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2001章大結局(04-27)      第2001章大結局(04-27)      第2000章(04-27)     

后記

“我們跟Z國政府拼一個你死我活,以我們的資金,我們還怕他們嗎?”e議員生氣地說道。他就不信以這幾個人的力量還不能對付天騰投資公司等黑手。
  a議員想了想說道:“阿e,并不是我們怕了他們,而是我們有必要這樣做嗎?天騰公司的幕后靠山是Z國政府,如果我們跟他們斗就是硬碰硬,大家會斗個兩財俱傷。而且很多投資商非常看好天騰公司的投資手段,已經有一些開始跟風了。所以我們不但是跟Z國政府斗,還跟一些投資商斗啊。你想想,這樣下去是我們想看到的情景嗎?Z國那些人全是瘋子,還有我們m國一些鷹派分子也是瘋子,他們不怕兩敗俱傷,但我們怕啊!你們說,你們誰可以跟他們兩敗俱傷?”
  大家聽到a議員這樣說,全低下了頭。是啊,誰想兩敗俱傷啊?他們現在個個過得舒服的日子,如果大家還回到二十年前的話,那他們就沒有現在這么舒服了。因此,他們都在打著自己的
  小算盤。
  c議員說道:“大家趕快想想我們應該怎么做!要不然我們的股市就會崩潰,到時我們可是吃大虧。”
  “還能有什么辦法?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是我們跟天騰公司他們拼,一是讓他們不跟我們作對。”B議員說道。
  聽B議員這樣說,議員們又低下了頭。B議員說這些話其實相當于沒有說,跟天騰公司他們硬拼,那是不可能的,他們現在眼里全是唯利是圖,不可能跟天騰公司他們硬拼。而且天騰公司的幕后靠山是Z國政府,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現在Z國政府非常厲害,資金雄厚,在國際上很有聲譽。而且還有后面跟風的投資商,他們能不頭疼嗎?但如果讓Z國不打擊m國股市,他們會同意嗎?“魚鉤島?”有幾個議員大聲地叫了起來。Z國為什么要打擊m國的股市,目的就是想讓m國不干擾魚鉤島的事情。如果m國不干擾魚鉤島,那Z國就不會打擊他們的股市了。
  這些議員個個都是精明人,他們的眼睛全亮了起來。他們都想到了如何讓Z國不再打擊股市的辦法,只要讓小馬哥(m國總統)撤兵不管魚鉤島,一切都會好起來了。
  a議員興高采烈地叫道:“呵呵,我馬上給Z國駐m國大使打電話,讓他過來好好地談一下。只要我們談成了,估計股市就會升上去了。”
  “是啊,是啊,快給大使打電話。”B議員拼命地點著頭。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解決辦法,明天大家都不要擔心股市怎么樣了。
  “等等,”bsp;“阿c,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舍不得魚鉤島?”其它議員生氣了,他們以為c議員是不想讓股市升上來。魚鉤島在他們眼里算什么,只要能賺錢,就算讓他們叫賊作爹也行。
  c議員急忙擺著手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這樣就讓小馬哥撤兵是不是便宜了Z國?”
  “你的意思是?”a議員眼睛又是一亮,有便宜就占是他們一貫的作風。因此,他更想多占一些便宜。
  “這次打擊股市主要是由Z國引起,我們讓小馬哥撤兵,一定要讓Z國幫我多賺錢才行,要不然我們真的是虧大了。”bsp;“阿c,到底是怎么賺?你快,不要說一句留一句,快把我急死了。”e議員生氣地說道。
  c議員清了清喉嚨,然后說道:“昨天我們可是各投了一百億m元。大家都知道,我們的作風就是投一賺二的,因此,我們一定要跟Z國商量好。要小馬哥退兵可以,但要讓天騰公司幫我們把股市一起托起來,讓我們狠狠地賺一筆。”
  “Z國肯嗎?”e議員疑惑地問道。
  “我看他們會同意,”a議員想了想說道。“Z國現在搞這么大的動靜,無非就是想要魚鉤島,我們叫小馬哥不管魚鉤島,那他們會跟我們合作。而且又不是叫他
  們賠錢,而是大家一起賺錢。”
  “呵呵,對啊,這次我們一定可以賺上不少的錢。”d議員高興地說道。一說到賺錢,他們就高興了。
  B議員說道:“那我現在給Z國大使打電話了,呵呵,我們要賺錢了。”
  果然不出這些議員所料,Z國大使到了之后,一聽這此議員可以叫小馬哥不管魚鉤島的事情,馬上眉開眼笑跟他們談了起來。當然,Z國大使也不敢作主,他一邊跟這些議員談判,一邊給龍定打電話匯報這邊的情況。
  __
  小馬哥正在總統府里與泉善剛送過來的兩個木日美少女玩三人游戲,正在緊要??關頭,他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他生氣地罵道:“媽的,現在就算是上帝給我打電話,我也不管他。”于是,他把手機掛了,然后繼續地在木日少女身上運動著。
  “啊!”小馬哥舒爽地倒在少女的身上渾身
  顫抖著。泉善這個人不錯,知道自己喜歡少女,他就專門給自己送一些極品的木日少女過來,害得他這幾天晚晚“加班”腎虧了,早上起來腰也直不了。這魚鉤島的事,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幫一下他,畢竟像他這樣當龜色的國家腦非常少見了。
  已經泄完??的小馬哥這才想起了剛才自己的手機響了,他從木日少女的身上爬起來,接著躺在床上。旁邊另一個木日少女乖乖地為他擦著身子,特別是那垂頭喪氣的地方。小馬哥一看手機的號碼,不由激靈地坐了起來。這可是a議員給自己打的電話,這些參議院的家伙,表面上是沒有自己威風,但他們卻是控制著自己。如果惹他們生氣,他們可是隨時彈劾自己。而且表面自己風光,但自己還是他們的一條狗。小馬哥叫那兩個木日少女出去。
  “a議員,你好啊!”小馬哥急忙給a議員打了過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說道。這么晚了,a議員還打電話過來,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小馬,你媽的怎么掛我的電話?你是不是不想當總統了?”a議員生氣地罵道。他們可以扶起一個小
  馬哥,也可以扶起另一個小豬哥。反正他們的目的就是賺錢,只要能賺錢,讓他們干什么都可以。
  小馬哥滿頭是汗,“不是啊,a議員,我怎么敢掛你的電話呢?我剛才去洗澡了,后來回來現手機沒有電,所以馬上換上電池給你打過去了。真的,如果我敢騙你,那我以后生兒子沒*。”
  “好了,別的事不說了,我們談一下正事!你現在是不是在忙著魚鉤島的事情啊?”a議員覺得沒有必要跟小馬哥廢話,反正小馬哥在他們的面前只是一條狗,如果小馬哥不聽話了,那他們就換另一條狗。
  “是啊,這事情有點棘手,所以我才頭疼,剛才忙完了去洗澡,碰巧你打電話過來。”小馬哥解釋著。他是不會讓這些議員知道他剛才跟兩個木日美少女在xxoo,媽的,剛才真的是太爽了。
  “小馬啊,魚鉤島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而且也叫木日國不要與Z國爭,反正那是Z國的地方,給回他們就是了。”a議員故作漫不經心地說道。他們已經跟Z國談好了
  ,Z國不但給他們一千億m元,而且還幫他們扳回股市的損失,估計明天的股票就會升上去了。
  因此,本來議員們想讓小馬哥撒手不管的,但現在是讓小馬哥承認魚鉤島是Z國的,讓木日國不再爭魚鉤島。
  小馬哥大吃一驚,“什么?這怎么可能啊?你,你是a議員嗎?你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
  “你媽的才不是a議員,你才生了什么事,”a議員聽小馬哥這樣說自己,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小馬,你聽到我說的話沒有?這是我們幾個核心議員商量決定的,你有意見也得服從。否則你就不要當總統了,我們馬上換掉你。”
  “別,別,a議員,我不是不聽你的話,我是怕你被人家劫持才說出這樣語無倫次的話。”小馬哥解釋著。
  “你媽才語無倫次,小馬,我告訴你,明天你馬上給我在公開場合說一下,要不然你就不要當總統了。”a議員越說越生氣,看來是要找個機會把小
  馬哥給換下來。賺錢才是硬道理啊,小馬哥一定是非常仇恨Z國。“人家Z國礙你什么眼啊?又沒有輪你媽??爸,你小馬應該跟人家搞好關系,這樣才有利于m國的展。你以為人家Z國好欺負的嗎?這次我們國家的股市就是人家搞的鬼,而且就算m國跟Z國動戰爭,人家Z國就不一定比我們Z國差。”
  小馬哥聽明白了,原來是這些議員因為m國股市的問題跟Z國政府妥協了。我靠他們的媽,我辛苦辛苦在外面拼命,他們一個商量就讓我當龜孫子,我以后還怎么見人啊?小馬哥想到這里頭疼了,這些議員可不是他能得罪的。但讓他在公開場合說魚鉤島是Z國的,讓木日國不要插手魚鉤島的事情,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嗎?
  “a議員,我上次已經對外說了,現在又改口,這樣對我的名譽有損壞。我名譽不要緊,但我畢竟是名義上的m國總統,這樣會讓m國在國際上的聲譽受損,會影響到你們賺錢的。”小馬哥也不是傻子,他懂得怎么迎合這些議員的口味。跟這些錢瘋子說國家聲譽是沒有用的,只有說影響他們賺錢才有用。
  “是啊,如果m國聲譽受損,會影響m元匯率,我們會虧一些錢。”a議員想了想說道。“這樣,你先讓我們的人回來,然后你再跟泉善說一下,不要跟Z國爭了。”既然不能公開說,那就叫小馬哥在背后說