羅凡認為這事情是個大丑事,并沒有對外敘說。
  修羅神王既然沒說,秦羽也沒想捅破這窗戶紙。
  “沒什么,只是讓十余位神王到我紫玄府做客,在這里幫我教導教導后輩子弟而已。”秦羽淡笑著說道。
  “讓十余位神王,教導后輩子弟?”車侯轅不由啞然。
  修羅神王跟他說的時候,還詳細說了幾次大廝殺,神界已經死去了十余位神王。如今神王總數目就那么一點,如今紫玄府就聚集了超過一半的神王。這未免太恐怖了些。
  “車侯,別想了,反正是那些人自愿的就是。”易風也笑著說道,易風也聽得出來,秦羽不想捅破那層窗戶紙,給那些神王們留些面子呢。
  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談話聲……
  “嘿,秦風大哥,看到了吧……這些神王現在對你態度如何?”
  “態度的確非常的好,有問必答,還引導我的靈魂感悟那些意境。短短一會兒,我的靈魂境界便提升了些,聽二弟的話,我原本有些不信,今日來試試,果真如此。”
  “這就對了,就要讓這些神王記住他們是紫玄府的仆人,還要經常的來提醒提醒他們,這樣他們辦事才會認真小心,否則他們又要擺譜了。”
  侯費跟秦風的聲音從遠處傳遞了過來。
  “咦,大哥!”侯費看到了秦羽,立即笑著跑了過來,旁邊的秦風看到秦羽也是眼睛一亮:“三弟。”隨即也跑了過來,只是跑過來的時候,秦風還對旁邊的侯費詢問道:“侯費,你剛才說紫玄府仆人,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費費,你又肆意傳播了?”秦羽眉頭一皺。
  侯費嬉笑道:“大哥,沒事,我也沒告訴過幾個人,反正你那秦政二哥都知道了,現在告訴秦風大哥也沒什么。”
  “那些神王是紫玄府仆人?這怎么回事?”旁邊的車侯轅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
  侯費一看車侯轅,他可不認識車侯轅。不過見到秦羽、姜立、易風陪同,應該是一個貴客。當即笑著道:“哦,那十余個神王就是我紫玄府的仆人。”
  車侯轅怔怔地轉頭看向秦羽。
  “車侯轅前輩,沒什么,只是那些神王戰敗,我饒其一命,便讓他們在我這紫玄府教導教導后輩子弟以作懲罰而已。”秦羽淡笑說道。
  車侯轅愣了好一會兒,才讓混亂的心境平復了下去。
  在車侯轅心中,秦羽的地位一下子就上竄了一大截。讓整個神界過半神王在這當仆人,如今秦羽的勢力又是如何的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